开着修的大法弟子及其周围的同修都要在法上修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最近我们地区发生了一件事情,教训非常深刻,我觉得应该把它写出来,有认识不对的地方,同修们共同探讨、指正。这件事情大家还在认识当中。

听A同修讲她的亲戚B同修在外地,B同修同村的大法弟子C被旧势力迫害,尽管大家发正念,还是处于时昏迷时清醒的状态。B同修很着急,想起A同修讲过我们这里有小弟子天目开着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B同修就通过A同修让小同修给看一看这位昏迷中的同修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迫害她。小同修看了之后说是有邪魔在迫害她,并且她的元神已在地狱里,小同修可以把元神要回来,并且告诉B同修全村的大法弟子在几点几分一起发正念,小同修看到邪魔被铲掉了。B同修抱着很大的希望想C同修这下能好起来,结果第二天C同修失去了生命。村里大法弟子议论纷纷。B同修感到非常大的压力,以致精神崩溃,主意识不清,各种邪魔更是乘机对她拼命的迫害。B同修的哥哥也出现了不好的状态,一交谈原来是外来信息和思想业对他的干扰,外来邪魔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

师父在法中什么都讲了,为什么不对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呢?平时也在学法,可只是为了看书而看书,没有真正把法作为我们修炼的指导。现在大家做事忙,心性方面出现的问题很少切磋,渐渐的忽视了学法和心性修炼。一些修炼中存在着基本问题却长期不重视、甚至不肯解决的学员,更容易被坏东西下毒手。

师父讲的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的,我们的修炼体现在平时的一思一念,做事的一点一滴中,学好法,用法一衡量就能发现各种执著,正念足就容易去掉它。师父讲过“可以按照座谈会这种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互相讲,我们要求这样做”(《转法轮》第123页)。才能很快的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一起学法,一起做大法的工作是对的,如果很少谈个人心性上出现的事情,一旦哪个人修炼出现死关,大家又不能冷静对待,就很容易干扰整体应该集中精力做的讲真象的事,从而同时加大当事学员和周围学员的干扰和损失。

繁忙中如果我们不注意修炼、不能随时向内找,有一些执著是自己觉察不到的。人不是有一句话叫旁观者清吗?也许师父就是通过别人的嘴来点你,自己出现了问题不说,看到别人的问题也不指出,这怎么能是坦坦荡荡的大法弟子呢?带着那么多的人心又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呢?不能都等到事情严重了靠发正念“解决问题”啊。

师父在《再论衡量标准》中,其中的一段是这样讲的:“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层次上看到的给他那一层次显现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如果负责人利用其人看学员,其人就会起显示心,而且其人魔性的一面也会起干扰破坏作用,看到的就会随心而化。其人看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不对,叫其看学员的负责人也没有按照我的话去做”。

开天目的小同修是受层次所限的,师父给予她们的本事和能力也是在她们心性所在的层次上给的。在返修和借功中师父讲得非常清楚,再高的她们就看不到,高于她的层次发生的事情也无能为力去做,而往往干扰大法弟子的根本因素来自相当高的层次。再说大法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师父不让任何人看,同门弟子也不行。小同修即使看到的是真的,也是在自己那个修炼状态中所能看到的,不可能看全,或者全部看清楚。而且,既然师父说了:“其人看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不对,叫其看学员的负责人也没有按照我的话去做”,为什么那么多同修还是让看?身体这儿难受了也让看,那儿不对劲了还让看。有些方面通过小同修看到的一些情况,周围的同修是精進了一些,但这不等于说周围的同修让看或她本人给别人看就对了。目前出现的问题是严重的,它已经不是一个同修两个同修的问题,它暴露了我们整体上出现的执著与漏洞,即被各种人心带动,比如:想看的心、好奇心、着急心、欢喜心等,而没有认真理解师父讲的法,并且用法衡量一切。

能看到是好事情,如何以正的心态把握好这件事情,全靠多学法,用法衡量。小同修学法少,在家时间长的同修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加以正确指点,督促她们多学法。当小同修看到很多邪魔,并且没有能力全部铲掉,这时候我们必须去帮,但是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告诉小同修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需要几个同修一起铲,并且是很多次好几个同修一上午、一下午或一晚上除魔,或者是替同修或常人承受业力,甚至是师父和别的佛在她家开会(另外空间),这已经是严重的不对劲了。

师父在《转法轮》203页中这样讲:“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有的人开了天目之后,会受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干扰。”在206页中师父讲:“在另外空间里,哪都是琳琅满目,非常漂亮的,非常好的,什么都可能动了心的。一动心你可能就受到干扰,你那个功就乱套了,往往就是这样的”。另外空间的生命体也是针对修炼人的心性去干扰的。发正念怎么为正确,那得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明慧网的编辑部的通知是请示师父、经师父同意才发的。而这种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告诉几点几分需要几个人发正念,用师父讲的法来衡量是不对的,这难道不是干扰吗?这不是“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转法轮》203页)吗?

整体上好多同修有一个认识,认为只要是发正念除魔就没错,开始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对于发正念,怎样是对,怎样为不对,没有很好去分辨,或者是从未想起去分辨,加上各种人心,以致被邪魔钻了空子。针对修炼人的执著,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可以随意演化。被执著挡着,又怎么能分辨出看到的是真是假呢?只有静下心来理智的用法衡量才能分辨出真假。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的一段法是这样讲的:“大法弟子你要在法上悟。你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要理智的去思考符不符合法。还有的学员心思总是对功能感兴趣,有一些学员我叫他们看到一些不同空间的正法情况,目地是增强学员证实法的信心,而有的学员还是不能正确对待,不在法上修,甚至有事要找有功能的学员给看,把看到的作为怎么做大法事与修炼的指导。这已经很危险了。谁能看到正法的根本呢?!谁能把修大法的说清楚呢?!层次极低的表现不是真象的根本。不在法上修,不按照法去做,那你还是大法弟子吗?!一有事就叫其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看什么哪?谁能看到你的根本?你的孩子也不行啊。”

师父在《转法轮》69页这样讲:“一个常人修炼你可不要有替亲人承担罪过的想法。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小同修也是从常人开始修炼,自己的业力都是师父给承受,你为别人去承受,你真的承受得了吗?能够为别人承受业力的,师父是指:“修炼到极高层次的人。”(《转法轮》69页)是觉得自己功夫高了,可以这样做了吗?是不是已经有一颗很重的人心在里面了?既然师父说了:“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听师父的话呀!什么叫信师、信法,在任何矛盾和困难当中还都能按照师父说的话去做才叫真正的信师、信法,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说的话去做。为什么师父在法中讲得很明白了,还要为自己不想放的人心找理由呢?

我本人也是从这种状态中走过来的,我的孩子的天目也开过一段时间,在这当中我的各种人心不断的往出翻,在慈悲的师父的点化下,甚至是借孩子的嘴点化,还是不想严肃的向内找,直至师父把孩子的天目关掉,我才开始向内找自己。同修跟我说到一些事情,才感到问题的严重。到现在看到我周围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一个整体共同面临必须正确认识的事情。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出。并且请开着天目修的同修共同切磋一下这方面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