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八)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也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这里非法关押着来自黑龙江省各地的近600名的大法弟子,不法狱警勾结犯人共同残害大法弟子。恶警利用的犯人基本上都是那些同性恋或道德最坏的人,最能打人骂人、见利忘义的人,她们与那些不法狱警有着共同的邪恶点。

不法狱警和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所采取的手段残忍而又阴毒,例如大法弟子王建平被电棍电乳房、乳房被抻坏直至流脓,关英新被用牙签支眼皮、罚站、铐坐水泥地等,周春芝遭下巴硌砖头出血、灌迷魂药,安玲被用汽水瓶打嘴巴、电棍电脸、大背剑直至昏死 、商秀芳被扒下裤子打屁股再用盐水洗、曝晒直至昏死,张晓波被上大挂直至休克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人神共愤!至于关押小号、背铐、打骂等刑罚用在大法弟子身上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狱警曾对大法弟子说:“你为了我们的工作,为了我们的奖金,你就说句假话,心里偷着炼,谁知道哇!” 被利用专事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说:“我们什么都知道,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但只要给高分,减刑快什么我都干。如果政府干部说把你打死现在让回家,我就把你打死。”

大法弟子们被非法关押的唯一理由就是不放弃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哈尔滨女子监狱是警匪勾结共同残害善良的行恶场所,是使恶人更恶、好人变坏的魔窟。在对大法弟子陈伟君被迫害的案例调查和取证时,我们了解到了哈女监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加残忍、更加阴毒的酷刑。

2002年中秋节前陈伟君在加格达齐市做真象时被绑架,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局法院非法判陈伟君11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陈伟君和董丽敏、王涛都不合格,刘娥芳被检查有尿毒症、心脏病,也不收。九三公安局花钱找人疏通关系,硬把她们送进了哈尔滨女子监狱。

1、插管灌食,支上开口器来回拉,折磨致精神失常

为了抗议非法关押,陈伟君在小号里绝食。赵院长领着狱医、犯人商晓梅,在狱长诸淑华、王星、丛新、科长杨立彬的指使下,男干警于勇成等抓起陈伟君的头发,把她背铐在铁栏上,一名狱医用手电照,嘴用开口器撑长,找到气管,商晓梅把皮管插到气管里,问:“吃不吃?” 陈伟君摇了摇头。赵院长狠狠的说:“插!”

犯人商晓梅上下左右来回拉管子,陈伟君胀疼的眼前一片漆黑,全身瘫软但还倒不下,手被背吊,和上大挂一个感觉。上面男干警拽着头发,赵看要昏死过去,忙说:“停。”商立即过来打陈伟君。赵问:“吃不吃?” 陈伟君摇了摇头,赵说:“插!”商立即来回拉管子,陈伟君疼的昏死过去。赵说:“停。”商就开始打,陈伟君刚醒过来,再插,反复几次,再灌半大碗糊,一大把盐,比咸菜还盐。

第二天还是给绝食的大法弟子插管灌食,实际上就是残害大法弟子,王树霞差点被折磨得没命,恶徒们强制王树霞坐铁凳子,打点滴。一天两遍玉米糊,灌完后嘴给支上开口器,放到顶点,还得往嘴里钻,上牙膛被钻破,牙被弄活动,舌头被捣烂。开口器整天不往下拿,灌完食后地上满是鲜血头发,惨不忍睹。大法弟子刘永娟的嘴被支歪了,吃饭掉饭粒;杨秀华鼻子被弄的一灌食就出血。但恶警及犯人们变态的插得更欢。

大法弟子毕云享被灌的导致精神失常,恶警及犯人们强制把毕云享铐在铁椅子上打药,开口器塞进嘴里,扎着鼻管,惨不忍睹。

2、毒打昏死过去,甚至直接虐杀

2003年6月初,大法弟子郑金波在床上坐着,队长崔艳和干警雷雷进屋就让犯人从铺上把她弄下来,4个犯人上床把她一顿暴打,崔艳、雷雷也上手打,雷雷用拳头打郑金波的头和脸,郑金波当即昏过去,被抬医院抢救过来。回来就被铐在床上。

第二天,恶警崔艳找来一帮男女干警王亚丽等,进屋没事找事,看谁不顺眼就踢,郑红丽问:“你为啥踢我?”王亚丽说:“我看你不顺眼。”男干警穿着皮鞋就往郑红丽脸上踢,大法弟子的身上被他们踢得又肿又青。恶警又把大法弟子铐上,王淑霞被吊起来两手成紫色,吃饭也不给摘铐子,用人喂。韩兴丽因为晚上睡不着,支着腿坐一会,崔艳找男干警于勇成等,用鞋底把韩兴丽的脸打变形,成黑紫色。

2003年11月初,七监区全体大法弟子被拉到外面男犯处屠宰场,冻一星期。喊“大法好”的大法弟子被拉水房里绑上,近70岁高龄的吕淑琴被犯人崔雪踢吐血,大队长康亚珍对犯人说:“没事,我给你做主。”

2003年12月初,15名大法弟子不带名签,被绑背铐,监区5人被用手铐,其余10人用绳绑。恶徒把大法弟子弄到水房里罚站,大法弟子不听,硬坐地上,被强制站,整天整夜站着。还特意潮大法弟子,不让擦地上的水。几天过后,有的站着睡着了,摔倒在地上;有的晕过去,就听啪啪一个个的倒在地上,后来地上有水,大法弟子也坐、也躺,棉裤一拧都淌水,直到元旦才放开。

2002年10月下旬,毕云萍拒穿囚服,并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迫害性灌食。恶徒强制给她戴支口钳子,再缠满胶带,对其进行精神与肉体的摧残,使其发出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受尽折磨,于2002年11月2日凌晨1点被迫害死亡。

大法弟子王颖、郭美松、徐伏芝等大法弟子都是被哈尔滨女子监狱直接虐杀。李海燕被非法判刑13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于2004年9月2日保外就医,2005年1月13日清晨4点左右含冤离世。

3、插管在胃里长期不拔长绿毛、灌迷魂药、扒下棉衣拉到外面冻

2003年元旦过后,陈伟君依然拒戴名签,被弄到便衣库罚坐,一直到春节才放开。

春节期间大法弟子多次绝食抗议对其非法迫害,但监狱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灌食的手段越来越残忍,后来把灌食用的管子全部插到胃里不拔出来。她被管子在胃里又插的慌又烧的慌,胀的头晕,眼睛往出冒。

与此同时,在其它监区的大法弟子都被拖到外面冻,被扒下棉衣,只穿线衣线裤。有的监区半夜也把大法弟子拖出去冻,有的手都被冻黑了。

2003年4月初左右,7名大法弟子从新被强制戴上手铐,背铐24小时。王芳因看经文被康大队叫到办公室,经文被拿走,王芳绝食抗议,陈伟君也绝食抗议,被带到便衣库,被插胃管不拔,管子一星期换一次,犯人说管子里都长了绿毛。

后来,狱长签应和大法弟子对话,王芳、陈伟君停止了绝食。由于反复遭受非人迫害,陈伟君和王芳胸部都痛,全身无力,咳嗽,王芳一天比一天瘦,胸部巨痛。去医院检查肺叶时,发现肺叶都被皮管烧没了,半年后王芳被迫害致死。从此再给大法弟子灌食,灌完后管子就不放在胃里了,但一天灌三次,往里放迷魂药。

4、嘴脸被折磨变形,集体同时被上大吊

2003 年5月份,7名大法弟子被上大挂,其中有王芳,那时王芳身体已经明显不行,还有沈景娥,她患过淋巴癌,炼法轮功好的,她本身是护士长,得了乳腺癌转移到淋巴,多次化疗,家里钱用光了,房也卖了,也没治好病,后来就等死了,在绝望中炼了法轮功后,一片药没吃一次针没打,神奇般的好了。她用自己的亲自体会进京去说大法好,五年来从看守所到劳教所再到监狱,只为说句真话,遭受了无数的迫害。

沈景娥因炼功被康大队及吴雪松等6、7名干警一毒顿打,吴雪松用皮鞋踢她胸部,沈景娥当时被打的拉在裤子里。

第二天,沈景娥的身体从里向外抽,嘴歪脸变形,惨叫声令人心惊,她和王芳的身体被迫害的都是这样。白天监舍里没人,沈景娥、王芳等7名大法弟子在监舍被恶徒偷着吊,等监舍的人收工回来就放下。她们被吊了三天,昏死过去,放下来活过来再挂上。

郑金波被吊昏后放下来,犯人把脏袜子塞到她嘴里,康大队坐在床上笑;王树霞因抗议给大法弟子上大挂而绝食,被送进小号。后来刘志强狱长答应让她写信,王树霞写信后,刘亲自来取信,看了一遍说:“拿回去再好好看一遍,有不合格的地方马上解决。”这期间,吴雪松把陈云霞找到办公室说:“狱长来你要报告比这收拾你还狠。”狱长来的时候,陈云霞把非法给大法弟子上大挂的事揭穿,刘说:以后法轮功谁也不许打,不服从管理可以批条戴戒具。刘还让肖林找王淑霞,也说以后法轮功不准打骂,还信誓旦旦的说:我现在就找你们大队长说话。

可是2003 年7月中旬,七监区全体大法弟子被上大吊,有七名大法弟子被吊7天,背铐4个多月。几十名大法弟子同时被吊,监舍都是刑讯室,吴雪松和肖林是夫妻,每个监舍都有监控器,刘狱长、肖林能不知道吗?

5、挂吊、大挂、铐进肉里、矿泉水瓶子抽打、扒光衣服羞辱

2004年7月9日,陈伟君被调到一监区。10日,队长崔红梅、干警周莹指使犯人王博涛、张清、韩建英、白小丽、关红英、谭红伟将陈伟君挂吊、两手背铐,挂到二层床最高处,脚尖点地,腿被绑上。陈伟君昏过去后,又被弄到监舍吊,被同修制止,但被绑在监栏门上坐一宿。第二天周莹让犯人用绳子吊在床上一天,胳膊现在还有伤。

2004年12月29日,陈伟君不穿囚服,被崔红梅、夏凤英队长带领干警吕卒君、卢恒、鲁敏、于丽、岳某某,并勾结10名犯人韩建英、缦卒、张秀元、李艳境、胜巧妹、满月等给陈伟君等五人先后上大挂。陈伟君是下午3点15分被挂,1个多小时后拿了下来,手铐不锁死,铐子全部扣在肉里,两手紫黑色。陈伟君出于反抗,两脚踩到床下边,被犯人张秀元一次一次踢下来,等于把陈伟君从高处往下扔一样,手铐勒得更紧,现在手还麻痛、肿,手脖子有伤。

恶徒们把预先写好的什么服从管理、不炼功等保证书拿来强迫陈伟君按手印,陈伟君想拿过来撕掉,但手不好使,动不了。陈伟君的全身没了知觉,犯人把陈伟君抬回监舍。

过后,陈伟君找“干部”谈话说:“你们给我们大法弟子上大挂,违反《监狱法》。”从狱长、队长、干警都是一付无赖的嘴脸说:“谁看见了,我们那是戴戒具。”

2003年3月20日,在恶警张春华的指使下,犯人黄鹤、黄秀荣在监狱八监区办公室对七台河市大法弟子高佳勃实施酷刑:罚蹲、大背剑、不干胶封口等。2003年9月在集训队七台河市大法弟子魏丽梅(34岁)被恶警王晓丽强制跑步,一跑就是3小时,不准歇,持续十多天;2004年3月1日至2004年4月9日在四中队被恶警吴艳杰、陶淑萍关禁闭40天且24小时背铐;2005年1月18日在四中队监舍一楼王代群、吕淑文把她双手吊铐在上铺床栏杆上,与头同高处18个小时左右,期间不许吃饭、睡觉。

嫩江县七星泡农场大法弟子李彩英,2003年8月被恶警郑杰、张春华、肖林、黄靖、王亮、楚淑华、刘志强指使犯人王凤春(已出监)、朱玉红(已出监)、李桂红(已出监)、赵艳(已出监)、宋丽波、赵艳华、黄贺、李桂香用两米长的大粗竹竿打脑袋多次、打脸、抽眼睛,拳脚踢打多次,反绑、绑腿、坐凉水泥地,不让睡觉,强行拉跑,竹条、木板、矿泉水瓶子抽打无数,2003年3月被干警和犯人扒光上衣进行羞辱等等。

哈女监变态似的折磨着大法弟子,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惨绝人寰。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说:哈尔滨女子监狱,对于法轮功人员来说,那不是监狱,是地狱!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琴、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