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间隔”因素


【明慧网2005年5月26日】我与某同修已有好长时间未见面了,在这之前她拒绝与我接触。当我知道她的用意后,很有想法,下决心不想再理她了。估计她可能不想修了,别再跟她浪费时间了。那么就这样放弃她吗?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们为她打印的一本已在我这儿很长时间了,是否给她送去?既然这样,别管了,我拿起这本书开始看起来。

当看到有关“间隔”因素那段内容时,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很多困惑不解的问题一下子明白了。我和同修间的问题不就是“间隔”因素造成的吗?接着连串的“间隔”现象全反映在我的头脑中。以前我还用人心在衡量这问题。

联想到近几个月来,在正法形势進展很快的情况下,有个别同修对九评和退党反而疑惑不解,说三道四,极个别的竟然放弃不修了,当时仅仅想到的原因是这些人平时学法差,关键时不行。还主观的认为这又是一次大浪淘沙,该淘下去就淘下去吧,甭费精力管他(她)们了……想到这儿我感到惭愧,意识到自己对此问题并没有在法上认识,而是用人心揣摩。师父慈悲,一个弟子都不想落下,为什么我非要被旧势力和邪灵的奸计左右呢?它恨不得所有大法弟子都放弃修炼才好呢,旧势力虽然被清除已经所剩无几了,可它残存的“间隔”因素还在操控人起作用。我初步认识到我和同修间被“间隔“因素所制约。它是修炼路上一大障碍,一定要认清它,揭穿它,解体它。我思路基本形成。

下午我去了同修家,就此问题進行了切磋,相互间有认识,有鼓励,有提高。这期间,解体不少另外空间的“间隔“因素。

晚上灯下,我开始深入学法加强认识,整理思路。午饭后开始写草稿。今天中午丈夫喝了很多酒,而且骂咧咧要出屋溜达。我当时仍在写,他的火气越来越大,异乎寻常的大嚷大叫,找茬骂我。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因素在起作用,操纵他干扰我企图阻止我停下。我放下笔发正念,他消停了,在桌边睡着了。当我接着写时,他又醒了,还吵吵嚷嚷。

平日里我只知道这个“间隔”因素操控别人,从来没找找自身存在的问题。平时我的家人不让同修来我家,我就不让任何同修来我家,我的家人不让我与同修接触,说是好心,担心我的安全,我也赞同这意见,几年来因为这个原因不与周围邻边的同修来往接触(开头提到的那个同修除外,因她和我曾是同事,是朋友)。还美其名曰“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标榜自己是“个体修炼者”,这些都不在法上啊,哪里想到这些“间隔”因素在我家落了脚,在我身上安了窝。同修拒绝与我接触,是我自身的问题造成的。当我认识它解体它时,丈夫的情绪恢复了正常,安静的睡了。我一气呵成,完成了这篇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