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孤儿自行车之旅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5月26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Kevin, 今年17岁,来自多伦多,1998年得法。但是一直到去年的营救孤儿的自行车之旅, 我才开始走出自己的修炼道路。我一直明白这个讲真象的办法能接触到更多的人,也会感动每个人,当人们知道那些孤儿正在中国遭受迫害时,人们也会愿意听我们去讲真象。师父在最近讲法中谈到营救中国的孤儿的事,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们小弟子的工作。现在是做这件事的时候了,我们的自行车之旅是多伦多弟子这个项目的一个开始。

* 准备

DC的学员去年曾经请我们参加从华盛顿DC到芝加哥的营救之旅,但那时我们很多人去不了。由于想向更多的人讲真象,我们决定开始我们自己的从多伦多到华盛顿DC的自行车之旅,到达DC时间定在7.20活动的时候。这是一个我们多伦多小弟子开创我们自己修炼道路的机会。这个旅行之前,多伦多小弟子做的事都是大人们安排好的,我们只是按要求去做。我们发简介是因为大人要我们这样做;我们签名(支持)是因为大人要我们这样做;我们讲真象是因为大人要我们这样做;我们在不同的项目组工作是因为大人要我们这样做。这一次是一个显现我们自己真本性的机会,象师父要求的那样去救度众生。

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准备工作是一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因为我们没人有经验做过这样的事。但是在全加拿大和美国学员的巨大支持下,我们才能使我们的项目开始推進。同时,我们许多人还得上学,这使得午餐时间成了我们唯一可以打电话的时间,还有放学以后的时间。每天放学以后,我们要写文章、准备演讲稿、打电话、寄信等等。在公开场合演讲对我来说非常难,我不知道如何去讲,也讲得很糟糕。我不得不自己努力以便能在大伙面前讲话,因为现在很多人在依靠我,我们都在面对相同的问题。

我们许多人都要学习做以前没做过的不同的事情。比如打电话、写信、在众人面前演讲、还有组织好我们自己。许多人还要学习更加独立,因为我们要离开父母亲一个月。我还要学习如何协调和带动事情,这些都是我以前不擅长的事情,因为我很害羞,也从来没在人前讲过话。我们必须冲破我们的框框,作为一个整体共同努力。

自行车之旅的准备工作花了我很多时间,在此期间我为加拿大初级场地冰球训练小组打球。这需要一周训练4-5次。我打冰球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打得并不很好,但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能从替补队员的替补打到为我所在的俱乐部和安大略省打球。后来我被邀请参加加拿大的小组培训。后来我决定放弃这些事情,因为我知道这次旅行是我的机会走出我自己的修炼之路。这是我和其他多伦多小弟子必须要做的事情。

时间在飞逝。好象从来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完任何事。师父在最近的《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过去跟你们讲,我说人类的时间哪,现在已经非常快了。我过去跟你们讲过几次,它有几次变化。我讲过,我说一天是过去的一秒钟,后来我也跟你们讲过,我说现在的一年是过去的一分钟。”

这就是我当时确切的感受,在这个期间我们很多人没时间炼功,学法也很少。我们也学到了一件想让这个项目進行必要的事情。当我学法和炼功后,这一天就变得长了很多,这样我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自行车旅也正赶上学校的考试期间,所以时间很紧。我们都得加倍的工作来做所有的事情,并找时间来做别的我们必须做的事情。

诸多问题中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责任心的问题。很多人想参与然后又离开;或者在最后一分钟改变主意。这在我们内部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因为这让如何协调并完成我们的工作变得很难。我们还得学习如何在一起工作、并彼此交流。如一个整体一样的工作并不意味着只是一个或两个人,相反它需要每个人的合作。

一直到旅行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还没准备好,很多事情都没有弄好。甚至连司机和一个旅行车都没有。那么多的事需要完成,并且时间在流逝。非常感谢很多学员主动来帮助我们,有的甚至来自多伦多和加拿大以外。有的学员教我们如何骑自行车、如何维护自行车;有的帮我们写信;还有人帮我们解决赞助的事情和联系政府官员。一个学员帮我们做了媒体通行证,所以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看上去都很专业。看到学员们在一起工作如一体真的是很感动。

* 出发

在师父和许多同修的帮助下,我们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一家电视台想为我们做一个纪录片。许多学员出来支持我们的自行车之旅;同一天在中领馆外面也是针对中共在南非枪击法轮功学员事件的新闻发布会。师父已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尽管时间很短,警察的许可也下来了;同修们在中领馆外面等着我们。我们自行车队中的一人给中领馆写了一封信,但是当我们進去的时候,我们被拒绝了并被要求立即出去。中领馆的人甚至恐吓我们要叫警察。当回头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当时应该把那封写好的信留在那儿,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够被救度也是值得的。

新闻发布会和简单的午餐之后,我们就开始了我们自行车之旅的第一天。几位同修自愿帮助我们,有的开车跟随,一个学员甚至在我们旁边骑车,告诉我们一些小窍门。

* 自行车之旅

过了美加国界线不久,我们就开始做我们的第一个新闻发布会,于2004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举行。纽约有很多学员花时间来帮助我们,他们甚至和我们在一起待了一星期。他们想确认他们能做一切可能做的事情来帮我们。在纽约,我们接触到了很多很多人,并且收到了一个褒奖:Lackawanna宣布7月6日为法轮大法日。很多城市里的善良的人们都来帮助我们。一个城市让我们在他们的学校的健身房住,这个健身房已经打过蜡、准备为下一个学年使用。他们还让我们使用他们的厨房、操场、学校的钥匙和电话。这个城市的市长还亲自来看我们并带来晚餐。

在宾夕法尼亚州,有很多人骑自行车加入我们的队伍来支持这个营救孤儿的行动。这次旅行很难的一点就是在攀登征服那些艰难的山坡时让我们的思想保持正念,攀登并不是最难的一部份,最难的是保持心态平静和思想集中。当我们落后一点时,其他的车旅成员也慢下来一点,在这个旅行过程中,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他们必须自己解决哪里做错了并自己找到出路。当我们作为一个小组出现问题时,我们也得在一起共同努力以使我们能够继续作为一个整体前進。再一次,宾州的学员帮助了我们,很多人给我们提供住宿的地方,还给我们安排很多活动。

马里兰州是我们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我们比预定时间提前一周结束了我们的行程,然后等待7.20的活动。在此期间,DC的学员尽力帮助我们这最后的一站。几千名同修在国会山庄迎接我们。

我们去的每一个地方,都有学员在尽一切努力来帮助我们。有的学员提供住处、有的拿来食物、有的帮我们准备新闻发布会。剩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到那里就行了。看到这么多的学员付出如此之多的努力帮助我们,我的内心十分感动。真的是很难解释有多少工作和付出在这个项目里,也无法说明每个人都做了多少工作。

* 故事

在旅途中,感人的事情很多。许多人把车停到路边来跟我们打招呼,表示他们的支持。一位从中国领养了两个女儿的女士停车来和我们交谈,并问我们在做什么。许多人停车并要给我们赞助因为他们支持我们营救孤儿的举动。

在我们住过的一个地方,那里的工作人员听了我们的故事后,感动得哭了起来。她尽了她的一切可能来帮助我们。她帮我们联系所有的媒体来给我们做采访,结果我们的新闻在当地最大的电视台播出,并上了报纸的头版新闻。

在我们经过的每一个城市,我们去了每一个我们能找到的媒体,这样我们能更大范围的向人们讲真象。在一个城市,我们的时间不够用了,结果我们发现,那个城市所有的媒体都在一个街区,这样我们就能够一家接一家的拜访。这是师父帮我们的又一个安排。

我知道在整个旅程中师父一直在帮助我们,每件事都進展顺利,尽管有的部份我们组织的不太好。但是直到我们在从DC开车返回的路上,我才意识到师父帮了我们多少。我的腿在踩气动刹车和油门的时候感到疲劳。但是在整个自行车行程中,我一直在蹬自行车的脚踏板,却从没觉得累。

* * * * * *

这次营救孤儿自行车之旅是非常值得的。在花费很少的情况下,我们和很多善良的人交谈并和他们讲述了真象,并通过媒体接触到了主流社会。在旅途中的每一步,我们都有人帮助我们讲真象的使命。我谨代表自行车队感谢最慈悲的师父,感谢师父在这个非常好的经验学习过程中给予我们的巨大的帮助。我们也要感谢所有同修和他们的帮助和支持使得我们能够更好的向众生讲清真象。

如有不当,请指正。

再次感谢。

(2005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