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集市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5月26日】我市有一个很大的集市,经常有“大集”,每逢集日,四面八方的人都来赶集,还有外地开车来的也不少,这也成了我们讲真象的好场所。开始的时候,由于自己的怕心很重,只能在买人家的东西或买菜时才给人家讲真象。随着修炼上的提高,怕心减少,不买东西也可以给人家讲真象。

有一次下小雨,我打着伞到旧自行车市场去发真象,刚发了几份,一下围上了十几人,有要光盘的,有要小册子的,也有要图片的,当时我忙的拿不过来,心里有点急;这时过来两位卖车主说:你慢慢放心的发,我们给你看着人(指便衣),保你没事。当时我想,这是师父在点我,要静下心来,不要着急,很快就发完了三十多份。这样的事,遇到的真不少。

在发真象的过程中还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有许多便衣混在人群中,我也曾遇到过几次。一次我看两个人直往前走,也没买东西。我上前给了年纪大一点的一份真象,他接过去看看我也没说什么,这时年纪小点的对着我大声吆喝,你是哪里的到这里来发。我说我是附近的。他说他是专抓“法轮功”的。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讲着讲着,那个年纪大点的说别管了,拉着他就走了。有一次我遇到一个认识的人,我给他一份真象,他吓的一边走,一边说“我就是抓“法轮功”的,你还给我。”一次一年轻人看到我发真象,过来问我还有什么样的,一直看我的包,他也不要。还有一次,有一个人跟着我,他也不要。遇到这样的人时,我发完真象不急着回家,在集市上多转转,以免有人跟踪。

最近一次,我把一本“九评”送给了一个高个干部模样的人。他一边走着,眼睛盯着我的脸,手指着书说:你赶快把它装起来,我今天不抓你,你快走。我就一边走一边给他讲真象,我说修“真善忍”哪里不好,要是全国人都修,那社会风气不就好了。他又说:你不要说了,赶快回家,我不抓你。当时我心里很平静,我还往前走,可他走几步就回头看看我。这时我想不应该往前走了,就往回走,当时带的不多,十几份很快就发完了。后来发“九评”时,我很注意,先向人讲真象,他接受,再给他书。

在几年的讲真象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讲真象的过程是去执著、提高心性的过程。有一次,我看有七八个人在一摊位前捡菜,我就过去发真象,刚发了两份,有老两口五十多岁,就开始说些不好听的,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但不听,反而骂开了。还有一次,碰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我给他真象,他接过去没说什么,就打开看,看着看着忽然把真象扔在地上说,我不看这些个,气呼呼的。我一看把真象扔在泥水里,赶快捡起来用衣服擦了放在包里说:你不看,你把它还给我,你怎么把它扔在水里。他一看我笑着对他说,也没吱声,推着车子走了。这样的也碰到过几次。

在2002年的一天,经过集市正好刚散集,在路上我拾到了三十多份真象材料。这个集市占用了几条路,就这一条路上就丢这么多。我的心感到很沉重,有的同修也捡到过,为什么会这样呢?后来发现,我们发真象资料大多数都给卖主,觉得安全。还有的同修到人家摊前也不说话,也不打招呼,把真象资料往人家筐里或车里一扔就走。再一个是除了这个大集外,在其它地方还有几个小集,几乎天天都有集,有些人看过真象资料。这些也可能是丢的原因。为此,我改变了发真象的方式,专给买主,因为你来他往的不会重复。边走边做比较方便,卖主想看也可以跟你要。

在集市上发真象的几年中,都是在师父的呵护指导下走过来的,遇到问题,起什么心,师父马上点给我。举一例说明,在2004年的一天,我带着四十多份真象在一卖菜的摊位前发了几份,刚要走,他叫我等一等,我心想他怕人看见不敢要,等没人时再给他。可没人时他从菜筐里拿出一包(好几期的)放到我的车筐里,一看这样,我说:我这些还没发完,你再给我这么多。他说你发不了,回来再给我。我听他这么一说,我想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既然不认识,他能给我,可能就是该我做,心平静后,做起来很顺。很快发的就所剩不多了,心里感到有点高兴。这时几年不见的一个同修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见面就说:她前一天出了事,发真象资料时出了欢喜心被恶警抓了,关了一天放出,但是有些损失,她把经过告诉了我。说完,她说还有事就走了。她走后我一下悟到:这是师父看到我起了欢喜心,叫她来点我,叫我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