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君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下面是黑龙江省嫩江县大法弟子陈伟君在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遭受的一些迫害。她曾经被吊起来、被野蛮灌食、被关在小号里的小号(一米宽、两米长,被铐在地环上,各种虫子、老鼠、蛤蟆满地爬。犯人李小阳特意抓来大个蛤蟆放进屋,睡醒时有时蛤蟆就在身上、手上。

2000年4月至5月陈伟君在齐市双合劳教所,24小时被犯人监视看管迫害。大法弟子集体炼功,遭到大队长王岩用电棍连电带打,陈伟君的腰腿都被打成成了紫黑色。之后大法弟子们被弄到小号,双手背宝剑式的绑在后边,吊起来,脚尖点地,整天体罚。

白天犯人张晶挨个把大法弟子强制到一间专门打人的屋里,几个犯人一起问:“炼不炼?”说“炼”,几个犯人就一起上来拳打脚踢。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恶徒张晶领着犯人给野蛮灌食,用铁勺把或螺丝刀或筷子撬牙。有的牙被撬掉,有的被撬断。张晶用铁勺把撬陈伟君的牙,把牙床靠鼻子边的地方弄了个口子,血窜出来好远,致使陈伟君半边脸、鼻子肿了好长一段时间。恶徒张晶撬开嘴后,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瓶,把瓶底拉掉往嘴里放,灌象盐水一样的玉米糊。还把掉在便桶里的发糕捞出来拌上菜汤给大法弟子灌。有个叫向爱真的同修2小时被强制灌一次水,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陈伟君绝食抗议,并在小号里炼功。犯人赵晶往她肚子上坐,狱医陈某某给下胃管,下到胃里,又拽出来再反复插,并使劲摇管折磨。狱医陈某某说:不管,新学的。恶狱医一摇管,陈伟君就控制不住要吐。狱医还威胁说:你吐我身上,整死你。

大法弟子许金凤被狱医陈某某插的鼻血喷在墙上,大法弟子付辉、徐全凤、王国芳、王艳杰等因炼功被罚蹲24小时,一连几个月,小号不给饱饭,只给一块小发糕,手被背铐在床下,发糕放在膝盖上,只能用嘴咬,吃到就吃到了,吃不到掉在地上没人管,就吃不到。

2000年7月,因为炼功挨打,大法弟子们绝食抗议。队长王梅的丈夫,所谓的护卫队队长,带领三名膀大腰圆,每头足有200斤重的恶徒,强行给大法弟子灌食,实施所谓的人道主义。他们先抓起头发,拧住胳膊铐在椅子上,踩住大法弟子的双脚,拿起小勺、螺丝刀、筷子等先把嘴唇内牙床处捣烂,再把牙撬开,然后用塑料瓶塞在嘴里,灌盐玉米糊。玉米糊灌完了,再盛一盆放在走廊地上,苍蝇、小虫乱飞,大热的天很快就坏了,下午接着用。

后来,不法人员们对大法弟子实施酷刑,叫苏秦背剑,即背宝剑式,手铐从麻板穿过去,手板上边一个,下边一个,一会手就肿成馒头样。她们还用抹布把陈伟君的嘴堵住,再又胶布贴上,干警、犯人一齐打,又把陈伟君吊起来,大小便搁人接。陈伟君被反复折磨的晕死两次。

有一次,陈伟君只说我要炼功,没炼呢,就被吊了起来。同屋的大法弟子李平不睡觉,坚持要等她回去再睡。护卫队的男干警强行逼迫她睡,李平坚持不睡,被恶警绊倒几次,还被抓住头发拖到外面。陈伟君在走廊看见,喊了一声不许打人。男干警不一会回来问:“你刚才说啥?”陈伟君说:“不许打人。”他说:“你再说一遍。”陈伟君说:“不许打人。”

恶警照陈伟君脸上就是一拳,让犯人把铐子打开,拧着胳膊拽着头发往外拖。李平头被强制插在榆树杈中,跪在地上背着铐子,四名男干警站后一排。接着恶警们把陈伟君的头也按在榆树杈中,说你俩做伴。后又把陈伟君和李平俩被恶警带到走廊,用一根绳子吊了起来,一个人动另一个人也得动,吊了一夜。

一天晚间,几名所谓“转化”的人来做帮凶,陈伟君看其中一人心中还有法,就和她说你错了,给她背《经文》和《转法轮》,她很快就明白了,要笔要纸打算写声明,但被恶人们制止,并强行把她俩分开。第二天陈伟君又被加期三个月,送进小号的小号进行折磨。

小号的小号就是小号屋里还有一个小小号,一米宽、两米长,地板上有两个地环,墙上有一个半尺见方的通气口,关上门漆黑。恶徒把陈伟君铐到地环上,晚间大小号特意不安玻璃,各种虫子、蚊子全部进屋,穿着衣服盖着被子也能咬透,老鼠、蛤蟆满地爬。

犯人李小阳特意抓来大个蛤蟆放进屋,大法弟子都被在地上铐着,睡醒时有时蛤蟆就在身上、手上。象橄榄果大的虫子撞在灯上、墙上,啪啪作响,有时不注意,就穿进裤子里去。

2000年10月份,80名大法弟子被送黑龙江省戒毒所强行所谓“转化”,陈伟君被洗脑欺骗,回家后不久就明白过来了,又从新揭露邪恶的迫害、说明大法真象。

2001年7月陈伟君被哈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在七处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陈伟君绝食抗议,不法人员们用最粗的皮管子灌食,她不配合,一两个小时也灌不进去。恶警们使劲打她,皮管子又粗,又硬,反复吐出的玉米糊里都是血,最后陈伟君的身体要不行了,恶警们怕她死里,就把她放了出去。

2001年11月,陈伟君和丈夫(常人),还有7名同修去嫩江农场散发真象资料,被恶人告发,当地公安局将他们绑架,掠走了一些资料,一顿拳脚带到当地公安局,连夜刑讯逼供。不法人员们先不让大小便,强制“背宝剑”进行折磨。恶警杨晓明用拳头打陈伟君的胳膊肘,一个年轻干警学着杨晓明的样子打了陈伟君半小时,一直到她要昏死过去才放下。

陈伟君躺在地上起不来,全身抖动。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继续迫害。陈伟君依然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绝食的陆续都被放了。陈伟君回家没多久,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中秋节前,陈伟君在加格达齐市做真象时被绑架,黑龙江省九三农垦局法院非法判陈伟君11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陈伟君都不合格不收;九三公安局花钱找人疏通关系,硬把她们送进了哈尔滨女子监狱。陈伟君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酷刑折磨和迫害,例如:插管灌食、管子插入后来回拉、管子插到胃里长期不拔出来而长绿毛,上大吊、罚坐、背铐、关小号等。

责任单位及责任人电话: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452---2451139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二大队队长郭莉电话:0452---2451139

黑龙江省劳动教养管理局:0451--82725638(办) 局长:0451--82724371

哈尔滨戒毒所总机电话:0451─82412884
办公室电话: 0451-82424093 0451- 82412172 0451-82424014
管理科:0451-82447047 0451-82415994
接见室:0451-82424046
副所长陈桂清,女,50来岁,电话:0451---82412172、82424014、82424046
管理科科长杨某:0451-82415994(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