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事实(九)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也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有的狱警也感受到镇压一群修炼“真善忍”的群众最终将在失败中告终,将在可耻中收场。一方面他们怕真象大白于天下时自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被清算,更怕自己遭恶报或殃及自己的亲人和子女;另一方面又不愿放弃眼前的利益而继续迫害大法弟子,而且是用人的狡猾手段龟缩在后面指使邪恶犯人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以换取眼前利益。有顺口溜揭露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卑劣手段:打骂捆绑吊,渴饿憋屎尿,牙签支眼皮,棍子捅阴道,酷刑上大挂,昏了嘴塞药,醒了接着吊……

迫害还在继续,下面是突破层层封锁,近日从哈尔滨女子监狱传出的被非法关押的几位伊春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揭露邪恶,是为了清除邪恶,救度世人,也是给作恶者猛醒的机会,但机会不会永远留给你!神佛看人心,要想彻底免予被清算或恶报的来临,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内心和行动上彻底脱离邪恶,弥补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除此之外,别无选择。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

大法弟子朱相芹被罚跑步、坐小凳、罚蹲、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从早冻到晚,甚至被警匪勾结拽着她的头发、衣领,将她勒昏过去。郑宏丽曾经被背铐折磨的昏倒在水房;被“开飞机”式吊二层床护栏上昏死过去;双手上举吊坐在床上直至昏死。大法弟子关淑玲被背铐挂吊起,脚尖点地,折磨晕死后,往嘴里塞速效救心丸并打“冬眠灵”后又吊起;坐地背铐,背铐挂吊起,被折磨的多次昏死。大法弟子汪艳萍被警棍打膝盖,电棍电鼻子、脸、胸,踢打、拽头发、双吊起,用胶带把嘴封上,冻、曝晒,还被野蛮插管灌食,造成吐血,持续一个多月。大法弟子贾淑英被打、踢、掐、电棍电、警棍打、竹条抽、塑料鞋底打耳光、端下巴、木棍顶阴部、大背剑、针扎脚面直至扎出血、大背吊,灌食反复插、拔等。

一、朱相芹在二监区被警匪勒昏

朱相芹,今年40岁,家住伊春市南岔区东方红街,伊春市南岔区林业医院内科护士。2002年4月23日在单位被绑架,610恶警刘立国连打带踹,还强制坐老虎凳,一直折磨到26日,半夜被劫持到南岔看守所。她被伊春市南岔区伪法院非法判刑7年6个月。2002年8月30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的当日,朱相芹被集训监区长王亚丽在办公室,脱得一丝不挂的罚蹲,狱政科科长肖林、干警张佳影、任干事三人对她进行所谓的“转化”,采取“车轮战术”折磨;不“转化”就不许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2002年11月 ,因拒背监规,被二监区郑杰在车间罚蹲三天,被罚的同修还有张桂兰、曲玉萍、付贵春、王玉华,汤恒芬、邵本艳,后被押入小号。

2003年3月22日至4月末,朱相芹和同修汤恒芬、曲玉萍、张桂兰、周秀丽被二监区长杨华、赵希玲,干警于玉波、孙秋霞勾结犯人何影杰、孙亚芝迫害,从早6点到晚7点强制罚走步、跑步,还被罚坐小凳到晚十二点,一动都不许动,持续36天。

2003年7月23日,朱相芹被监区长杨华打了几十个大嘴巴子,曲玉萍被打的眼睛发乌,汤恒芬、张桂兰被罚蹲,戴背铐。

2003年12月1日至12月25日,大法弟子被劫持到男监大门外,狱长王星指挥二监区长杨华、赵希玲坐镇,干警常晓丽、任萌、于玉波、张佳影、孙秋霞等十几名干警、狱政科长肖林伙同防暴队成员,勾结犯人曲云峰、孟霞、闫亚霞、安凤波对大法弟子们进行迫害: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

12月2日从早8点跑到下午3点半,恶警强制大法弟子们跑圈,跑慢就打、踹、电、捶、抽,不许上厕所。大法弟子们各个被打的遍体鳞伤,刘学伟被折磨的昏过去了,拖到锅炉房,醒了继续折磨。

12月4日,大法弟子们一个拽一个,抱成一团,不出去遭受恶警们的迫害,十几名干警、犯人同时上来毒打。干警常晓丽及几名犯人拽着朱相芹的头发、衣领,勒的她昏了过去,然后把她扔到车间大门外,后让犯人拖到监舍楼西侧。

几天来朱相芹在外面从早冻到晚,被强制立正站着,不许戴帽子、手套,把棉袄袖子挽起来,剃鬼头,迎着风口站着。后恶徒又扒去大法弟子们的棉衣,同修王艳被迫穿线衣、线裤挨冻三天。大法弟子们被冻的脸都白了,有的眼珠也不会转,眼前白茫茫的视物不清。于秀兰双手被冻坏,邪恶人员害怕了,把她关进小号。晚间整宿不许睡觉,谁闭眼睛就打谁,蹲在车间的大厅里,把大门开个缝,寒气呼呼的往里灌。

12月末恶警孙秋霞在办公室打朱相芹,2004年1月张佳影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朱相芹嘴巴,2003年8月、2004年8月2日朱相芹爱人领孩子来看她,但恶警们不让见。此外大法弟子们的纸笔被收走,不允许写信、打电话、购物。

二、郑宏丽在七监区被背铐、吊挂折磨的多次昏死

2003年5月7日,郑宏丽被非法劫持进哈女子监狱。2003年11月队长康亚珍、崔艳、吴雪松,勾结犯人杨淑华、胡小丽、李丽、陶华,把郑宏丽拉到户外冻三天,直至她昏倒。2003年12月他们强制郑宏丽背铐罚站、不让睡觉,昏倒后在水房,苏醒后罚坐小凳,晚10点后睡在地上,一天24小时背铐。

2004年4月份,七监区区长康亚珍、崔艳指使干警吴雪松、林佳勾结犯人杨淑华、胡小丽、李丽、张庆梅、陶华把郑宏丽强行戴上手铐,双手背着吊挂在床梯子上,后又吊铐在床护栏上,脚尖稍微着地。郑宏丽疼痛难忍,眼冒金星,几次欲将昏死过去。同时被吊的有陈云霞、瘳小露(已迫害送病号)、孙桂芝、王法娟、李冬雪。郑宏丽还被恶警上大挂,从早8点吊至下午1点,晚上铐在床梯上,不让睡觉。

2004年7月29日,队长康亚珍指使恶徒将郑宏丽“开飞机”式吊二层床护栏上,昏死后放下,苏醒后又双手上举吊坐在床上,昏死后放下。后一天24小时戴手铐,白天5点至晚10点罚站,晚上睡地上,郑宏丽绝食后被背铐坐在地上,长达四个月。

七监区有半数以上的大法弟子受到上大挂等酷刑,王法娟的腿被折磨的至今还不听使唤,王芳被迫害得进了病号。七监区还相继出现犯人群伙打大法弟子的现象,全体大法弟子多次绝食抗议非法迫害。

三、关淑玲在一监区被“大挂”折磨的昏死超过七次

大法弟子关淑玲,41岁,2002年12月4日被非法投入哈女监,现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中队。现将2004年至现在,在两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指使下使用上“大挂”酷刑迫害关淑玲的事实揭示如下:

2004年3月10日,由孙剑、周莹等干警带领犯人王园园把关淑玲背铐挂吊起,脚尖点地。下午2点至晚间10点半,此期间昏死两次,期间还被王园园打嘴巴子。

2004年3月18日,由干警周莹等带领王博涛、刘淑霞、关红英等犯人将关淑玲背铐挂吊起,脚尖点地,直至昏死后才放下来。

2004年5月15日,犯人满运月、苏小光将关淑玲背铐挂吊起、脚尖点地,将至昏死状态放下。

2004年12月21日,由鲁敏、吕翠君、周莹、何玉青等干警勾结犯人关红英、温毳等将关淑玲背铐挂吊起,脚离地约20公分,至昏死后放下,往嘴里塞速效救心丸,并让狱医商晓梅打一针“冬眠灵”后又吊起(这次脚尖点地)。由于她仍处于昏迷状态,持续约20分钟后改坐地背铐。

2004年12月29日,干警吕翠君、鲁敏、周莹、卢恒等勾结韩建英、温毳、李艳晶、张秀媛等犯人,再次将关淑玲背铐挂吊起,脚尖点地、至昏死后放下,往嘴里塞速效救心丸,由狱医商晓梅用长针扎人中处。

2005年1月11日上午,由犯人刘超、刘颖将关淑玲前铐挂吊起,双脚能着地,中午犯人白晓丽、韩建英去看后说吊得低。从11日中午一直到13日上午约9点左右前铐挂吊起脚尖点地,除上厕所、吃饭、晚间睡觉外,持续吊着,期间昏死两次,手至今麻木。

四、汪艳萍在八监区被野蛮插管灌食造成吐血一个多月

大法弟子汪艳萍,54岁,家住伊春市金山屯区。1999年7月23日依法进京上访被截回,劫持进洗脑班,一个多月后放回家。2000年10月16日到公安局探望嫂子,被公安局非法扣下,非法拘留60多天。2000年6月1日被廊坊610办公室绑架,非法关押5个月10天,后被当地政保科拘留17天放回。2002年5月8日在亲戚家串门被金山屯区刑警队绑架,11日被刑警队张、魏两干警毒打,胳膊打肿,生活不能自理,后被非法判刑5年,11月4号劫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集训队,汪艳萍被犯人包夹,同修之间不许说话、来往,不许炼功学法。由于不报告被干警罚蹲5天。22日下队到八监区,仍被犯人包夹,在车间因为盘腿,被干警肖鲁键大骂、踩、踹。

2003年8月份,汪艳萍被干警张春华毒打,后被骗到外边拉练,罚跑步,被防暴队干警王亮吊铐在铁窗上,脚尖点地。王亮用警棍打她的膝盖,电棍电鼻子、脸、胸,干警肖林对她踢打、拽头发、双吊起来。晚上回到监舍把握手背到后边绑上,腿脚分别绑上,坐在地上,不许睡觉。干警王金男指使郭树贤用胶带把嘴封上。后又在烈日下曝晒,晚上码坐到12点,稍一动就遭毒打,持续2个多月。

2003年11月,汪艳萍为反对其它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而绝食,被干警张春华毒打;2003年12月份为争取公开炼功而绝食,被张春华带领犯人绑上,白天开窗户冻,晚上绑着躺在地上,持续13天13夜。

2004年8月份,为要回被关小号的同修,汪艳萍绝食28天,遭插管灌食迫害,造成每天吐血,持续一个多月。

五、贾淑英在八监区被木棍顶阴部、针扎脚面

大法弟子贾淑英于1999年7月22日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公安局1个月。1999年10月16日被非法关押1个多月,腊月26又被绑架到公安局会议室,非法拘留2个月。2000年5月被绑架,6月28日被非法劳教,先在佳木斯西格木教养所非法关押,后转到哈戒毒所,年底前一天回家。2002年5月11日中午在家睡觉,政保科许有等多人闯进家中一顿翻,没有任何证据,不做任何说明,把贾淑英劫持到拘留所,晚上用警绳把胳膊背吊,象枪毙人绑法。贾淑英眼前一片黑,人事不省,醒来后继续绑上逼供。贾淑英母亲在她被绑架第20天就去世了。

2003年2月24日,贾淑英被劫持到哈女子监狱继续迫害。7月18日被押小号1个月,不让吃饱。9月4日副狱长王星、褚淑华、丛新下令要在三天之内强制转化八监区大法弟子,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11天11宿不让闭眼,打、踢、掐、电棍电、警棍、竹条、塑料鞋底打耳光、端下巴、木棍顶阴部、治腰痛病、大背剑、针扎脚面直至出血。

白天,恶警勾结犯人围成一圈,强制大法弟子在圈里跑,到谁那谁打。晚上张春华、郑杰(队长)勾结恶人宋丽波、王凤春、朱玉红、李桂红、李桂香、黄贺、赵艳、王威、赵艳华、李铁力毒打大法弟子。不分白天黑夜,就是打、折磨。肖林(恶警)脚踢到贾淑英的右肋部位,致使她5个多月不敢翻身喘气。

2004年3月份,贾淑英不穿囚服被铐在走廊地上7个半小时,晚上大背吊在床柱(最高处)上,吊铐三天二宿,被铐在床梯子罚站,百般折磨,不能睡觉。

8月2日,贾淑英要求释放关押在小号的大法弟子(已关半年之多)而绝食,被铐在床脚下4个半月。恶警张春华告诉犯人宋丽波灌食插管要反复插、拔,并气急败坏说:让得胃癌,插死她,不让接见。

六、大法弟子集体被酷刑折磨

2004年6月28 日,六监区全体大法弟子41人,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四天后,被“飞机式”的吊铐在床护栏上,直至昏死后才放下,苏醒后继续吊,持续12天。站不起来的就吊铐在床梯上,身体被折磨的实在不行的抬到床上,还要继续铐在床边护栏上。从早上5点一直吊到晚10点,李冬雪、韩兴丽、刘亚芹、孙桂芝、陈云霞都昏死过去了,后来监区换了方式折磨大法弟子,强制坐在地上,双手铐在床上,这样一直持续到12月份。

2004年2月21日、29日,2005年1月13日、14日,一监区长崔红梅、夏凤英指使干警鲁敏、卢恒、于丽、邓宇、周莹、吕翠君等并勾结犯人韩剑英、刘影、白晓丽给大法弟子张晓波、张丽萍、陈伟君、尖淑玲、刘学伟等上大挂。潘华、孙立彬、张丽、于秀兰和朱相芹因抗拒上大挂,而招致“包夹”迫害,一天24小时让犯人专人单独看管至今。小号里还有许多同修,过年都没放出来,那里被迫害的更严重。

大法弟子张林文2001年10月5日被绑架,2002年7月25日被劫持进哈女监。在哈女监五楼被上大挂三次:2004年3月10日在哈女监五楼,恶警孙剑、周莹勾结犯人牟美艳给张林文上大挂;2004年3月18日恶警孙剑、周莹勾结犯人张秀屿、李丽、刘淑霞、邵红玲、王小红给张林文上大挂;2004年12月21日哈女监五楼恶警邓宇、卢恒勾结犯人刘颖、白小丽、刘超、陈芳芸、X志荣给张林文上大挂。

大法弟子周秀丽家住在伊春市南岔新育林街53号,2002年4月28日被绑架,2003年3月至2003年12月期间在哈女监,恶警赵希玲勾结犯人陈欢欢、X亚霞对周秀丽施暴。周秀丽遭受过酷刑:电棍打、背扣、冬天在外面冻、不让睡觉等。

大法弟子王丽文被金山屯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恶警何绍锋绑架,强制坐一宿铁椅子,第二天早上吊铐。2004年元月在哈女监,被干警崔红梅、夏凤英、吕翠君指使强制在水房站一宿,不让睡觉。2004年3月10日,干警崔红梅、夏凤英勾结犯人谭红伟、韩建英、刘淑霞、王媛媛、王小红给王丽文上大挂三次。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 0451-86668488(打总机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琴、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