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思想中根除共产邪灵的毒素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最近一段时间修炼的状态时好时坏,发正念也一直不稳定,静下来的时间很少。

昨天在办公室,同事们谈论起来最近整个大厦的所有企业都要交网络服务费(其实是封网用的,但是大家并不知道),很不理解。那个专门负责网络的同事突然放大了声音说:“就是法轮功搞的,他们现在不得了了,在国外都开始造卫星了。”另外一个同事说:“可就是这样封锁也封锁不住他们啊!”“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好象这么多年都没有打压下去。”因为我当时在另外一个格段里办公,所以也没有太特别的跑过去,但是心中很不平衡。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两年了,只有少数的几个同事和老总知道我修炼,平时与同事之间因只是一般的交往所以也没有去特意的给别人讲过真象。我听着他们的议论,心里很愤愤不平,很想马上走过去告诉他们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同时也为自己平时没有在办公室讲真象感到内疚。

就这样,一下午自己心里一直都很烦躁和沮丧,身体上也一直是懒懒的,浑身无力也不想动弹。晚上回到家看了会书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后来一个商业上的朋友打来电话要给我发传真,把我从睡梦时吵醒,但是当时传真机怎么接收也没办法给对方信号,我的狂躁心理再也抑制不住了,明显的感觉到心里有一种冲动,看什么都不顺眼,就是烦躁,想把心里的愤怒全发泄出来。后来,在稍微平息一点之后,丈夫对传真机做了一下检查,发现竟然是电话线接到了分机插口上,接错了地方。

丈夫开始跟我谈我的状态,我心里从不自愿开始,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想想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我到了狂躁的状态。我自己明明清楚这是一种魔性的干扰,可是却固守着它,不想让任何人触及并且不想改变它。如果谁要来动这个固守着的东西我就要跟谁急,而且是不顾一切的。我意识到这种魔性的状态,但是找不到最终的根源,于是我坐下来发正念,清除自己身体里的这种因素。二十分钟后感觉稍稍平息了一点,并没有找到根源。我知道只要这个东西有,它就会在适当的时机继续膨胀。到了12点整点发正念了,我在盘上腿的瞬间突然感觉看到了几滴鲜血,我的天目并没开,但是隐约之中似乎看到了这个东西。这时自己的思想里突然意识到共产党的暴力革命那一套,意识到自己从记事以来思想中一直把以恶治恶的办法当成是对的。

比如说:当我在劳教所被劳教的那一年,我们因为抵制邪恶不写“作业”而被罚站时,我的思想里竟认可它们最后是一定要这样惩罚我们的,因为“好话”都给我们说尽了,每个人都被叫出去谈话让我们写“作业”,到最后我们仍然不写,那么站在它们管教的角度上,它们一定是要动用暴力的了——因为被关進监狱劳教所的人在管教眼里看都是恶的,那么它们最终肯定就得用暴力去使他们屈服。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同样用这样的办法来完成我的工作。虽然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可是整个社会却把他当成非法的,在劳教所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待遇。这样的思想让我对现实很是无奈,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站在法上,有的时候自己的想法只是与它们对立,却并不在法上。

后来,从劳教所出来之后,我的一个亲戚因为想再要个孩子而偷偷怀孕,却在怀孕八个月时被派出所找到拉去强制堕胎,差点出人命。她想要让我帮她打官司,状告派出所这些无耻的行径。从中我了解到了共产党的手段残忍没有人性,不光是在对待法轮功上是这样处理的,在其它事情上也是这样处理的。那时我对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里说的“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不能理解,因为这个社会一直是这样的,又不是单纯针对法轮功才这样做的,怎么就是人类历史中最下流最恶毒的呢?思想里有一种承认它们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且觉得合理的想法存在,因为自己在共产党的党文化中已经把共产党的迫害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行为,并没有意识到中共其实在法轮功之前已经对整个社会造成了灾难性迫害,只不过因为自己是法轮功一员,在中共镇压的过程中,才意识到了这种迫害。直到《九评共产党》的刊出,我对中共恶党的本性才有了深入的了解和体会。

再想想自己过去的人生历史和性格。我的性格一直都很要强。从上小学开始我是班级里第一个入队的,中队长、大队长一直就是我的。上了中学,自己又是班上最先入团的。到了大学,自己又是第一批递交入党申请书的。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修炼了法轮功,院里不让入党,那么我会是班上第二个党员。就这样一路走下来,我沿着自己要强的个性,在共产党的教育里以党文化标准的一个“好学生”“好青年”生存着,共产党的教育使我对它对整个社会的迫害变得麻木和默认,“你如果不对我顺从,那我就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待你。”这种想法已经潜移默化的作为一种理念存在了我的身体中,以至于以为这就是我,却不知是共产恶党过十五六年的党文化教育种入我思想深处的。

发完正念后就去睡觉了,刚入睡突然觉得自己全身都动不了了,脑子里只有一点意识知道自己的周围都是黑压压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想动动手脚,却感觉手脚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了。我不停的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一直到最后清醒。我后来坐起来跟大家一起切磋,自己意识到就是共产党的东西在被我发掘到时,不顾一切的想来干扰我。于是几个人又坐下来统一发正念来清除共产邪灵恶党的迫害。

今天把此事写出来,希望对邪恶彻底曝光,并希望能引起有类似情况的其他同修的注意。不要让共产毒素在自己体内有任何的空子可钻,彻底解体它们,尽快归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