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要维护大法的尊严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五年多来,为了揭露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为了拯救被邪恶欺世谎言毒害的世人,大法弟子不惜一切,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给世人讲真象,使整个正法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师尊首肯的,也是众神惊叹的!但从整体了不起中发现有些不足之处,值得同修借鉴。

记得一天我和一同修出去讲真象,同修对一个只打过一次照面的十几岁的小男孩说:“记住大姐的话,常念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话音刚落,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站在旁边的母亲一下把他拽走。又过去曾来买东西的一商行,同修又对正在聊天的三个小伙子说了同样那句话,当时小伙子们都愣了。我在后面为她捏了一把汗,赶紧上去解围,把真象说开。又有一同修在菜市场看见一老妇人对着朋友诉说身上伤痛时,她上去对老妇人耳边小声说:“你念法轮大法好,你的伤痛就好了。”那老妇人一听大声说:“我不信!”有个同修就连在电梯里短短的几秒钟,也对素不相识的人讲:“你知道法轮功吗?你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因话来得突然,人都无言以对。

一次,我和省妇联一处长讲真象后她说:“你讲的法轮功,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相信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因为修的是‘真善忍’。而某某是炼法轮功的,她逢人就骂江泽民,谁见她都怕,哪敢听她讲话。”恶党镇压法轮功,规定恶党党员、国家干部有炼法轮功的就开除出党、开除公职,即使平时谈论也要受到处分的。这个“企图管天、管地、管人、也要管人思想的极端狂妄变态心理”(向世间转轮)的邪恶,正证明了它十恶俱全的本质面目。但是我们讲真象是否也需要注意方式方法和体谅人们的接受能力呢?

此后我与同修的交流中指出欠缺之处后,有的同修意识到并加以改正,但有个同修也说:“师父讲过‘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与之是素不相识,但这是为常人好。”我个人认为:其一、能被保护的常人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喊,而我们这里却有点强为的意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二、我们是经过一定时间的修炼,对大法有了根本的了解和认识。对于从未接触大法又几年来受恶党邪说—言堂、媒体—面倒的欺世谎言的毒害,无知的人们思想上、头脑里中毒太深,凭什么仅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人相信?

更重要的是修炼人,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准则指导自己的行为,与其一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残暴、残忍、残酷、狂妄自大、极端自私、为所欲为的恶党文化思维理念和原则在本质上是格格不入的。其党邪恶造成世风日下、金钱为贵的现实社会,邪恶之徒和不明真象的人把“身体力行严格要求自己的道德境界、规范自己的思想行为,不计常人苦乐、不执著世间得失”的大法徒视为神经不正常,从而把大法弟子抓進精神病院進行摧残和迫害,造成在有些人的心目中误以为只有精神病的人才炼法轮功。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能太简单的面对。然而,只是既冒昧又唐突的一句话,真的容易让受毒极深的世人觉得是“不正常人”的举动,甚至对大法反感。不仅会把人推开去,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和愿望,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已不自觉的起到破坏法的反作用。

另外,大魔头罪恶极重、死有余辜是该骂,但作为炼功人“不分场所不看对象”的“骂”,未免影响自己的形象,也让世人误解,达不到救人的目地,给自己带来过关的魔难。修炼人既修心也要修口,处处以法来归正自己的行为,扎扎实实修心断欲。当然讲是容易,做到是难,人要修成神,能不难吗?难,才有威德,才是神圣。路是自己选择的,难行但能行,再难也要迎头赶上,这才是修炼,才是对自己负责,也让慈悲救度我们的师尊放心。

大法是严肃的,他的慈悲和威严同在。师尊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要做到这一点,不仅要动一定的脑筋,且要下一番功夫的,首先要认真学习并好好理解师尊每一阶段的讲法内容,用大法的威力、正念去指导自己的行动。为了对自己、对大法、对世人、对社会负责,我认为:在讲真象中,注重质量和效果,维护大法的尊严尤为重要,并要时时认真不断的总结经验。其次,面对如此复杂的人群,多动脑筋,多想办法,并要用心去做,这很重要。对什么人,该怎么讲,心中要有个数,有个准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有条件手头常备些真象资料,在讲时再递上资料效果更佳。心中时时装有“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做的是什么事”,这样会越做越有劲、越做越出智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