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后悔”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2005年4月,山东莱西市人民医院的职工秦贤英患肺癌去世了,年仅62岁。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秦贤英、陈克田夫妻俩迫害大法及迫害其女、法轮功学员陈玉洁的报应。94年秦贤英听人说气功能治病,所以抱着治病的心理领陈玉洁学了法轮功,由于她祛病的效果并不明显,所以带学不学的,加上丈夫陈克田的强烈反对,所以秦贤英放弃了修炼

陈克田是莱西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中共党员,受中共唯物论、无神论宣传影响,对于出家人他认为他们消极厌世,没有理想,对于气功有先天的反感,认为气功就是封建迷信,所以对于陈玉洁信仰法轮大法,他非常气愤,无法接受,用尽各种手段来阻止。(当时江氏流氓集团还没有开始迫害大法)对陈玉洁的修炼他采取了打、骂、侮辱人格等方式来阻止。他失去理智的在陈玉洁的房间里贴上骂大法的“小标语”,说“我是法轮功的天敌”、“法轮功让我家破人亡”等等。他看见师父的照片就毁,看见大法书就撕。陈玉洁早上4点多钟去公园炼功,陈克田多次去炼功点叫她回家,不准陈玉洁炼功。有一次,陈克田把陈玉洁从炼功点上叫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他的眼睛看不见了,就在地上坐了一会才能看见了,回家后陈克田不知反省自己,他躺在沙发上叫陈玉洁跪在地上侮辱她。陈克田曾多次狠毒的打陈玉洁,陈克田把半夜睡熟的陈玉洁叫醒逼问陈玉洁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一听说还炼就猛打头;为了掩人耳目他把陈玉洁从4楼拖到附近的学校操场上打,走到半路看见周围没有人,一脚把陈玉洁踹倒,踩着她的头发踹她的全身;陈克田也曾拿擀面杖打陈玉洁的双腿和腰,把她的双腿打得大面积青紫,腰部酸麻;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可能早就打残废了。陈克田还监视、限制陈玉洁不准与其他炼功人接触。陈克田嘲笑陈玉洁说:“你的父母都是凡夫俗子,难道你能成仙?”“我就不信你能不死,我临死之前先将你一刀捅死。”由于陈克田毒打陈玉洁没能阻止陈玉洁修炼大法的决心,就嘲笑说:“炼法轮功的就像小偷一样不怕打,有吃喝嫖赌毛病的人还有法治,炼法轮功的人没法治。”陈克田听别人说只要把辅导站站长拿下来,自己的女儿自然好管,于是陈克田到辅导站站长家里威胁、辱骂、干扰他人的正常生活。他身为莱西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不该管职工的信仰问题,他利用公务之便把单位的大法弟子集中起来开会,逼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声称如果不写就开除公职(当时江氏流氓集团还没有迫害大法)。

1999年7.20后,陈克田和秦贤英一起共同配合邪恶迫害陈玉洁。2000年6月,陈玉洁为维护大法两次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非法关押在党校洗脑班,陈玉洁绝食抗议,被610和恶警认为她带头闹事,威胁她的父母把陈玉洁送到精神病医院,如不同意,就送青岛刑事拘留。秦贤英和陈克田身为医务工作者,竟然把陈玉洁对大法的坚信认为是精神病——“偏执”,达到了迫害大法的恶人想要达到的目地,由秦贤英签字,恶警等人用手铐将陈玉洁送進了莱阳心理康复医院——即莱阳精神病院,为了让黑心的医生“关照”陈玉洁,秦贤英还送金项链等礼品给医生。从此,陈玉洁在精神病院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被逼迫打针吃药,造成她目光呆滞,舌头僵硬,四肢无力,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几乎变成一个废人,陈玉洁还出现过敏的症状,小便量少,面部肿胀,眼睛眯成一条缝,面部皮肤僵硬,脱发、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即使这样,她的父母还是不把她接回家,陈克田说:“我们是医生治不了你的病,只有这里的医生才能治好你的病。”秦贤英又说:“我们说了不算,你能不能回家那得610和公安局的人同意。”最后陈玉洁违心的说不炼了,才被她的父母(陈克田、秦贤英)接回了家。

2003年初,陈玉洁所在单位——莱西市工商银行,紧跟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陈玉洁,逼她写不修炼的保证,遭到陈玉洁的拒绝,工行行长王金忠和纪检书记柳青林、办公室主任位培卿参与迫害陈玉洁,威胁她如果不写保证就不给续签劳动合同。当时陈玉洁刚生完孩子没过哺育期,秦贤英就妄图让陈玉洁带着吃奶的孩子去外地转化班,陈玉洁的婆婆担心孩子受苦没有同意。2003年6月,陈玉洁的父母为了给陈玉洁“保住饭碗”,配合工行秘密联系济南的转化班想让陈玉洁转化,被陈玉洁发觉,陈玉洁只好离家出走,家里1周岁的孩子得不到母亲的照顾。

为了挽救自己的父母,陈玉洁送真象光盘给父母,陈克田大怒,质问陈玉洁光盘从哪里来的,要没收光盘送到公安局,威胁陈玉洁还要举报她。大法弟子将“天安门自焚”真象光盘放在他家门口,他们看完后把光盘送到了610。许多学员了解到陈克田夫妻俩对大法持反对态度,经常善意的给他俩写信讲真象,可陈克田夫妻都非常反感,看见资料就毁,并且不屑一顾,陈克田常说:“有陈玉洁这样一个学法轮功的女儿真倒霉,让我出门抬不起头来。”由于陈玉洁的父母迫害大法造下了天大的罪业。2002年11月,陈玉洁的母亲(秦贤英)被检查出肺癌并已转移,这真是象晴天霹雳一样,陈克田夫妻俩抱头痛哭,陈玉洁听说后善意的告诉父母:“我告诉过你们不要反对法轮大法,这样对你们没有好处”。陈克田听后动手就打陈玉洁,并说她是丧门星,陈克田夫妻怕别人说是报应硬是不敢承认。他们去北京找最好的医生做了手术,花了十万元钱,手术回家后,陈玉洁为了救秦贤英,多次给她讲真象,一开始秦贤英一听说法轮功三个字就骂,警告陈玉洁回家不准提法轮功,她不爱听。2004年4月,秦贤英开始疼痛得难以入睡,靠打麻药度日,陈玉洁告诉母亲一定要相信大法,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减轻痛苦,秦贤英说:“没有用,我不相信,你相信这是你的信仰,自己觉得好在家里炼,千万别出事。”

陈克田在门口捡到一本书《九评共产党》,陈克田还诬蔑法轮功是××组织。

秦贤英去世前两个星期,她曾经不止一次的跟伺候她的亲戚说:我很后悔,我不该反对陈玉洁修炼大法、反对法轮功,现在自己身体极度痛苦,丈夫精神上承受巨大痛苦。

挨过了痛不欲生的一年后,在中共邪灵的毒害下,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毒害下,秦贤英于2005年4月15日离开了人世,成为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灵的陪葬品。如今陈克田过着形单影只的日子,每天都在极度的精神痛苦中度日如年。

死去的人无法弥补自己曾经的过失,后悔也无济于事;可曾因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而遭受一定报应的人还有改过和选择未来的机会。诚心奉劝至今只顾眼前利益的人千万别参与迫害大法、迫害那些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为自己留条生路,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为了自己及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