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泽县大法弟子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1999年7月20日,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亿万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大迫害。原因却只是由于信仰真善忍的人太多了,在数量上超过了共产党的成员人数。可是法轮功学员是个修炼的团体,是不求名利,不参与政治的。这些年的修炼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不希望自己国家的好人越多越好?而中国竟然反之!在江××的高压下,深泽县也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办公室。在持续的恐怖与高压下,深泽县的一些干部、群众听信了江××集团的造谣宣传,从而仇恨法轮功,做出一些助纣为虐的事,更有个别人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良心,借机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却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报应。

六年来,被深泽县610及县公安局政保股非法判处劳教的学员二十多人。他们是:

贾荣娟,女,小堡村,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俊同,女,南赵八,被非法劳教一年
刘俊岩,女,田家庄,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清花,女,李家庄,被非法劳教一年
刘小妙,女,东北留,被非法劳教二年
刘英杰,女,东南留,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五英,女,吕 村,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翠英,女,杨 村,被非法劳教二年
刘秀棉,女,石桥头,被非法劳教一年
曹月红,女,候 村,被非法劳教三年
祝平宣,女,留王庄,被非法劳教二年
吕小立,女,留王庄,被非法劳教三年
魏建茹,女,贾 村,被非法劳教一年
崔秀珍,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亚玲,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三年
崔兰娥,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小向,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二年
杨小芬,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二年
秦恒然,女,北白庄,被非法劳教二年
王 召,男,西河滩,被非法劳教三年
贺 青,女,小直要,被非法劳教二年
贾振民,男,小堡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杨小洁,女,西赵庄,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安金婷,女,石油四处,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金钰,女,石油四处,被非法判刑二年

六年来,被非法关押或非法罚款的学员有几百人;被威胁、恐吓过的学员有几千人。 由于迫害,含冤忧愤而死的有三人(贾振杰,白庄乡小堡村;张文平,深泽镇小陈庄村;张冰立,白庄乡孤庄村)。

六年来,深泽县610,深泽县公安局政保股,各乡镇派出所,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强行绑架,非法拘禁,非法关押。勒索赎金、保证金,非法罚款,少则几百元,多则几万元,全县累计非法罚款达百万元。一些村干部和单位迫于压力对本村及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进行监视、盘问。由于受到经常性的骚扰,许多学员家属身心遭受极大伤害,听到警车响就心惊肉跳。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县公安局在党校非法关押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和县、乡、村的辅导员,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假新闻,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强行非法罚款。将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赵永辉,李建英,冯本淑,贺西丁,杨小芬,赵文法,宋亚玲,等三十多人陆续送进深泽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后来,他们中有的多次被非法关押,有的被非法判处劳教,有的至今被迫害的仍然背井离乡,家中无人照看。

1999年10月以后,许多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进京上访。然而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将国家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来一个抓一个。无奈,有的法轮功学员只好到天安门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仅此就被抓,被毒打,强行押回深泽县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2001年1月到3月期间,在看守所,许多大法弟子被用警棍毒打,打耳光等。秦茹、王敬芝、张杏转、刘亚玲、赵俊兰、张欣棉都被打的头晕目胀,几乎晕过去,学员贺青被打的口吐鲜血。3月3日,杜洁、刘会英又遭到毒打,打的鼻青脸肿,还戴上脚镣。3月4日,何二利、贺青、任立红被看守所所长张彦英打了十几警棍,还被强迫上了五天脚镣。3月9日,秦茹又被打三十多警棍,刘亚玲、张杏转被打十几警棍,当时都已晕倒在地,恶警又狠狠打了好几下才停手。3月14日,在她们全身带伤,疼痛不止的情况下,刘亚玲被送去石家庄劳教所劳教;秦茹、张杏转、王敬芝被所长张彦英硬给戴上脚镣。大法弟子们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近一个月,许多大法弟子被强行多次灌食,被暴力折磨的全身带伤,身体极度虚弱。

2000年12月31日夜,发生了震惊全县的交通招待所 “非法大抓捕” 事件,原因只是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就抓起来。多荒唐的理由啊!县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各村干部,半夜三更,无任何手续将法轮功学员从家中强行抓走,被无故关押在县交通招待所,无任何人身自由。当时被抓的有五六十人!这种大规模的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行为的是史无前例的!元旦,春节,是中国人民传统节日,许多家人却以泪洗面,不堪忍受。一个老太太逢人便说,“我儿子是被他们从被窝里抓走的。”一名女大法弟子鞋没穿好就被强行拖去。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参与了迫害。他们逼迫学员们放弃信仰,强迫交纳保证金高达每人3000元。而且恶警还对大法弟子恶言相骂,大打出手。恶警杜利建重拳殴打马同欣(北赵八)1个多小时,直到打昏在地,才扬长而去。一直到春后,许多家人东挪西借,凑足钱财,才将人赎回。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依法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那些县领导和执法部门,不知道这样做是严重侵犯人权和践踏宪法的行为吗?有些有善念的执法人员明知这是违法的,在高压下也不敢吱声,虽然没有充当打手,但毕竟对广大群众进行了迫害,这都是在犯罪!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回头看看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些警察和官员们,维护的是真理、正义?还是维护着某些人的金钱、地位和权力?

2001年9月在大桥头靶场
2002年10月在国保大队
2003年10月在国保大队
深泽县610办公室刘鞠和贾建功等人又几次举办洗脑班,绑架、关押大法弟子,强行洗脑,不让睡觉,强迫看诽谤大法的节目和电视,从石家庄劳教所叫人来迫害大法学员,使学员在神志不清时写保证书,以达到被所谓的转化目的。这不是自欺欺人吗?他们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何如欣(孤庄)大打出手,打得口吐鲜血,昏倒在地。大法弟子刘秀棉(石桥头)被县610贾建功、公安局贾玉峰送辛集洗脑班强行暴力转化。在辛集洗脑班期间,刘秀棉被高高吊起来狠打,几个人轮班熬着她,整夜整夜不许睡觉,残酷折磨一个月。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这是他们犯下的又一罪恶。

在这几年间,深泽县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当事人:

王文治,原县委书记
苑彦刚,原县政法委书记
童向阳,原公安局局长
贾益谦,原公安局副局长 石桥头
刘 鞠,原县610办公室主任
贾建功,县610办公室主任 大贾庄
贾玉峰,原公安局政保股 石桥头
杜利建,原公安局政保股 杜家庄
彭玉松,公安局政保股 彭赵庄
张彦英,原看守所所长 贾 村
袁永涛,看守所指导员 北袁庄
贾建忠,看守所看守员 大贾庄
张江渡,泽西派出所(石油街)所长

县公安局政保股,县看守所,各乡派出所,泽西派出所,还有一些曾参与迫害的单位和当事人,不一一列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