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泽县留村乡农民大法弟子遭勒索迫害事例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

(一)

全家修炼,全家遭受迫害

张俊平是河北深泽县79岁的女大法弟子,家住东南留村。得法修炼后,身体受益极大。她的几个女儿也都在大法中修炼。迫害开始后,她觉得自己虽然年龄大了,但自己有责任向政府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于是2001年也进京上访。尽管已经高龄,县公安和610依然将她非法关进县看守所,而且一关就是三个多月,还对她老人家非法罚款700元。

她的几个女儿也都因为去北京和平上访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

大女儿刘小妙,家住东北留村。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押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被非法罚款1000元,离开时索要饭费400元。后来又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处劳教三年。在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弄虚作假,以给刘小妙量血压为名,给她偷拍录像,并编造事实用来攻击大法,在本地电视台播放,欺骗愚弄世人。一次,刘小妙出庭为大法弟子刘秀棉被施酷刑作证,竟被公安局长童向阳打耳光。童边打边骂:“我叫你作证!我叫你作证!”刘小妙的丈夫曹志群也是大法弟子。2001年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2个月,被强行罚款5000元。

二女儿刘青英,家住东南留村。1999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进县看守所2个月。县委副书记高翠军竟然亲自动手狠打她耳光,踢她。2000年底,青英又被从家中抓入交通招待所,被非法关押4个月。后来她正念逃脱。

四女儿刘英杰,也住东南留村。修炼前有慢性肠炎。修炼后身体好了,这是全村人人都知道的。她先后上访6次,被非法关押6次,并被非法判处劳教三年,受尽酷刑折磨。她曾被看守所所长张彦英打一百多耳光;被恶警打警棍无数。她多次绝食,并被灌食方式迫害。2001年农历新年前后,所长张彦英指使两个男犯人,在寒冷的冬天强行用硬皮管子(非医用具)给她插入灌食,致使胃部出血。男犯人仍不顾她死活,还继续灌,旁边的医生怕出人命,才制止住它们继续行恶。一次刘英杰被骗到提审室,刚一进门,就被几个恶警围住一阵毒打,拳打脚踢,打耳光,揪头发,在她晕头转向时,揪着头发,把她按在椅子背上,脸朝上,头向下压,直至她昏死过去才住手。县公安局还伙同刘英杰的丈夫与村干部一起去北京抓她。石家庄劳教所恶警还唆使她丈夫打她。一次把她打昏在地,血流了一滩。她前后共被非法勒索钱财6000元。

五女儿刘五英家住吕村。曾被非法判处劳教三年,后因身体不适,保外就医。县公安局仍不放过,四处抓她,她被迫流离失所。但后来还是被抓回劳教所强行转化,遭受残酷折磨。恶警曾经连续66个日日夜夜不许她睡觉,强迫她靠墙站着。一次她困极了,直挺挺栽倒到地上,摔昏过去。毫无人性的恶警又用凉水把她泼醒继续迫害。

六女儿刘翠英家住杨村。曾被非法关押5次,被非法劳教二年。被三次非法罚款共7000多元。在看守所被警棍殴打,被罚顶墙,被打耳光、烟头烫。因不在家人代写的假保证书上按手印,被看守所所长张彦英使尽全力狠打耳光。

留村乡内,大法洪传时全家人修炼,而后又全家遭受迫害的事例不只张俊平一家。何新年、王清花夫妇家也是一样。

何新年、王清花夫妇家住李家庄村。王清花于1999年7月20日后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罚款400元。2000年又被哄骗到县看守所并非法罚款4000元。2001年又被非法罚款500元。并非法判处劳教,送石家庄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拒收。县公安局仍不放过,后再次去家中抓人。当时王清花正在看孩子,其中一个恶警将她手中抱着的孩子抢过去扔在地上,四、五个恶警将她强行抬上警车,又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她的丈夫何新年2000年12月31日深夜被无故强行抓走,并非法关押在交通招待所三个多月,强迫交纳4000元。

何新年、王清花夫妇的三个女儿都修炼。7.20后受到迫害:

大女儿何红莉(东袁庄村)2001年秋去北京上访,被押回县看守所。期间何红莉遭恶警彭玉松用木棍暴打,她臀部到小腿打得全是青紫,行走困难,多日不见好转。

二女儿何二莉(李家庄村)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迫害,遭多次野蛮强行灌食;因不放弃信仰被强行戴手铐、脚镣许多天,曾多次遭到恶人用警棍毒打。在非法审讯期间,被恶警狠打耳光,后被县610非法勒索1400元钱。回家后又遭到恶警多次骚扰。

三女儿何红艳(西南留村)修炼法轮功,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后中途被拦截,送回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7天。当时已怀孕5个月,恶警不让她吃饱饭,出来时却被勒索400元的饭费。回家后,留村乡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家中骚扰,逼迫写保证书。

(二)

610和公安恶警,对留村乡的农民大法弟子施以人身迫害同时,“经济上截断”更是卖力执行。对大法弟子无论多高额的罚款,均没有任何手续,“在十有九贪”,“无人不贪”的中共现实社会,谁又能说他们不是在借截断大法弟子之机,捞取个人的好处?

以北赵庄村赵XX 为例。1999年7月20日从北京上访回来,被县里公安从单位绑架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多月,强行罚款1400元;2000年夏,赵XX又一次从单位被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家人给县委副书记高翠军等送礼5000元,另被强行罚款3000元;才回家。

几个月之后,2000年秋,赵再次被绑架到法制教育中心,强行洗脑,达20多天。他被强行罚款加请客付出800多元,在乡,村,单位三级担保下,才允许回家。不久,赵XX被派出所的王彦民,刘东岭传讯,家人惧怕,又被敲诈400元,私了此事。2001年元旦,他被绑架至县交通招待所,达3个多月,强行罚款3000元,家人请客送礼花费6000元。2002年12月份,赵XX再次被抓入看守所,犯人受恶警指使,折磨,殴打,冲凉水等。后家人送礼走动,被转送至洗脑班强制洗脑,在洗脑班被折磨至身体虚弱,出现心脏病,才被送至医院。之后几十天仍不许回家,最后在院长的担保下才得以出院。无数次的强行关押,无数次的强行罚款,迫害使他不得不背井离乡,远离家庭,对家庭不能照顾。

赵彦斌(北赵庄村),96年得法后,身心受益,多年的头疼病从此消失,到现在也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针,脾气也好多了。1999年7月20日后,公安把他从家中强行抓到党校,逼迫他放弃信仰,非法罚款200元。99年秋后,赵彦斌又被抓到县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当时天气已很冷,晚上恶警把他和吉普车铐在一起故意冻着。后来又把他推到屋里,将他的一只手和暖气管铐在一起,一宿不能睡觉,过了六、七天。由于家人着急,被非法勒索500元才让回家。2001年冬天的一个上午,恶警又闯入赵彦斌家中,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屋里翻了个底朝天,以找出一本《转法轮》为理由,又把他抓到县看守所。那时正是寒冬腊月,让他们干犯人干的活儿,每天在院子里定量捡辣椒,完不成不行。整整22天,把手冻的象馍馍一样。每天还让学员自己拿十几元的伙食费,其实吃的是只值一、两元的饭。有一次,恶警怀疑赵彦斌在街上挂了揭露江XX的标语,他只说了一句不知道,恶警彭玉松就照着脑袋狠狠的打来了,他的脑袋被打的嗡嗡响,眼冒金光,过了好一会才清醒,为此他被关押。后经过家人的努力,又被强行罚款3000元,勒索保证金2000元,才被家人接回。

王敬芝(李家庄村)39岁,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极大,后因进京上访多次被抓,被非法关押、被强行罚款。王敬芝在2000年腊月十二进京上访,被送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月。在关押期间,她忍受着恐吓,逼供,残忍的毒打、野蛮的灌食等。一次,几个大法弟子被灌食时,大家不配合,六、七个人抱成一团,恶警就叫两个男犯人,用针扎她们的手,把王敬芝拖着双脚,头挨地拖了出去,将她的手背到背后戴上手铐,连踢带踩按到床上,用铁片撬开嘴,用塑料管直接从嘴中插到胃里,非常痛苦。在王敬芝关押期间,全家人,婆家,娘家的亲人们经常以泪洗面,承受了极大痛苦。直到春后,两个弟弟东挪西借给了他们7000元钱,她才得以回家。后留村乡王静等又多次到家中骚扰,有时来5,6个人一起闯来,吓得全家老少白天黑夜不得安宁。

杨红玉(李家庄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后被非法抓走,关押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审讯期间狠打耳光。公安局非法向家人索要钱财5000元。

贺秀台(李家庄村)71岁,炼功以前有脑血栓,胃出血,肠胃炎症,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病状全无,身心受益。后进京上访,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县610向家人勒索钱财5000多元。

赵俊英李家庄村人。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县公安局抓回,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地下室7天7夜,室内潮湿又脏又臭。公安局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家人来看望才能吃点东西,才能把自己的粪便递出去。后强行罚款200元找了保人才让回家。2000年7月20日赵俊英又被强行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20天,非法罚款200元。2001年元旦,半夜12点突然有三、四个恶警开车来到赵俊英家中,逼迫家人交3000元现金。说是为了不让去北京上访的“保证金” 。她说:“我没犯罪,不交。”他们就强行把她拉上车,非法关押到县交通招待所,连农历新年都不能回家。3个月后,逼迫家人交纳5000元才放了人。回家后还经常受到恶警的骚扰,使一家老少恐慌不安。

袁文格(李家庄村)因修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县公安局抓回来,关押在满地是水和粪便的地下室,两天两夜没让吃饭。后罚款200元才让回家。10月袁文格又被骗到公安局被勒索500元。2000年7月20日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20天强行罚款200元。袁文格没文化,但是,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却遭到如此的对待。于是袁文格再去北京上访,却又被公安恶警无情的押回来,关押在县看守所,一关就是一年半,后来又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洗脑迫害,一个月后才让回家,并且强行罚款1000元。

赵英恋(李家庄村)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强行罚款400元。2000年12月31日半夜,赵英恋又被绑架到县交通招待所,强行罚款3000元。

王素平(西南留村)59岁,被县公安局恶警非法抓走。她当时正在家看着不到一周岁的孙子,恶警当时把她和孩子连拉带推弄进警车里,当时王素平的儿子怕吓着孩子。恶警却粗野的吼道:“吓着活该!”就这样被强行抓走,直到家人拿了200元钱才放人,并没给任何收据。

刘成武(西南留村)因为修炼法轮功,2000年底,被留村乡派出所恶警抓到县交通招待所,被拳打脚踢,非法关押3个月,强行罚款2000元。

张文山(西南留村)62岁,因修炼法轮功,7.20后被强行抓到县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7天。大法书籍和炼功磁带也被抢走。强制交所谓的保证金500元。2000年底,又把张文山抓到县交通招待所,非法关押3个月,逼迫放弃信仰。还逼交纳2000元钱,他说:没钱。他们仍不放过,硬是写了个欠条,让他二儿子按了手印。

王英格(东北留村),2001年11月份,有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气势汹汹的闯进家中。不容分说在屋里翻个底朝天,把她强行带走,关进了县看守所。还被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迫于无奈,王英格的丈夫花了800元钱请他们吃饭,才放人回家。

刘英会(东北留村)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底被绑架到县交通招待所,并非法罚款3000元。

张秀贞(东南留村)女,40岁,2000年12月26日进京上访,被关入天安门派出所,恶警拿2尺长的带刺的胶皮棒对其进行殴打,头顶被打出2寸长的口子,鲜血顺着头发往下滴,染红了上衣,恶警根本不管,由善良的大法弟子解下围巾给她包裹伤口。2天后,被押回县看守所,因不放弃信仰,拒绝写保证书并绝食抗议迫害,后被强行灌食,被拘禁4个月,勒索钱财6000元。

高荣杰(东南留村)女,43岁,2001年1月3日半夜,被七、八个恶警从家中强行抓走,关入县交通招待所,家中只留下小女儿一人,啼哭了半夜。被非法拘禁20天,仅饭费就勒索500元,因不放弃信仰,被强行罚款3000元(后退回)。

曹会敏(留王庄村)因炼法轮功,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当地抓回,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经常遭到管教的打骂。一次,她被县公安局来的两个人,狠狠的毒打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来。当看守所的管教把她送回监室时,她已经被打的浑身剧痛,从臀部到脚后跟没一点好地方,象紫茄子一样,直到一个半月以后被释放回家,身体才慢慢的恢复正常。这次关押不但遭受酷刑,还被他们勒索钱财1400元。回家后仍不得安宁,经常受到派出所恶警的无端骚扰。2000年底,时值过年之季,曹会敏又被抓到县交通招待所,非法关押四个月。2001年7月14日,恶警又到家中抓人,在正义乡亲们的拦截下,他们没有得逞,后来又被他们勒索钱财1200元。

祝平宣(留王庄村)因进京上访,9月17日被关进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只要说还炼法轮功就被打耳光。因平宣坚强,不肯写保证书,就让她上死人架子(对死刑犯的酷刑),由于上架子后不能动弹,还需要让别人接大小便,平宣不愿意麻烦别人,绝食一星期。后被非法判处劳教二年,送石家庄劳教所。祝平宣被送走后,她的家人还被勒索了几千元。

此外,被勒索钱财的大法弟子还有:

焦采英(留王庄村)在2000年腊月初六被强行抓到县交通招待所非法关押,后被勒索钱财3000元。

魏建茹、张永昌夫妇(贾村),魏建茹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拘留四次,强行罚款7000元。张永昌被非法拘留二次,强行罚款7000元。

赵俊兰(夹河村)因依法上交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信件,遭到抓捕被非法长期关押,并强行罚款。2004年因赵俊兰向公安局索要不合理的罚款又遭非法抄家。

赵超(北赵庄村),1999年7月20日后去北京上访,被抓到北京德胜门派出所,并遭到派出所恶警的暴力殴打。后被押回县公安局,因不放弃修炼,被关押到县看守所,拘留7天,后家人请客送礼,在交纳看守所300元钱后被家人保出来。

西内堡村的大法弟子本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说明当好人无罪,炼功无罪,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就被强行关押,被强行罚款:

王小叶被罚400元;
宋永强被罚100元;
张亚力被罚400元;
张小改被罚400元;
宋秀芬被罚4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3/101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