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鲁南一农妇所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我叫吴绍侠,现年46岁,居住鲁南某地。我29岁丈夫去世,留下儿女四人我一人抚养。当时大女儿才七岁,最小儿才三个月,尚在怀抱中。我一人扶养孩子,维持家庭,多年艰难困苦的生活使我变得苦闷忧愁,直到1997年的下半年,我喜得大法,大法的福音唤醒了我,我才从苦闷忧愁中解脱出来,我心情愉快了,身心获得了健康。

99年7月后的一天早晨,听到我们法轮功被诽谤,没有文化的我,也感到不平,因而将家中安排一下,叫四个孩子看好门,与本村一同修去北京上访,我要找他们讲理。谁想刚到北京车站就被恶警劫持,送到天坛体育广场,全国各地来了很多大法弟子。残忍的公安干警逼问大法弟子,不说出家乡住址就暴力摧残,我也没例外。后来由省办事处押送回乡,用一根绳子把我和两个男同修拴在一起,关在乡政府里八天,毫无人性的羞辱我,使我感到非常难堪,在群众中造成极坏的影响。他们企图改变我修炼的决心让我放弃修炼,但我认准了一定要把修炼的路走下去。因为大法不仅把我从困苦中解脱出来,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2000年5月1日那天,我在菜园浇水,因电线漏电,我半个身子因触电失去知觉,有知觉的另半个身子挣脱了电线,这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遭诬陷、大法弟子受摧残、到北京也没有讲理的地方,我们只好把真象讲给世上的人。2001年10月29日晚上,我们将“法轮大法好”的贴子,贴到江苏新沂市大街小巷,结果被城关派出所发现而遭非法拘禁。我被铐到铁架子上,恶警手持电棍恶狠狠的逼我说出是哪里人,我不说,心里盘算着要坚持到天亮,女儿知道我出事,便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藏起来。恶警见我不说就用电棒在我身上到处乱捅,就在这时我想起正法口诀,就立即念,恶警就更加疯狂的使用电棍,其结果不起作用,恶警见此就说没电了,充电去了(此事直到2004年期间学法时才悟到是师父法身保护了我)。由于我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将我非法拘禁两个月才放我回家。当年腊月我又去要三轮车,恶警不但不给反而将我拘禁四个月,又送镇江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3/101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