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重病离身 反迫害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

一、喜得大法 提高心性

1997年以前的我,真使全家人愁破眼,百病缠身,便黑血、心脏供血不足等等,每过几日就得送医院。有时肚子疼的满地打滚,常哭常叫,使全家人不得安宁。找中医看说是上火、下寒,吃起药来没有完;西医的专家都找了,谁也确定不了是什么病,只是到了医院就打吊瓶。因此家中在经济上搞得极其紧张,我觉得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曾几次想死,都未得成。97年10月份我病得起不来床,好友来看望我,我才喜得大法。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心里喜出望外,我觉得师父太好了,法太正了。我从内心决定“我一定要学”。

当我学了三个月至四个月后,全身百病全无,把整日抱着不放的中药罐子扔掉了,身体好起来了,生活也能自立了。学法近八年了,从未吃一粒药,我完全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光做好事、不做坏事,按照法的标准去做,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高标准要求自己,学法后改变了人生观。下面我举几个例子。

1、我们住的地方院子里有集体厕所,卫生员被调动到别处去了,从没有人打扫,这每天必去的场所,脏的真是叫人受不了,你要到厕所去,连一只脚都难以放下,满地是屎尿,还有红头苍蝇,蛆虫到处爬,使人恶心,都是手捏着裤子快点往出跑。看此情景,我回家和老伴商量:我说“老伴啊,我们院子里的厕所这样脏没人管理,我们是炼功人,应按师父所说的去做。我打扫女的,你打扫男的好吗?”老伴马上回答“好,咱们来干”。从此男女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我们院内的人都说“学法轮功的人光干好事。”

2、记得在1998年秋后天气有点凉了,黑夜里下了一场较大的雨,在我们公司唯一的通街的路上,下水道被堵塞,十多米长的通街路上积有膝盖深的水,上学的学生和上班的工人只有脱去鞋袜才能过去。我和老伴早起去炼功看到这场面,老伴马上脱下上衣,用手把下水道的脏东西一把一把的挖出,水很快流下去了,行人畅通无阻。

3、我们住的院子天长日久堆积了好多垃圾,从没人打扫。自我和老伴学了大法,我们自愿担任起了打扫院子的卫生责任,我们完全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别人没时间,我和老伴看着孩子,时间上还来得及。院内的人都很满意。但背后也有人笑我们傻。不管人们怎么说,我们永远按照法的标准去做,严格要求自己,为别人着想。

二、遭受迫害 无处诉冤

但是到了1999年7-20江××流氓集团停止我们集体炼功、并迫害法轮功。23号早上,我们这里来了多辆警车,下来的公安人员手拿着警棍,气势汹汹在车旁站着,象要抓犯人,使院里的人们都胆战心惊,一连多日。我们真的从没想到我们做好事反而成了坏人,我们没有犯法啊。几天后,我们炼功人到市政府去要求:我们是好人,给我们合法的炼功环境。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被汽车拉着送到了党校,又叫单位把我们拉回。回到单位,领导大发雷霆,派人看管不让我们出门。我老伴又被叫去非法拘留了两天两夜。从此以后公安部局派出所、单位非法人员每天多次闯入我们家中,并逼迫我们写这写那;连税务人员也来我家要书税。

记得有一天,我们正在吃晚饭,我家门口来了一辆车,下来五六人闯入我们家,我们只住了两间房子,全看一遍就走了,干什么呢?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中共不法人员对炼功人这样呢?世界上好人多了,那该有多好啊,我们炼功人对世界人民百利而无一害啊,我要到北京去求信访部门给我们炼功人一个修炼环境,我写了我去北京的目地,又写了自学了法受了益,好了病,我们是好人不邪啊。于是我就和儿媳妇,还有一位同修去了北京。

到京后,谁知道不让开口,就把我们带走了,我连忙拿出了我写的信给他们,我讲了我们没有一点恶意,我们炼的是正法。他们不说长短把我们拉到了北京办事处,又打电话给了我们市公安局,夜里把我们拉到另一个城市,每人要去150元钱。第二天我们市公安用一辆拉犯人的笼子车上了锁,把我们拉回公安局。公安头目大声训斥了我们一顿,又打电话叫单位拉回看管。几天后公安人员闯入我家,连师父的照片也抄去。当时我的心真的要碎了,无处诉冤。

从那时起,我们更是天天不得安宁,儿媳被非法关到居委会,儿媳妇有一个5岁的小女孩,整日哭着找妈妈,儿媳妇的居委会时常叫我老两口到居委会,向我们要钱才放我儿媳妇。我们没有钱就不放人,其实我和儿媳妇几年前就分家了。几天后,他们又把我儿媳妇送往党校,儿媳妇的居委会还是不停的打电话叫我们老两口去,连打几遍,并威胁说再不去就把儿媳妇送到精神病院。那时将要过春节了,天气很冷,飘着雪花,北风呼呼的刮着,由于我担心儿媳妇被折磨的不知什么样子,我连饭都吃不下,让老伴用三轮车拉着我和小孙女向相距我家15─16里路的党校走去。一路上顶着大风,走不动,我只好下了车子一步步的向前移动。真是饥寒交迫,好象老天也和我们过不去。小孙女哭着,我们好容易到了党校,它们又向我们要钱,到天黑了才让我们走,可是我们没法走,只好在党校冻了一夜,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家。

三、说明真象 破除邪恶干扰

虽说这样难,我们还是按师父所说的去做,我们永远做好人。为了让世人知道我们是好人,不误解我们,我们开始说明真象,告诉民众法轮功是什么,叫人们明白我们不干坏事。我们修的是真、善、忍。

在7月19日下午7点多钟,叫老伴骑自行车带着我走在西去的一条马路上,紧靠路边走着,在不知不觉中瞬间被撞,我们两人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伴睁开眼,看到了天上的星星,猛然醒来了,我怎么在马路中躺着?我老伴呢?一下爬起来四处寻找,一眼看到离他7、8米处有一辆农用三轮车,车上坐着五六个人,老伴忙开口问“是你们从我们背后把我们撞了?”话还没讲完,司机加大马力开车就跑了。这时路上来一个开摩托车的青年看到,对我老伴说:“快上我的车,我带你追他去。”可老伴说算了,他有这样的心不去追了,发现我在路边小沟里躺着鼻口流血,动也动不了,老伴急促的叫了我几声,就去拦路上的车帮忙,开车人不停,怕被赖着,吓的都开车快跑。开摩托车的也不敢停下。老伴急的团团转,怎么办呢?突然想起了师父,马上两手和十,“师父,弟子遇难,请师父帮助。”

五分钟后,来了一个50多岁的男人跳下了自行车问:“是不是被车撞了?”老伴说是,请帮帮忙吧。他上前摸了摸我的手,看了看我,对我老伴说“大哥,够呛了,手凉到肩头了,快,救救试试吧,我就会这个。他叫老伴扶起我,手掐着我的人中穴,十分钟后,只听到我肚子里咕的一声,上来了一口气,他高兴的说,“好了,上来气了,天也不早了,我走吧,家里人挂着我呢。”说完就走了,这时来了骑摩托车的好心人拿出手机帮我们打电话给110,这到处写的有求必应的110讲:“不是我们辖区,我们不管。”又打了另一处的110,人家讲没有人去。没办法,又打了120,不多时来了一辆救护车,我们只好去了医院。

当我昏迷六七天醒过来时,看到医生,看到了床位,问老伴“我怎么来这里了”老伴告诉我是被心不好的人撞了。我说我要回家不在这里。又住了几天,我儿子送了红包才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了离开12天的家。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我是常人,我早就没命了。

我回家躺在床上,老伴和我讲了1999年7月19日下午被车撞了去医院的一些过程,我明白了。老伴读了“正念的作用”,听到师父讲的“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通过听到师父所讲的,我知道是邪恶指使低灵利用了心不好的人伤害我们。

我们更坚定。虽说不能出去讲真象,我躺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不会炼功的动作了,就让老伴教我,重学。几天后,我能坐起依著墙炼功了。几天后,我又能下地了,眼睛也看见了,我又能写铲除邪恶的纸条了。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揭露邪恶的一切罪证,让它完全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我提醒同修各自查找一下自己,清除受邪党的毒害,归正自己,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帮助更多的人抹去兽的印记,挽救众生,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来源于大法。

个人修炼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