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
  • 海外法轮功学员致长江商学院院长的劝善信

  • 徐良英被非法判七年,姐姐致信各级官员呼吁释放

  • 致双城市乐群满族乡光华村村干部赵春喜的公开信

  • 海外法轮功学员致长江商学院院长的劝善信

    长江商学院项兵院长及有关负责人:你们好!

    最近我们从海外媒体上得知贵院负责人违反中国《宪法》和《劳动合同法》,非法解雇了贵院的一名员工——法轮大法修炼者孟洁女士。我们作为她的同修——海外大法弟子,出于对各位负责人的善心,有责任写信提醒您,不要对这件表面上看似平常的合同纠纷不以为然,因为这实际上是关系到诸位的切身利益乃至你们对未来生命的选择的大事。也许你们还不能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是我们不能眼看着由于你们的错误抉择将会给自己造成的严重后果而袖手旁观。

    很可能你们做出的这个决定是因为你们对法轮功并不真正了解,而所谓对法轮功的不好印象大都来自中国官方垄断的媒体的造谣宣传,从而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不仅你们几位如此,而是在中国大陆很多人都被这种谎言欺骗和蒙蔽,从而在无知中做出了许多错事,甚至助纣为虐,致使数以千万计的大法修炼者遭到迫害,酿成的人间惨剧数不胜数。还有更令人发指的就不在此赘述。我们深为这些不明真象的人感到悲哀和担忧,其中当然包括你们。

    悲哀的是:法轮功实际上是佛家修炼大法,其宗旨是要求修炼者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与人为善,遇事忍让,首先为别人着想,提高道德水准,身心得到净化,境界得到升华,最后达到返本归真。现在全世界已有78个国家几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其中不乏象你们这样的高阶层的学者、博士、科学家等有识之士。如果法轮功真的象中国政府宣传的那样,怎么会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广泛传播呢?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在中国被残酷迫害,也只有中国大陆的专制政权才会迫害那么好的一群人。你们在没有真正了解法轮大法的情况下,也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法剥夺了孟洁女士的工作权利,岂不悲哀?我们不认识孟女士,但是我们深知只要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一定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放在哪里都是优秀的,我们相信孟女士在长江商学院也一定是位出类拔萃的好人,你们把这样的人才一脚踢出门外,良心何在?人间正义何在?

    担忧的是:凡是法轮大法修炼者都懂得一个法理,即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也是被很多人认知的真理。也就是说,人做善事会得到福报,做坏事会得到恶报。这种例子在古今中外太多了。古今预言中也都准确的预见到历史的今天将会有法轮圣王下世传法救度世人,给人类最后一次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标准就是对待法轮大法的态度。中共政府中那几个策划镇压法轮功的当权者,从他们开始镇压的那天起,宇宙中的众神就已经判了他们的死罪。人不治天治,天意不可违,其实天意即宇宙规律、天象变化,并非迷信。同时,我们也要告诉你们,中国有句名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耶稣当年被罗马统治者煽动起来的无知的人们钉在十字架上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是上帝的儿子,可是当看到他真的复活后,很多人后悔莫及,但已经铸成大罪,不久罗马就爆发了空前大瘟疫。直到现在中东地区仍灾难不断,耶路撒冷的后裔们还在无休止的偿还着先辈们造下的罪业。现今中国又面临着新一轮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参与的都将根据作恶多少遭到恶报,无一例外。如果你们能用我们给您的软件,突破网络封锁看看外面的世界,就会惊奇地看到世界各地修炼大法之洪势,及很多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实例。

    如果你们仍不相信我们以上所说,那么一个眼见为实的实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正在对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及所有帮凶的起诉和追查总该相信吧?我们把有国际追查组织的追查材料附在信上,请仔细阅读。这个组织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对清华大学张再兴等人的追查通告”就是其中一例(详见附件3)。一旦国际追查组织介入贵学院对孟洁一案进行追查,他们就会一直关注此事,并一直关注到你们的最后抉择结果。如果贵院真的因为对孟女士的迫害而列入被追查的名单,那么无论你们走到哪里,都会因此而被国际法庭起诉。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更不希望您因一时的错念而毁了自己的未来,希望贵院尽快纠正错误,给自己留个后路。这也是我们写此信的目地——劝善。

    海外部份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5-5-16

    长江商学院通讯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方广场东3座3层 邮编:100738
    长江商学院总机:+86-10-85188858(转)
    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手机:13501175777 Email: bxiang@ckgsb.edu.cn
    长江商学院行政副院长刘劲电话:+86-10-85188858转3655 Email: jliu@ckgsb.edu.cn 手机:13522831008
    长江商学院人力资源部冯钥珠电话:+86-10-85188858转3276 Email: yzfeng@ckgsb.edu.cn 手机:13810631478

    长江商学院法律顾问——陆通联合律师事务所郝建平律师的有关信息:
    通信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D座二层 邮编:100027
    电话:+86-10-65544518 65547288 65547388 65547488
    传真:+86-10-65547088
    手机:+86-13801363925
    Email: haojping@public3.bta.net.cn

    李嘉诚基金会(香港)的有关信息:
    总机:+852-21288888
    通信地址:香港中华皇后大道中2号长江(集团)中心
    主要负责人:除李嘉诚先生之外,就是周凯旋小姐、罗惠芳小姐


    徐良英被非法判七年,姐姐致信各级官员呼吁释放

    各级领导:

    我妹妹徐良英是监利县容城镇人,出生于1962年冬月初六。从小体弱多病,严重的肾病残酷的折磨着她,加之父母过早去世,在幼小的心灵中蒙上了一层阴影。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苦水中泡大的妹妹,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到处求医问药,求神拜佛,访了不少寺庙,但不见病情好转,后经人指点迷津,心中萌发了修炼之心。

    在国家体委提倡、政府的支持下,我妹妹于1997年接触了法轮功。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还真好,按“真善忍”要求,炼功人性命双修,被称为高德大法。妹妹修大法之后,我目睹了她身体变得越来越健康,而且处处与人为善,不计名、不计利。在生意中,好几次,顾客多给了钱,妹妹追出去好远,如数退还给顾客。

    在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1998年监利遭受百年罕见的大洪水,全国瞩目,士兵们日夜奋战在荆江大堤上,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我妹妹在生活较困难的情况下,拿出5000元钱,挑着家常便饭,蒸排骨等去慰问抗洪第一线的士兵。她不计个人得失,怀着对人民的赤诚之心,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有的人还感动得流了泪,给在场的官兵和乡亲们留下了极其美好而深刻的回忆,展现了大法弟子品德高尚、乐于助人的风范。

    自从1999年7.20以来,乌云笼罩了中华大地,江××政治流氓集团出尔反尔,滥用国家资源镇压迫害法轮功,随之而来的灾难也降临到我妹妹身上。1999年7月的一天,我妹妹被监利城南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拘留3个多月(注:按照法律,拘留最长不得超过15天)。后来,我四处托人讲情、出钱,好不容易她才被放回家。2001年5月26日,监利国安大队伙同城南派出所,用欺骗手段说要找我妹妹了解情况,从生意门市部强行带走。这一去就是判刑7年。

    妹妹被抓走后连续遭受审问了两天两夜,在没有任何供词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一年。2002年5月法院开庭,亲属在场旁听。此时身患重病的妹妹提出要上卫生间,被法院无理拒绝。对这种极不人道的做法,亲属们提出抗议。马上就有四个彪形大汉将我狠狠推倒在地,脑后被撞出鸡蛋大的血包,当场昏死过去。起诉科书记许国忠反而说亲属态度不好,叫嚣着要判我妹妹7年,并宣布休庭。结果,未经重新开庭,便秘密非法判我妹妹7年徒刑。这看似神圣的法庭,国徽高悬,本应代表着法律的尊严,本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本应惩治邪恶,弘扬正气,却不幸被这些司法界败类所抹杀,被这些恶警所玷污。

    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执法犯法,视国家法律为儿戏,虐待行善积德的修炼者,殴打旁听人证,在我妹妹没有任何供词,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非法判我妹妹7年徒刑,这正常吗?这不是对宪法和法律的糟蹋吗?一个法律健全的国度,能容忍这样的法庭吗?能容忍这样的知法犯法的无耻之徒吗?恳请领导们调查。

    我妹妹关在武汉女子监狱所头几天,炼功盘坐,被狱警反铐在铁门上几天几夜,至今全身浮肿。下中队后,妹妹更是受尽了各种非人道的酷刑:日夜连续罚站,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24小时超体力劳动,那里的干警昧着良心逼迫我妹妹放弃信仰,逼迫写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不写就加刑。我们去看望,干警就装着一副伪善的面孔,端茶倒水,送食品,骗取我们的信任。我们走后,他们又一如既往的迫害。

    监利县“610”曾经许诺,刑期过半就放我妹妹回家。谁知他们不但不兑现诺言,连狱中干警也一反常态,对家属探望不闻不问,更不许见面,我的女儿被这没有人性的干警吼了出来。可怜我妹妹现在已40多岁,至今还未成家,只有我们这些亲人。

    妹妹为了祛病,做好人,遭受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我们姐妹要为她伸张正义,为她鸣冤叫屈,上访各级政府,直到问题得到公正的解决,我妹妹无条件释放。宪法第35条、36条、36条、38条、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享有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最基本的人权。我妹妹没有犯任何法律,然而她却遭受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天理何在?国法何在?

    在此,我请求各级领导为了法律的公正,国家的富强,民族的复兴,淡泊名利,化解心结,本着良知,伸张正义,惩治邪恶,善待天下好人,这样才能善有善报!

    我因妹妹被非法判刑,忧虑成疾,现被医院诊断为喉癌,在医生反复要求动手术的情况下,在生死攸关的烦乱心态下,求各级领导善待好人,放我妹妹早日回家,姐妹团聚为谢。

    恳求人:徐建华(常人) 呈


    致双城市乐群满族乡光华村村干部赵春喜的公开信

    惊悉5月13日乐群满族乡光华村有6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抢走,7名大法弟子遭绑架。他们是:刘全福 (男,72岁,现已放回)、张乃秋(女,69岁)、张丹(女,32岁)、刘守华(女,45岁)、苏宏伟(女,35岁)、刘淑芳(女,69岁)、张振清(男,49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家属去看望,还得交20元探视费(交给二楼所长)。他们中有年逾古稀的老人、有执掌门户的家庭主妇、也有残疾人。由于他们无辜的被非法抓捕、关押,给他们本人及亲人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给他们亲朋好友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原本宁静、和谐的正常生产、生活环境被破坏,这是江氏集团及其追随者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又一例罪证。而这一切恶果的造成,赵春喜,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常言道:“没有家祟,引不来外鬼。”如果不是你领着警察,拿着名单挨家抓人,他们怎么会知道谁是谁呢?就是面对面也不会认识呀!更不可能知道谁家住哪呀?!正因为你的错,使他们陷入水火,遭受痛苦的熬煎。此时此刻,你又作何感想呢?

    人心都是肉长的,当你和家人同寝同餐时,你可曾想过张振清那幼小的女儿,因母亲的抛弃,心灵上的创伤还未平复,与其相依为命的身有残疾的父亲,又被无辜的绑架,这无疑的是在她已经滴血的心上又撒了一把盐。孤苦伶仃的孩子,她怎么承受得起!可怜的孩子……。还有那些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他们时刻都有生命危险,一旦他们有个一差二错的,你怎么去向乡亲们交待?!怎么去面对他们的亲人?!是你使他们无辜的被迫害,同时也给他们的亲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们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多少颗心都在痛苦中煎熬,孩子、大人都翘首盼望亲人早日的平安归来。这一切的一切,你就那么心安吗?

    如果是你的亲人,你又如何呢?过去老人常讲:“好人护三屯,好狗护三邻”、“兔子不吃窝边草”。当你睡不着觉的时候,拍拍良心想一想吧!乡亲们推选你当村干部,全村人把自己的温饱、冷暖、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你们这些村干部,这是父老乡亲们对你们多大的信任呀!你理应恪尽职守,造福于乡里,回报乡亲们对你的厚爱。可你却正邪不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竟然领着警察挨家挨户抓捕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信“真、善、忍”的真正好人。知道吗?你这是在犯罪呀!正是那些打着法律的幌子,嘴上喊着“稳定”、“和谐”,实则干着破坏稳定、和谐的事,他们的行为直接触犯了《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警察法》等法律。乡里乡亲的,我想你最明白不过了,大法弟子哪个是坏人?他们犯了什么法?!不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吗?!信仰“真、善、忍”都犯法,就抓。那提倡的一定是“假、恶、斗”了。谁正谁邪、谁好谁坏,这不一目了然吗?!

    想想吧!到什么时候都是邪不胜正。江氏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当时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然而将近6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铲除,反而更加发扬光大了。现已洪传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至政府要员,下至平民百姓,既有专家、学者、教授、博士、硕士;又有目不识丁的乡村老太,上亿的人在修炼法轮功,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法轮功深受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现已获褒奖1千多项。而江氏流氓集团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全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起诉。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团体和个人成立了“全球审江的大联盟”,有20多名世界著名的人权律师共同起诉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已有多名江氏集团成员被判有罪,江泽民被国际特赦组织列为2000年度五个“人权恶棍”之一。国际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穷追未受惩罚者”正在追查江氏集团及其追随者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无论天涯海角、时日长短一定追查到底,直至将其绳之以法。

    江氏集团已惶惶不可终日,明智的人都在给自己找后路,许多人都是明管暗保,遇到处理法轮功的事都借故推脱,或给法轮功通风报信,赎回自己的罪错。曾有一人去派出所举报法轮功,被该所长斥责回去了,说:“他炼法轮功与你有什么关系。”;还有一个村干部,市610和警察去该村叫他领着去抓人,遭到该村干部的痛斥:“你们又来骗我,我才不干那缺德事呢,要去你们自己去!”来的人只好灰溜溜的走了;还有一乡村干部被骗领人去抓大法弟子,结果没几天该大法弟子就被迫害致死。这位乡村干部的良心受到了谴责,自悔不已,每当人们提起这事时,他都痛心疾首的说:“唉!谁知道能那样,要知道,说啥我也不能领他们去呀!”

    历来是谁买东西谁付钱,卖主可不管是谁叫你买的、你给谁买的。历次的运动也是如此,那些紧跟、坚定的执行者不都成了替罪羊了吗?!远的不说,就“文革”期间,那些文攻武卫的小丑们,不都是运动一结束,就锒铛入狱了吗?那些参与迫害老干部的军警不都被送到云南秘密处决了吗?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不也落个自杀的下场吗?这些人当时不是都听“组织”的话,坚决执行“上头”命令的吗?可到头来谁又为他们负责了呢?

    善恶到头终有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啊!就拿我们双城来说例子还少吗?仅举几例,引以为戒。城镇干部冉令才、陈永占2001年春节期间在秋林公司洗脑班,不择手段的残害大法弟子,毒打、开飞机(双手向后高举,双腿直立成90度撅着)、冷冻、不许睡觉、上大挂,并将一李姓男学员与一女学员捆在一起,强迫她(他)们站在走廊里,对他们进行性虐待和人身侮辱。陈永占还无耻的将所有女学员裤腰带强行抽掉。冉令才给大法弟子灌屎、用绳子勒大法弟子的脖子,将大法弟子的舌头都勒出来了。结果不久陈永占就死在大庆小姘的床上;冉令才得了喉癌不能吃、不能喝,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好多人都说:谁让他祸害人家法轮功了呢,给人家灌屎,勒脖子把舌头都给勒出来了。这回好,他不也勒脖子了吗,不能吃、不能喝,他是遭报了。原东风派出所副所长吴建华迫害大法弟子,用烟头烫大法弟子的脚,勒索大法弟子上万元钱,带人私闯民宅,将一户女主人吓得心脏病突发,瘫在地上,他却扬长而去。他曾用手枪顶着一平民脑门逼问大法弟子的下落,逞凶一时。结果没几个月得病6、7天就暴死,并殃及家人,其爱人得糖尿病透析遭罪、遭财……。他们的死不都是在江氏集团谎言的欺骗下,正邪不分,害人害己当了殉葬品,多可悲呀!

    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度发生。你也不要误认为我们这是在恐吓谁,善恶必报,这是天理!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为今之计,只有配合大法弟子家属,做好营救工作,出面要回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赎回自己的罪错,也赎回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望三思。
    在此我们也正告那些执迷不悟的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如不悬崖勒马,等待你们将是历史的审判。

    双城大法弟子
    2005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