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早期学员得法的故事(一)(图)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法轮大法(法轮功)自1992年5月公开向社会传出以来,迄今已有13年。台湾是全球除了中国大陆以外法轮功学员最多的地区,目前至少有30万人学炼,不仅在清晨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身影,许多政府机关、大学校园也常见学员忙里偷闲的炼功画面。近1000个炼功点几乎遍及全台湾三百多个乡镇,连外岛的澎湖、金门、马祖都有十几个炼功点,法轮大法已传遍台湾每个角落。


万名台湾学员 总统府前炼功

台湾学员中正纪念堂集体炼功

笔者借地利之便,走访了十年前较早在台湾义务教法轮功、目前住在宜兰县的郑文煌与何来琴夫妇,听其娓娓道来他们接触法轮大法的奥妙机缘与修炼故事。

* 重病促成修炼机缘 赴济南首次听法

时光回到1994年,当时已罹患偏头痛将近30年的郑太太每天彻夜难眠,寻遍各地名医却未见任何改善,中、西医不但束手无策,而且检查不出病因。每次病发时都是打针吃药了事,到后来不得不使用止痛药,药量也就越来越重,当时真是度日如年,但为了三个孩子硬撑下去,不知如何是好,今年已八十四岁的郑先生形容他太太当时是五脏六腑都坏了!

在他们彷徨无助之际,住大陆的亲友在6月来信说:“我们这里有位从长白山来的李洪志大师对疑难杂症的处理非常神奇,将于6月21日在山东济南开课,你们赶紧办手续过来!”

夫妻俩抱着过去试一试的心,在开课前两天就抵达济南。郑太太刚到济南就感觉身体奇妙的变化,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而原本长期受病魔折腾无法入眠。她回忆时笑着说:“我当时才真正体验到睡觉的感觉,原来睡觉的滋味是这么美妙!”。

他们参加“中国法轮功济南第二期学习班”,现场挤满了大约4000人。听到李老师说:“今天有两位学员是从台湾来的”,还要工作人员拿书给他们。夫妻俩非常震惊:“老师怎么知道呢?”李老师接着介绍说:“气功就是修炼…,这是佛家修炼大法”郑太太内心深受触动:“这就是我要的!”

* 明白了人为何生病 九天班净化身体

李老师讲到了:“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有的人以为给人治病,祛病健身是做好事。依我看,都没有真正的把病治好,都是把病推移了,或者转化了,并没有给他拿下去。真正除去这一难,就得消除业力。”(《转法轮》)

李老师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我告诉大家,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分没问题,他睡得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转法轮》)

郑太太听到李老师上述讲法时就感觉非常的舒服,一上课就开始睡觉。郑先生指责她说:“你是来上课的?还是来睡觉的?”她无奈的回答:“虽然我连眼睛都张不开,但老师讲课的内容我听得清清楚楚!”这种种现象完全和《转法轮》书中所写一模一样。

第二天上课前,夫妻俩突然发现李老师出现在座位前,赶紧问声:“老师好!”老师亲切的问:“我所讲的话听懂吗?”“如果不懂,请工作人员协助。”他俩连忙答复:“懂!懂!懂!”李老师说:“不管你有什么毛病,只要能来上这个班就是缘份,我就在另外空间把病根拿掉,二、三天就有反应,不是拉就是吐。”

到了第四天,郑先生说:“我大概没病,自己没什么反应!”当天晚上进了旅馆,他就连拉带吐,吐出来许多东西,还带点血丝,连吞口水喉咙都会痛。隔天清晨,郑太太看他需要休息,没叫他吃早餐,哪知道他居然吵着要吃早点,吃完烧饼油条,好像没事儿一样。


在济南讲法李老师与学员合影

李老师与郑先生(左一)、郑太太(右一)合影

结束九天课程回到台北,放下行李箱后,郑太太就开始拉肚子、发高烧,她心里清楚这是净化身体,八、九天后就没事了。她每天从天母到石牌买菜,拖菜篮车不象过去那么沉重,好像有人推她一样,感觉身体非常轻快。修炼大法后,郑太太长达27年的多种疾病神奇般的不药而愈,有如脱胎换骨、喜获重生,她由衷的感激李老师。

一年后的某一天,郑太太突然全身绞痛,坐立不安,她清楚就像李老师在《精进要旨》书中《病业》一文所讲的,每隔一段时间要推出一个、二个,这正是身体要进一步净化的现象。之后,她发现身上肝位置附近长出三颗“青春痘”,非常痒,她抠掉后流出血水,不久就干了,从此后,她内脏就非常舒服,以前不能吃的东西全都可以吃了。

* 再赴广州听法 生死关头坚定正念

1994年12月大陆亲友又来电说:“李大师将于12月21日在广州讲法,开最后一期学习班,这次离你们台湾很近,一定要把握机会!”

当他们订好机票,郑先生却因为肚子痛被送进台北荣民总医院。检查结果是胆结石,胆汁都流光了,医生宣布要立即开刀,日期正巧安排在21日。夫妻俩商量结果还是想去广州听法,郑太太就去跟医生商量,医生坚持的说:“这是非常严重的病例,荣总就有两万个病例,但没有人可以逃过开刀的。”医生要求若不接受手术,必须两人签“切结书”保证事后责任与医院毫无关系,夫妻俩签好同意书后即离开医院返家。

隔天,夫妇俩就搭机飞往广州,他们一心只想去听李老师讲法,没有其它念头。上了飞机,郑先生脸色渐渐好转、看着空姐送来的点心,他说:“我很想吃!”(先前他住院一星期从未进食)。他很快的吃完了,又盯着另一份点心问郑太太说:“你怎么不吃啊!”,她笑着说:“你要吃就拿去吧!”,很快的他又吃完那份点心,下飞机时他已经完全不像病人了,体力全恢复了,可以自己走路了。


1994年12月李老师在广州讲法

1994年12月李老师在广州讲法

教功

到了广州体育馆,北京同修鼓励他们,回台湾后要出去教功,希望能够广传大法,让更多人受益。那时候夫妇俩还担心的说:“我们炼功动作还不熟,怎么去教功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