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桦川县高继业被恶警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我叫高继业,家住黑龙江桦川县宝山农场二队,1998年喜得大法。我曾患有四种在医学上难以治愈的病,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风湿性牛皮癣,学法炼功3个月不治自愈,我深感大法神奇。通过学法,我的道德不断升华,我庆幸自己能遇到这样的高德大法。

然而,自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我就没过消停日子。2001年,因我坚修大法,宝山农场派出所警察赵進忠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强行抄家,将我的大法书和资料全部搜走,把我绑架到宝山农场派出所。所长赵剑秋逼迫我放弃修炼并逼问我资料来源,我不告诉它,它就打我耳光子,打得我鼻子淌血。

2001年腊月17日,赵剑秋又领着三个警察闯入我家,当时我正在写大法标语。它们翻箱倒柜,再次将我的大法书、大法资料和我写的标语全部抢走。它们把我带到二队办公室,警察王三还打了我一耳光。当时宝山农场书记也在场,它立即签字非法拘留我15天。第二天,我被关進红兴隆营局看守所。在那里我受到牢头和犯人的侮辱和谩骂,真是度日如年。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迫害,后来被折磨得犯病,身体极度虚弱。在家人的抗争下,10天后我被接回家。可回家后二队书记贾纯富、场部政法委书记仍然来骚扰我。

2002年,二队书记贾纯富、队长张毅因我炼法轮功非法没收了我承包多年的土地。就因为我要炼功做一个好人,它们就没收了我们全家赖以生存的土地,天理何在?

2002年四月,宝山农场派出所警察刘贵民、王三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当天晚上,我被迫害犯病,四个警察强行把我抬到医院打针。第二天,场部政法委书记李呈根命令刘贵民、王三将我绑架外送汤原县香兰镇,不准我回家,迫使我流离失所。没有人敢收留我,我在艰难困苦中挣扎着。

2002年9月28日,在亲朋的帮助下我来到北京上访。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我到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武警非法抓捕我,把我送進前门派出所,后来将我送進佳木斯驻京办事处,有警察看守非法拘禁我32天。

2002年11月1号,我被汤原县香兰镇派出所警察关進汤原县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因我被迫害患上多种疾病,身体虚弱,劳教所拒收,又关押了我38天,2002年12月10号,汤原县610把我送回家。但是第二天,宝山农场派出所李建民、王三不顾我体弱多病,将我送到汤原县香兰镇流浪在外,不准我回家。

2003年2月,经朋友介绍我给江川农场徐三放羊。不久因恶人举报,江川农场指导员哈梅带两个警察非法抓捕我,送到宝山农场,它们又差人把我外送到汤原县香兰镇流离失所,2003年12月我才回到家里。

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受尽了折磨,亲戚怕受牵连不敢收留我,经常忍饥挨饿,精神上、身体上的承受让我经常觉得生不如死,是因为对大法的坚信才使我走到今天。

这都是共产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希望正义人士能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尊严,惩恶扬善,让浩然正气永存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