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迫害案例电话的心得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今天我想就打迫害案例电话方面的心得跟大家交流,我个人一直觉得打这类案例,是讲清真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大法弟子应该重视。因为这些迫害,从学员个人来说,他们被抓進去后,身心受到残酷的折磨,有的被打成伤残,有的家庭破裂,有的甚至会失去生命,可以说是惨绝人寰,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转法轮》),更何况,他们是我们的同修呢?

从整体来讲,这些被抓的弟子,都是走出来讲真象的,他们的被抓,将相对的使很多人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所以不管是急迫性以及重要性都是不容忽视的。另外,案例中公布的公安、警察、610办公室、劳教所人员都是受到邪恶操控,直接执行迫害的人,是最需要我们发挥整体力量,去跟他们讲清真象,制止他们行恶,以减少大陆同修的强大压力与危险。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的经文中说:“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

最近,我们看到高蓉蓉再度被非法逮捕,其他迫害案例也不断增加,《明慧网》的报导,每天均有十几、二十几个迫害案例,让人触目惊心,究其原因,个人体会,除了《九评》推出,引起邪恶恐慌,做垂死挣扎外,我觉得跟我们整体有漏有关系。大陆弟子这一、二年来,费尽心力,冒生命危险,将一桩桩血泪斑斑的迫害案例收集并传送到海外来,使邪恶得以大面积的曝光,目前我们整理的迫害案例已经快累积到三万个,记得前年七月,我加入打电话小组时,不到五千个,现在案例增加好几倍,打的人却反而减少,力度当然不够。另外,我感觉大家看多了迫害,好象也陷入有点麻痹的状态,不像以前那样反应快速而积极。还有,最主要的是,很多学员还是未能冲破心理障碍,一直把这块区域视为禁区,不想去碰触或不敢去碰触,因此,在台湾真正持续打迫害案例电话的,还是很有限,与这数万个案例比起来比例悬殊,一直无法形成整体力量。大家想一想,如果香港23条,只有几百人站出来,如果台湾总统府广场前的诉江案或声援退党活动,也只有几十个同修愿意站出来,那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那么面对这些这么邪恶害人的魔窟、妖穴,不是更需要大家一起站出来去面对吗?

我们刚刚讲的那个心理障碍,最主要的还是怕心。由于怕心不去,一直无法拿起对付公安最佳的武器,也就是伸手可及的电话,利用它来加入围剿的任务,那么,战力当然很难提升。现在,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二○○三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别看邪恶们在猖狂,都在胆颤心惊,都在害怕。当然邪恶的生命在没有被清除完之前还要指使恶人干坏事,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得睡不着觉──怕。”对照师父的经文,我们一通电话就能起到这么好的震慑邪恶的作用,我们却又“何故步姗姗”呢?一个人怕,两个人怕,还算事小,如果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怕,那不是整体有漏吗?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去面对。

我觉得打电话给公安、劳教所,整体效果的好与不好,不是哪些人讲的多好,而是能不能有更多弟子愿意拿起电话,持续的用正念去打。如果海外大多数的大法弟子,都能分出一点时间,直接跟这些人讲真象,就算是每天一通,30秒也行,实在没时间2天或3天一通,甚至一星期打一次也是可以,我们需要的是大家能够站出来参与,那样才能形成师父在《围剿》中所说的“大法众徒讲真象 正念法力捣妖穴”的整体力量,让“烂鬼心胆寒”(《网在收》)。我想只要我们多放下一点人心,轻轻拿起电话,不用翻山越岭,也不用风吹雨打日晒,就在自己的家中,就可以将“口中利剑”直接对准这些黑手、烂鬼发射。我们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有些同修觉得被挂电话,就以为效果不好,产生挫折感,而不愿意持续去打,其实只要去打,讲上一句话,或叫出对方的名字,就有一份力量,就算是被挂断,打的人多了,就能起到作用,有时甚至对方一听是海外,马上挂断,或知道海外打去的,故意不接,这样还是有作用,因为这其实也是对方怕的表现。大家千万不要有任何挫折感,更不要小看自己的一份力量,大家不妨想一想,五十、一百个人,每天打十通,跟上万人每天打一通,这力量怎么能相比呢?如果一个派出所非法抓人后,每天电话接了几十通,那还需讲太多话吗?一个劳教所只要打人、杀人,一下子很多的电话就涌進去,他们就会觉得他们干的坏事,随时受到监视,无所遁形,当然会怕。我们希望同修们能够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前一段时间看一个座谈会的电视节目,有位政治评论家,说他常常严厉批评中共,可是却经常被邀请去访问,在场有人问他,那你被抓走怎么办?他回答说,那就请你们天天打电话要人,然后把事情闹大,这样就算不放人,在里面也会好过一点,否则弄不好就会死在黑暗里。这段对话,也提供同修参考。

我想举一些对方怕的例子供参考。有一次打给一个抓大法弟子的公安,他听到一半,紧张的手机掉下去,我再打过去,他还跟我说对不起。也曾经有个所长听完真象,表示他不会再参与迫害的行动。有一次有名姓李的所长,听到一半,连忙否认说,你打错了,我不姓李我姓张,不到一分钟他就改姓了。有些人挂断后我再打,他们把电话转换成传真,有时候变成电路故障,甚至电话线都拔掉了。又有一次,对方说我打错,我跟他核对电话,他说电话号码对,但已改为饭店,我问他多久了,他说半年,我知道他是公安,就问他那饭店叫什么名,他突然回答不出来,竟然说还没取名,我也没戳破他,最后他听完真象。

前几天,我打给一名610办公室的人,没人名,只有手机号,他谎称是殡仪馆的,他听我讲迫害法轮功是犯了群体灭绝罪,就问我说,到时候(迫害者)会不会判死刑?这样他的殡仪馆不就生意兴隆了。我说,你想想文化大革命那些人的下场,自杀的自杀,枪毙的枪毙,不就知道了,反正是善恶有报,总有一天等到你,一语双关。其实包括那些不停叫骂的,不让你讲话的,也往往是心虚的表现,在我打电话的经验中,感觉真的是这样,所以我们真的不要自己吓自己,也不要被挂断电话就因此而产生挫折感,只要我们用心打,持续去打,就能起作用。因为迫害案例中的救度对象,有很多是非法抓人,或是打人、杀人者,如果不能救度,也要震慑他们,因此,碰到挂电话的,我就用不同话题切入再打,比方一听法轮功就挂,我再拨过去就说,自焚是假的,这场打压是伤天害理的非法行动,或是说我是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网路看到你的大名与电话……,或是说参与打压法轮功就是犯了群体灭绝罪,也可提醒他们,今日打压的“功劳”,就是明日的罪证,法轮功一定会平反等等。如此,有时也可吸引他们继续听,就算对方不好好听,挂了三次也听了三句真象了,所以如果用长剑不行,那就用短刀。

《九评》推出后,讲真象又多了一件利器,为了视情况切入《九评》,我常以第三者的身份去讲,我一般是这样开始的,国内不是在取缔法轮功吗?(用取缔比较中性)已经快6年了,我们现在在海外常常看到媒体报导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的消息,有被打成伤残的,有被毁容的,而且还有照片,已经引起国际关注与谴责,这场迫害对我们中国的名誉损失很大……然后,穿插一些维权事件,比如四川汉源公安枪杀农民,赵紫阳死前被软禁等等,就是把法轮功当成中共迫害人权事件之一,然后绕回大法真象,比方问对方有没有看过《伪火》,知不知道江泽民被告…等等,用聊新闻的方式,再切入《九评》。总体来讲,效果还不错。有时他们听完大纪元郑重声明、九评标题及退党浪潮后,还记下希望之声频道及自动回覆信箱。

另外,有时讲大法真象也可促成他们去看《九评》。例如有一政保科的公安,跟我说法轮功围攻中南海,能不抓吗?问我海外媒体有无报导,经过我讲真象,感觉清理了对方一些毒素,后来他表示他有《九评》但没去看,我又继续讲了一些《九评》情况,我想他应该会去看。另有位女警,说听过《九评》但没看,通过讲真象后明白了,表示会去看。我的体会是,推《九评》也不要忽略讲大法真象,可以相辅相成。当然,有时分开去讲较合适。

我想,我们被骂,被挂电话可以金刚不动,但对于同修被非法逮捕及迫害,千万不可以不动,尤其现在大陆正在進行7.20以来规模最大的非法抓捕行动,我们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应该更加努力共同去清除邪恶。有同修提供30秒的电话稿,供大家参考运用。我们可以从30秒打起,提醒大家,只要你拿起电话,每一通都有每一通的力量。

最后,以师父《忍无可忍》的经文与大家共勉:“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