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同修的突然死亡谈修炼的严肃性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4月18日,一位60多岁的方姓同修突然表现为脑动脉大出血而去世,使周围家人和同修极为震惊。该同修是1997年初学法炼功,学法炼功后其表现好象也一直是很精進很坚信,平常也没有明显的病的感觉,去世前一星期在老家收拾旧房子,回来后的第二天早晨炼完功后,突然说了一句怎么这么难受,就口吐粘沫不行了。送到医院抢救诊断为高血压、脑双动脉大出血(该同修脑畸形,是双动脉)。透过该同修的去世,通过其他同修的接触感觉,并且了解家人,我们认为还是在该同修身上应当汲取沉痛的教训,以引以为戒。

一、修炼不在于形式上的学法炼功,而在于实质上的心性提高

根据该同修妻子介绍,农历新年前后直到去世一段时间,该同修经常犯恼(即伤心、回忆痛苦历史),时常跟妻子讲自己7岁没了娘、17岁没了爹,妻子不愿意听时还讲给自己的孙子听,讲着讲着就流泪。去世前一个星期去老家收拾房子,不管邀请与否都愿意到街坊邻居家拉家常,拉的也都是爹娘早死、从小受苦受罪那一套,拉到伤心处就流泪。该同修在同其他同修在一起时,除讲炼功祛病健身真舒服外,也是在拉常人的家常,搞的其他同修很不愿意听。该同修的这些表现不像是一个真正炼功人的表现。这种常人式的诉苦和拉家常就是常人。其他同修由于一直认为他是老学员,并没怎么在意,也没有刻意帮助他。由于该同修文化低,一直处在增加炼功时间的个人祛病健身修炼状态中,其实真正的心性并不一定高,也就没有真正跟上正法進程。

可见,心性的高低也不在于修炼了多少年,因人而异。正如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指出的:“如果有的学员在心里有长期的执著不去也会被迫害干扰:我炼了功了,病好了,多舒服,生活上也方便了,认识一直停留在这里,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也容易出现问题。”

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严肃对待“三退声明”和“严正声明”

该同修一直没有认识到邪恶对自己身体的迫害,当身体出现病业时始终认为是消业,用自己的说法是现在消前一世或前几世的业,还说是师父讲的法里说的。其中有一次,该同修出现脑血栓后遗症歪嘴的症状,该同修坚信是消业,向家人保证没事。当向该同修追问为什么出现此事时,该同修讲了可能是因为一件事:之前该同修为落实政策一事去信访局找领导,领导不在,问其他工作人员局长干什么去了,回答说正在开严打会,此时同修听到“严打”当时一震吓了一跳。就是说怕心很大。正因如此,好象该同修讲真象也不多,以多炼功、多教新学员炼功代替讲真象。但这一次病业后同修忘记了第五套功法的打手印,同修教会他后,后来又忘了,又教过他。当时只是感觉奇怪,怎么正炼着就忘了呢,都没有深思。

农历新年后,当“三退”问题给该同修讲后,他本人认为自己早已实际上退了,三年多未交党费了。当告诉他可以用小名化名退党时,该同修琢磨了好几天才用的化名退的党。后来不长时间当同修问及是否给村委或公安写过保证书,如写过要用真名声明作废时,该同修似乎是非常不怎么情愿,但掩盖说自己多么多么坚信大法,公安虽找过自己,自己从来也未拿它当回事,好象是公安写的,自己以不会写字为由未签名。当问及公安写肯定有不修炼的内容是否按手印时,回答是好象不清楚了。同修让其回去想想,想好了就应当写严正声明。同修想等他自己悟上来。其后同修每见到他就直接或间接的提醒他,他也说可能是按了手印,过一天写拿过来,直到该同修去世也一直未写。当然谁也未想到他会突然去世。从中我们看到,修炼是最严肃的,千万不能把邪恶迫害当作消业,要更多的帮助老年学员跟上正法進程,及时的“三退”和“严正声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