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清梅飘香(二)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接前文)

(五)

自打李钧生病以后,原本开朗温柔的韵梅,时不时的就会发无名火。

这一天下班时分,韵梅正在菜市场买菜,挑选青菜,挑来选去的往下掰菜叶。卖菜的小贩不耐烦了“这位大姐,您能不能别掰了,我这菜够新鲜的了。”

韵梅有点急“你这外边的菜叶都老了,这还能吃吗?”

卖菜的小贩也有点急:“哪儿老了?你跟其它菜摊上的菜的比比。我这儿的菜最鲜嫩了。”

韵梅:“得了吧,看这菜帮子。”说着又要往下掰。

这一下卖菜的小贩更急了,冲着韵梅大声嚷嚷道:“您要是觉得我这菜不好,您干脆上别处买去得了!”

韵梅发火:“你是不是卖菜呀?还分人不成,我在你这儿买怎么了?你要不在这摆摊,我还不买呢。”

卖菜的小贩虎着脸:“你爱买不买,我也没求你,今天这菜我还就不卖你了。”

两人不断的争吵,惹得旁边的人都站在旁边看热闹,韵梅气恼的扔下手里的青菜,转身离去。

五月,周末,一个明媚的午后。韵梅疲惫的手提一堆食品,刚推开门,看见洁梅正与李钧坐在客厅谈论着什么。

洁梅也大学毕业有两三年了,在化工设计院工作。

看到韵梅进来,洁梅帮她把东西提过来,充满希望的说:“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韵梅看了一眼洁梅,面无表情,不关心有一搭无一搭似的问一句“啥好消息?”转身准备去放东西。

洁梅拉住她“姐,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说嘛。” 韵梅只好坐在沙发上。

洁梅“我的老同学张晓丽,你认识吧,昨天我去银行办事正好碰见她。她的婆婆去年得了肺癌,当时已经没得救了,医生对他们讲最多还能活上几个月。后来他们家亲戚向他们推荐炼法轮功,正好春节期间省城有法轮功的讲法班,晓丽的丈夫就背着他老妈坐火车去了省城。你猜怎么着,两个星期以后回来,老太太精神大好,然后每天炼功,还盘腿,象变了个人似的,对谁都笑脸相迎。以前闹过矛盾的街坊邻居,主动跟人家道歉和好,说这叫修心性。大概也就两三个月的光景吧,身体没事了,现在能吃能喝的,红光满面。”

韵梅有些个怀疑的坐直了身体问“是真的么?你说叫什么功来着?这么神奇?”

洁梅“叫法轮功。我老同学说的,还能有假?”

洁梅又对韵梅说,“对了,我把姐夫的病对她讲了,她说回去问问她婆婆,啥时还办班,让我姐夫也去听听吧。”

一九九四年六月份,省城举办第二期法轮功讲法班,李钧、韵梅还有洁梅一起坐火车去省城听课。为了照顾李钧,韵梅和洁梅一起去了。

韵梅正将整理好的行李往门口提,洁梅上来帮姐姐拿东西,李钧已穿戴好,手中提了一个小包,三个人下楼。朵朵的姥姥、姥爷带着朵朵在楼下等着,看到三人下来,与他们三人告别。

姥姥嘱咐 “韵梅、洁梅,在火车上要照顾好李钧啊。东西拿好,要防着点小偷。”

“妈,知道了,您放心吧。”

韵梅对朵朵“宝宝,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你可得听姥姥姥爷的话。妈回来给你买个漂亮的洋娃娃。”

朵朵依依不舍的勉强点点头。的士来了,三人上车,挥手告别。

(六)

两周后。

灿烂的阳光照射在居民楼旁,显得格外耀眼,树叶轻轻摇摆。一辆的士停在朵朵姥姥住的楼旁,韵梅、李钧、洁梅三个人下车,三个人显得有些兴奋,李钧的脸色明显好转。出租车离开,韵梅的长裙在微风下微微吹动,韵梅、李钧相视一笑。

三个人提着行李上楼,推开屋门。洁梅大喊了一声“妈,我们回来了。”

全家迎了出来,朵朵边跑边喊“妈妈。”扑到韵梅的怀中。韵梅从行李中取出一个大大漂亮的洋娃娃送给朵朵,这个金发娃娃立着的时候碧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而一放平时眼睛就闭上了,只看到那长长的眼睫毛,朵朵喜欢极了。

姥姥“怎么样?怎么样?”一边看着李钧一边急切的询问。

洁梅“妈,您看我姐夫这样,就知道了。”

姥姥“是呀是呀,我看是气色好多了,变化不小咧。”

韵梅有些激动“妈,这回我们终于明白了很多道理;妈,李老师讲的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这最重要的就是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咱们上楼详细说吧…”

从那以后,李钧、韵梅还有洁梅,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晨都坚持到公园炼功。李钧的各项指标很快恢复了正常,他还成了附近春兰公园炼功点的辅导员。

韵梅再也不发火了,不但温柔开朗重回到韵梅的身上,而且修炼后的韵梅宽容大度,更显年轻漂亮。

李钧在市汽修厂锻炼一年回来后不久,由于工作业绩及口碑皆好,一九九六年,成为质量管理处的处长。

九六年农历新年左右,洁梅披上洁白的婚纱,与相恋多年的男朋友刘维结婚。

朵朵的姥姥姥爷看着这美满幸福的一家子人,事事顺心,成天乐得合不拢嘴。

朵朵喜爱绘画,尤其喜爱花卉和仙女,在花卉中小姑娘又最喜爱荷花与梅花。在沂坊市有一个荷园,李钧与韵梅有时会在周末带着已上了小学的朵朵来到这里赏荷。

九六年的夏天,李钧与韵梅带着朵朵来到白云湖。湖面上清粉、淡白色的荷花与墨绿的荷叶相映湖面,映入眼中。微风吹过,花叶同时摇曳,好象欢迎着他们一家的到来。

李钧告诉朵朵,“荷花也称为莲花,它的特点是高雅脱俗,出淤泥而不染。你看,莲花从水中那污浊的淤泥中长出来,却是如此的洁净漂亮。”然后为朵朵背了一段宋代周敦颐《爱莲说》中的一段:“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韵梅也对朵朵说:“我们修炼人就好比这莲花似的,在脏苦的环境中磨炼自己,净化自己的身心。”

“嗯。”小小年纪的朵朵认真的听着。

(七)

那年初秋的一天晚上,李钧正在和朵朵一起看着《洪吟》,韵梅在忙着收拾房间,大门当当响了两声。

韵梅将门打开,一看是个身穿米色夹克,满脸堆笑的三十来岁男子,手中提着一大包东西,操着沂坊市附属县的地方口音“您好。”

韵梅问他“您找谁啊?”

“请问这是李钧,李处长的家吗?”男子笑着的嘴角往两边咧开的更大了,谨慎恭敬的询问。

“是,请进来吧。”

“李处长,您好,我是朐县刘庄家具厂的厂长,刘其富。”这名男子边说:边点头哈腰的冲着走过来的李钧递上了手中的名片。

李钧和韵梅热情的对他说:“啊,那请坐吧。”随后韵梅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李钧看了看名片“刘其富,刘厂长。”

刘其富“不敢当,不敢当,您就叫我小刘吧。”

然后将手中拎着大包中的东西一古脑的拿出来,五粮液、茅台等名酒和红塔山、万宝路名烟,还有一盒糕点。“李处长,您看这点东西实在不成敬意。”说着将东西双手递给了李钧。

李钧看了看这些东西,没接,笑了。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刘其富看他没接东西,就把这些个烟啊酒啊放在了茶几上。
“是这样,我们是一个乡办小厂,我们厂子生产的产品,由于进的材料有问题,造成有一批不合格,去年被勒令整顿。后来的产品都符合标准了,可还是没把生产许可证还回来。您看您能不能帮个忙。”

李钧“这样吧,你明天上乡镇局找我,我们办公室详谈。好不好?”

刘其富“那好,那好,太谢谢您了。”弯腰起来准备告辞。

李钧“等一下。不过,你得把这些东西提回去。”

刘其富神色大惊,着急“李处长,您先看看,这要是不行,我明天再给您多送点来。”

李钧笑“刘厂长,你误会了。你知道吗,我们一家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不抽烟不喝酒,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能收礼的。”

刘其富“噢,法轮功,知道知道,我们乡里每天早晨也有人炼。”

李钧“是啊,法轮功教人向善,实在是好啊。”

刘其富不得已接过东西“不过,这盒点心无论如何留下给孩子吃。”

李钧扭头喊“那好吧,韵梅。”

韵梅拿了十元钱塞给了刘厂长。 送走了刘其富,韵梅随手将那盒点心放在了冰箱上。

“朵朵,该收拾收拾洗脸睡觉了,明天还得早起上学呢。”

第二天上午,刘其富早早的就来到了乡镇局质管处。李钧在了解了所有的经过后,又派人与刘厂长一起去了刘庄,经验证其产品确属合格后,发还了其生产许可证。刘其富和与其一道来拿生产许可证的销售主任刘宝千恩万谢的离开,出了乡镇局的大门。

刘宝跟在刘其富的后面,“看样子这个李处长还真不错,给咱开了个绿灯,办事不拖拉。”

“嗨,这年头,干事不都得凭这个。” 刘其富说着,右手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甭管怎样,事情办妥了就行。”

(八)

这天是星期六,韵梅一家一大早起来上公园炼完功,回到家已经是上午八九点钟了,这天他们要去郊区的一个新建的炼功点教功,一看来不及做饭,韵梅随手将冰箱上刘其富送的那盒点心打开,一边拆着一边说:“你们赶紧吃点点心吧,咱们得赶时间。”

李钧正在屋里准备录音机的电池,这时忽听得韵梅一声大叫“哎呀,李钧。你快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李钧吓了一跳,赶紧快步走到客厅,朵朵也跑了过来“妈,怎么了?怎么了?”

韵梅将手中的点心盒拿给李钧,“你看看吧,这是咋回事?”

李钧和朵朵低头一瞅,一打百元的人民币钞票静静的躺在点心盒子里,拿出来一数,一共三千元。

李钧摇了摇头,“这个刘厂长。”然后又对韵梅说:“你先把钱收好,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把钱还给他。”

当刘其富接到李钧的电话后,不知何事,急急忙忙赶了来。李钧将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道理详细讲给他听,最后将钱还给了他。

刘其富自然是感慨万分,没想到在当前这样的社会中,居然还有这样不看重利益的好人。临走时,他拍着胸口对李钧说:“李处长,您今后只要有用得着咱兄弟的地方,尽管说话,咱一定尽力而为。”

那是一段温暖幸福的时光。

春花盛开的四月天,槐花香浓的八月里,飘零叶落的秋风中,冰寒霜雪的寒冬日,李钧、韵梅他们在附近春兰公园的法轮功炼功点义务教功的黄色大横幅,以及他们在那里优美的炼功打坐镜头,好似是一幅悠然灵境的画面。人们路过时,往往会被他们的那祥和的音乐声与他们的宁静所吸引。

朵朵已经九岁,每天韵梅会教朵朵盘腿打坐,朵朵的动作可标准了,有时大家一起炼功时,她还会像个小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的给别人纠正“抱轮”动作。

在学校,朵朵的功课没得说,每次考试基本上都是头几名;朵朵的画进步越来越大,他的两幅水彩画还参加了市里的少年儿童美术展;他们还给希望工程捐款,资助那些个因生活困难而失学的孩子们;内心平静而愉悦的生活着。

九八年早春的季节,韵梅一家三口,洁梅小两口还有朵朵的姥姥姥爷,一大家子七口人。来到杭州旅游,西子湖畔,满陇桂雨,一派江南自然风景。他们来到灵峰山脚下的灵峰探梅古迹,早春时分,寒风依然凛冽,然而那鹅黄的腊梅已绽放,红梅也含苞欲放,郁郁葱葱的幽静山谷,梅香四溢。

他们在绚丽多姿的梅花树下留下欢快的倩影。姥姥姥爷休息一阵,朵朵从书包里掏出纸和笔,开始速写。李钧用相机拍下各式各样的梅姿,留作给朵朵画梅用的素材。

李钧指着一棵百年老梅树,问女儿“朵朵,还记得那句‘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吗?”

“嗯,记得。不畏风雪的梅花象征着崇高和坚贞不屈的品格。”

“是呀,梅花冰清玉洁,超凡脱俗。元代的王冕有一首诗,‘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寒风雪雨中更显其清美卓姿。”接着李钧又幽默的说:“你看你妈妈和小姨都取了个带梅字的名字,一个风姿卓著,一个娇美脱俗。”

“就是啊。”朵朵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