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受益良多 读九评家人醒悟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

一、明白生命的意义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43岁,1994年下岗后开了一个小吃部。我丈夫是个残疾人,大学本科生,1996年9月下岗后又一次大腿骨折,当时儿子不满七岁。丈夫还没能康复出院,孩子的眼睛又被同龄人射伤,其家长又是一个地痞无赖。我每天奔忙于医院、饭店、法院之间,这些矛盾、烦恼整天搞得我焦头烂额。夜深人静时,我将自己反锁在店内偷偷的借酒消愁,醒来面对的还是残酷的现实。我扪心自问,谁能为我排愁解忧?人来在这世上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来还债的吗?为什么我生在穷苦的家庭没机会考大学?这些灾难为什么偏偏落在我头上?我迷惘着、困惑着……

1996年10月的一天,一位邻居过来劝我想开点,送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这可是一本宝书,看完了你就啥都明白了。我如饥似渴的读着,我被“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了!大法好似深夜里一颗璀璨的明珠,以其耀眼的光辉驱散着我内心的尘埃,照亮了我人生的路。大法使我懂得了什么叫修炼?怎么样符合宇宙特性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大法拯救了我,抚慰着我,从本质上改变着我,升华着我……我不再抱怨命运如何不公平,迷途中不再彷徨。

我患多年的胆囊炎等疾病,炼功后不治而愈。八年来,我们一家人没吃过一片药,医疗上没花过一分钱。全家安康,家庭和睦,生活幸福。我从心底里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同时也感谢大法让我明白了生命真正的意义──返本归真。

二、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那是1997年正月初,我刚刚得法不久,由于当时家境窘迫,我想把小店兑出去,可怎么也兑不出去。没有办法,我又从亲友那借点钱,准备给小店从新装修一下,想着重打鼓、另开张。可是就在装修完毕的那一天,丈夫兜里仅有的900元准备上货周转的钱,由于我的缘故使其滑落掉地,又被我稀里糊涂的扫地时当成垃圾填到炉子全烧了。我最后燃起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了。我承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打击,伤心的痛哭起来。好多亲朋都来劝我,可是我就是想不通。

夜里11点钟,我含着泪水打开了《转法轮》,无意间翻开的竟是第四讲“失与得”,我想问题也许就出在这儿,为什么我随意翻开的就是这一讲呢?我泪水涟涟的反复读着“失与得”、“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慢慢的我的心态平稳祥和了。接下来我谨遵师尊教诲:“要人心都摆得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

我以一个炼功人的心态正确面对生意中的一切,一个26平方米的小店火了起来。一年经营下来还去债务八千多元,还净剩了三万多元,年底把小店兑出去,又在附近租了一个120平方米的大店,生意一直很好。

2000年2月29日,我進京上访,3月24日从拘留所出来,被迫迁离。现在我已经买下一个130平米的店面继续经营,同时有了一个稳定的住所。修炼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说来神奇,在1997年一年店里面拣到无法找到失主的钱,几笔钱加起来恰好是九百元。当然这时再看到这些钱,我不再象从前那样患得患失,心甘情愿的都用在洪法救人上了。更神奇的是僵持近三年的赔偿官司,随着我学法的深入,当我决定放弃的时候,对方却主动找到了法院,又和和气气的同我丈夫将官司了结了。

几年来也时常碰到同行业用钱买通雇人砸店子,我守住心性,不和常人争斗,并且慢慢让他们也得了法。好多次地痞无赖捣乱,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奇迹般的化险为夷,我经常问身边的人及有缘人,你生活得真的幸福吗?大多数都说:“谈不上幸福或者说就是不幸福”。这时我可以毫不夸张的从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修法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三、丈夫如梦初醒

1999年7月20日以前,丈夫在众功友的劝说下终于拄着拐杖到炼功点炼功了,可是我也一直期待着能有个知已伴我在修炼的路上共同精進。可是好景不长,他只炼了三天就被那铺天盖地的镇压吓得再也不敢炼了。而且极尽所能的阻止我進京上访,为此他也造了大业。在去省府、去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和师父讨个清白的时候,几乎把丈夫气疯了!这源于我的老公公是文革期间邪党排除异己时将其从北京驱除,从中央警卫部队逐级发配到地方,直至最终判進监牢。这给婆婆、丈夫、2个妹妹一家带来了灭顶之灾,当时长子也不过十二岁,历经了种种苦难。在党文化的毒害下,一直公认公爹是一家人的祸根,他老不该参政,是他造的悲剧,毁了亲情。在那样的年代,父子想见上一面,不写上一封“合格”的决裂书那就没门,也正因为那样一封划清界限的书信,直到老人去世这个心结也没能打开,各自抱着怨恨──老死不相往来。

自从看了《九评共产党》后,一家人才如梦初醒,明白了××党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丈夫感慨的说:“××党是该灭亡了!”“它骗了我们将近五十年”。如今,丈夫对我修炼大法有了新的认识,转变了观念,为我学法炼功提供了很宽松的环境,为我“学法、发正念、讲真象”真正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清楚自己肩负着历史使命,叫醒身边的亲人及所有的有缘人,帮助他们走上真正能“回家”的路,任重而道远,但是我珍惜这开天辟地以来万古难逢的机缘,在这么一个伟大的正法时代,我一定好好的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最后以师父《洪吟》中的一首诗和大家共勉。

大觉

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