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监狱的28天经历

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2000年12月31日晚,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新加坡麦里芝蓄水池公园举行烛光悼念活动,悼念在中国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被迫害致死的一百零七名同修。大家10人围成一圈席地而坐,我和另外八名同修手拉手围站在贴有中国死难同修名字及照片的展板周围。在“普度”、“济世”音乐的伴随下,学员致悼词,并念死难者同修的名单。大家手拿小萤光棒,静静的坐着,以示哀悼。整个活动祥和宁静。然而就因为参加这一活动,我和另外14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抓捕。其中我和另外6人被判坐牢四周,8人被罚款。

我在新加坡樟宜女子监狱度过了艰难的28天。我经历了20天的绝食,并亲眼目睹了监狱对犯人的严厉处罚。最初的二十天我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牢房里,牢房的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口,供狱警监视犯人使用。小窗口外有一个小拉板,除狱警监视时拉开外,其余时间是关闭的。门对面的高墙上方有一个窗户,从那里可辨别白天、黑夜。在坐牢的二十八天中,我不能象其他犯人一样有正常的户外活动。监狱不但剥夺了我正常的户外活动权力,而且还严禁我炼功,并没收了我丈夫送来的《转法轮》一书。樟宜女子监狱是允许犯人的亲属、朋友送书给她们看。我丈夫在我入狱的头几天,就将书送给了狱警,可在监狱中我始终没有收到书。为了争取炼功和读书的权力,我在监狱的第七天下午开始绝食。

绝食的日子很艰难,身体日渐消瘦,夜间难以入眠。然而我坚持炼功。狱警不再干涉。但就是不给我书。我继续绝食。每天除了要面对孤独、寂寞外,还要随时面对狱警的严厉训斥,身体的承受和精神的压力非常大。一次狱警将我带到走廊,在监视器下逼我進食,大声叫道:“今天不吃饭,不许回牢房。”我告诉她:“修炼法轮功以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两年来我每天坚持读《转法轮》和炼功,我终于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现在读书、炼功已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份。请给我书。”狱警找到上司,她们依然决定不给我书。我继续绝食。有一次我感到身体非常不舒服,我拍打牢门,呼叫狱警:“请给我书!请给我书!”她们对我不予理睬。我又告诉她们我感到身体很不舒服,我需要读书。她们大声叫到:“不可能给你书!”

监狱对犯人的惩罚是严厉的。我天天都可以听到狱警对犯人的严厉训斥声。我亲眼目睹了狱警叫一个犯人脱光了衣服,站在众犯人面前罚站,罚跪。为了严管犯人,她们还想出了一些怪招,比如叫犯人做一个固定的动作,不许动,只要一动,便遭训斥。监狱给犯人的饮用水定时定量。记得在监狱的最后八天,我和另外两名女犯人关在一起时,水不够用,我们只好从便池的冲水处接水喝。

最近新加坡法庭又错判两名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并将她们关進监狱。我非常理解这两位学员的家属急切的要将两名学员救出监狱的心情,不得不在法庭错判的情况下仍替她们缴付罚款。我呼吁新加坡政府不要再追随中共迫害善良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再继续迫害善良,必将受到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