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不特殊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看到新加坡当局对两位法轮大法学员進行不公判决的消息,第一念居然是“都在摆位置啊,新加坡的当政者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摆到这样的位置?!虽然新加坡有其特殊性。”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在大法面前,在法正人间即将到来的时候,人人都会摆放自己的位置,每个生命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没有错。我们对于那些把自己摆到大法的对立面的生命,自然会感到惋惜,也会自我责怪我们的讲真象没有做得更好,没有能够救了他们,甚至希望再给他们机会,使他们最终能够明白过来,最终能够得救,这也没有错。但是,现在新加坡发生的,俨然是要把中国大陆发生的迫害一定程度的复制过去,因为一些当权者的态度---他个体的选择,想進而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利用政府权力机构对大法修炼者進行迫害,这和个人的表态、摆位置完全不是一回事。利用公权,甚至借用法律的幌子,做出错误的选择和决定,会蒙蔽大众、误导大众、欺骗大众。中国大陆的迫害造成的严重后果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有多少中国人被邪恶的宣传蒙蔽,他们被置于多么可怕的境地,甚至大法弟子苦心讲真象都不能解除他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误解,不能解除那个他们也知道一贯造谣的造谣当局的谣言和诬陷所撒下的毒素。新加坡表面上民主,实际上权贵独揽大权,随意支配和左右国家权力。由于其有民主的外衣,一旦这样的体制和权力被利用,被用来迫害善良,上演一个所谓民主国家也迫害大法的闹剧,比中国当权者的公然行恶和造作矫饰更具欺骗性,更能蒙骗人,还可能与中国的残余邪恶因素互相引用,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即将被除尽前临死拉许多垫背的,成为邪恶的殉葬品。所以,一定要认清新加坡发生的事情的严重性、危害性,严肃的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决不能使邪恶的迫害在新加坡延续,决不再给邪恶毒害众生的机会。

一谈到新加坡的事情,很容易联想到新加坡的所谓“特殊”情况。新加坡只是一个城市国家,地区狭小,没有什么用来支持持续发展的自然资源,在经济上对外国,尤其对中国有一定的依赖性,许多人因此对于新加坡当局倾向、讨好中国政权有一定的理解和宽容。但这不应该影响我们考虑这个地区时的正念。一方面,人的穷富,社会的发达和和谐,是人和人群的业力、福份大小决定的,丧失正义、不顾良知的讨好、讨要,根本不可能使一个国家或地区发达,更不可能使其社会祥和;经济发展对所谓资源的依赖也只是个表面现象;另一方面,现在的世人都是为法来的,对大法的态度决定生命的未来,而这方面的意义要远比眼前的经济利益(即使它确实存在的话)要大得多,重要得多。新加坡华(裔)人多,和中国有着天然的联系,文化上也受中国文化的影响非常大。这也许确实与历史上的某些安排有关系,这为新加坡人得法带来了一定的便利,新加坡人也较早的开始认识和接受大法,在上个世纪90年代较早时间新加坡就成立了法轮大法佛学会,这是正面的作用,是正法对旧有因素的善利用,是大法的威力。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认可了旧的因素,因此而忽略和承认了旧因素的对正法干扰和破坏的作用。新加坡的大法形势应该更好的发展,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新加坡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和迫害企图,中国的邪恶欲对新加坡施加影响的企图,所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的本身,都必须彻底销毁和清除,使尽可能多的、有较好语言和文化条件了解和接受大法的新加坡人正面、正确认识大法,学习大法,在正法中被救度,这才是正法的需要,这才是我们应有的正念,这才是我们在正法中应该争取和尽力做到的。

新加坡的一些所谓铁腕人物与中共有着历史渊源的联系,其个人追求的也是一种事实上的独裁,虽然披上了一种所谓民主法制的外衣。这是一种现象,认清这种现象对我们做好讲真象更有利,但这也不应该作为一种什么“特殊”而影响我们的正念。设想,即使旧的势力曾经也安排了在新加坡对大法的迫害,难道我们就承认和接受这种迫害吗?我们对于旧势力安排的在中国对大法的迫害不同样是要完全否定和彻底铲除吗?何况正法的形势发展到了今天,我们对问题的认识要深刻和清醒得多,我们怎么可能容许和承认再有这样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事情发生呢?我们难道还看着新加坡大法弟子在迫害下经历几年的磨难再去否定和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和发生的迫害吗?许多中国大陆同修在回顾当初邪恶的迫害发生时我们的状态时,不是都惋惜于我们当时的正念不强,惋惜于我们当时对正法的认识不足,不是都认识到当年大法弟子的正念不够强是邪恶得以发生和邪恶的表现那么疯狂的原因之一吗?现在的所有现象,包括现在新加坡发生的事,是我们的一些心促成的,我们应该立即去掉所有的人心,去掉所有不正的观念,否定、制止、清除正在新加坡发生的对大法弟子的错判及任何迫害。新加坡的一些权贵,他们是人,是单个的生命,在正法面前他们可以也一定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但他们不能代表全体新加坡人,每一个新加坡人应该在没有压力,没有舆论欺骗和强权的影响,在一个自由的环境和背景下作出自己理性的选择,他们应该在充分了解大法的正面资讯的情况下,做出自己善良本性的正确选择。我们应该为他们营造良好的环境,传递给他们正确、全面的资讯,帮助他们,而不是让邪恶误导和欺骗他们。所谓新加坡与中共的“特殊”关系是旧势力安排和需要的,我们决不承认。在我们正念清除这些所谓“特殊”的背后因素后,这些表面的“特殊”关系还会存在吗?它还会起“特殊”的作用吗?

“中国邪恶独裁政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迫害大法的政权,中国之外的所有国家都没有迫害大法,都是欢迎大法的。”这也不应该成为我们的执著,成为我们对人,对所谓的民主国家或政权的依赖心理和潜在执著的借口。虽然目前主流民主国家里的许多民众在对待大法的态度上表现相对正面,有的非常好,但这些国家政府的表现也远不如人意,更常见的是他们被眼前的经济利益所左右,远达不到正法的需要和未来的要求,不一定就是未来留给人的。更何况那些披着民主外衣而行个人独裁之实的权贵政权呢?大法弟子谁也不能依靠,只能依靠师父和大法,依靠坚定的对法的正信、正念,告诉所有世人大法的真象,救度他们。所有的生命都不应该企图干扰和左右正法,世界上连一个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国家也不应该有,所有的国家和民族都应该正确认识大法,欢迎大法,选择光明,等待和接受大法的救度。已经发生迫害的地方,我们也要尽快全面、细致的讲清真象,使尽可能多的人得到挽救,把邪恶迫害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使邪恶的迫害成为人们正面认识大法的反面教材。

新加坡不特殊,她同样是正法和讲清真象的对象,是要救度的对象。要说特殊,那就是我们要根据新加坡的具体情况,更加坚定我们的正念,去掉任何认为新加坡特殊的人的想法,归正自己,加大力度,采取更灵活多样更有效的方式,更加耐心的讲清真象,坚决销毁和清除任何干扰因素,使新加坡人更多更快的得到救度。

在全体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下,新加坡的错误一定会得到纠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行一定会得到新加坡人的认同和肯定。向那里传播福音的大法学员怎么能被他们关到监狱里呢?!让我们现在就纠正他们,让我们现在就开始改变这一切。静心学法,坚定正念,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