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悟谎言,回归正法之路

与北京市密云县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5月8日】目前,北京市密云县地区学员情况比较复杂,邪悟乱法者仍然有市场。

如原来一个片长叫霍平生,刚一学法时表现似乎比别人强一大块,就被选为辅导员、片长。其在以后的修炼中逐渐落后。例如他妻子不让他外出学法炼功,他就不敢去,只在辅导员学习时参加,每天晚上躺在妻子身边心里想想能背下来的经文,此外则偷着找时间学法炼功。这还是在4.25之前的情况,其实他连最初的关都没有过。在他的影响下,他所直接负责的炼功点几个辅导员大多不能参加集体炼功,致使炼功点人数越来越少,难以维持。7.20以后,他去北京目地非常明确,就是为了个人圆满的私心而去,还和别人说不管抱着什么心去的都对。该人平时做大法工作时表面和气,却掩盖不住骨子里的霸道和居高临下的心态。2000年被非法劳教后很快邪悟,中秋节放假回家还曾说劳教调遣处对大法弟子打得非常凶残、恶毒,可是被劳教期满回来后却一口否认,并说劳教所队长(警察)对他们好着呢,比亲人还亲。无论“610”请不请他,都主动四下活动,随意歪曲、解释大法,欺骗大法学员。为保持自己在众邪悟者心目中的地位,不时抛出新的邪悟谎言,动辄议论法如何、法之外如何。

再如还有一个原来的辅导员叫冯兰荣,也是密云县较早接触大法的一员,当时工作也比较积极,影响一直比较大。上访之初公安局有人说:“老冯一去,全县学员都去。”其实她也早就有邪悟的种子。如早在98年她就对不出去炼功的学员说:“你知道哪一天老师接咱们啊?”平时总是谈看到什么了,老师这是点化她啥。99年下半年几次進拘留所,回来后总是大谈進去如何提高,如何消业。她的言论受到一些学员的抵制,但大部份学员都由她带着跑。从劳教所回来后一段时间明显出于怕心不敢再学,也不敢让家人学。后被“610”迷惑,成为地地道道的邪恶一份子,恶毒咒骂师父和大法,却又不知羞耻的说自己才修得好。她连其家人、亲友都举报,并到乡下四处收书毁书,传送所谓《转法轮第十讲》和假经文,搞“定位”,还领一部份邪悟者搞传销。干着邪恶最喜欢的事情,极受邪恶“610”的赏识。

还有一个原来的辅导员叫郭進侠,7.20之后就曾经邪悟,到处找学员让听政府话。后来上访渐成气势,又主动回来,多次上访,并第一个在密云县看守所躺过几天大板没有妥协,被部份学员视为“英雄”。2000年初被非法劳教后邪悟,象前两个人一样,胡作非为,还学另外一个什么什么功,去山东一个什么地方朝拜。

在这些人影响下,有十几个人与他们形成一个紧密的邪悟团体,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邪悟经验,互相打气,排斥大法,并四下打探、拉拢大法学员。几年来,一直不断有大法弟子向他们讲真象,讲正悟,但他们越陷越深,在该地区学员中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面对邪悟者的丑恶表演,一批学员不能清醒认识,部份人还认为他们说的有道理,甚至于崇拜、追随他们,不学法,不炼功,拒绝接受新经文,热衷于传播假经文,搞“定位”;另外有部份人听他们讲得有道理,听正法弟子讲得也有道理,长期摇摆不定,不能学法炼功;还有一些不走出来在家炼功的人,师父的讲法新经文也接,邪悟者传播的东西也要。

其实,任何邪悟的谎言、歪理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只要认真学法,用修炼者的正念认识法,就能清醒的看出他们所讲的东西漏洞百出。然而可悲的是一些学员不用正念对法,甚至于根本就不学法,而只是用道德急剧下滑的变异了的人的观念,用带有巨大思想业力的思想看待法,听信他们。在邪悟的迷雾中,找不到回家的路。

比如邪悟者常说的一个歪理:“你不是要做好人吗?雷锋也是好人,你去学雷锋不行吗?雷锋的境界高不高?他不为成佛成道没有执著,你们整天嚷着成佛成佛还不是执著?你们是为了成佛而做的好人。”这些话中包含了几个错误。第一,修佛是不是执著?修佛这一念不是执著。“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P4)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想不通过修炼而成佛成道,那才真是痴心妄想呢。

还有人造谣说师父讲过最后就连修炼这一念都必须去掉。这是绝对的造谣!人要连修炼的心都没了,也就根本不是修炼了,不修炼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修炼中的道理、体会呢?追随只想当常人的人,还不是个常人么?他都不得正果,他把你带到哪一步上去?

第二,我们修炼不是为了做好人,而是为了跳出人、脱离人。只不过大法修炼同时能使社会道德回升,涵盖了做好人的标准。修炼做好人与学雷锋做好人内涵相差十万八千里。专行好事不仅是有为之心,而且“你看不到它其中的因缘关系,”“你看着那件事情是好事,可你做的话,说不定就是个坏事;”(《转法轮》P328)不修炼、不得法做一辈子“好事”还是个常人。现在人的思想观念都发生了变异,人们认为好的不一定真好,甚至有的还很坏。符合了道德下滑后的变异了的常人观念,怎能是真正的好人呢?而且雷锋也不是人们所说的那个情况,他是一个阶级斗争的产物,心中充满了阶级仇恨和阶级感情。而且共产邪党搞的学雷锋运动完全成了走形式,他们一边叫喊着学雷锋,一边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只有大法才能真正使人心向善,这是实践证明了的。

第三,什么样是好人,什么样是坏人呢?“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大家知道,“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转法轮》P14)背离宇宙特性的人表现为一种是损人利己尽干坏事的人,另一种就是反对真、善、忍宇宙大法,迷惑众生,不让人得法,不让大法学员修炼圆满的人。这种人无论在常人中表现如何,其实才是最坏的人,因为他反对的是宇宙的法,使众生不能够被救度。

第四,哪一个真修弟子整天嚷着成佛成佛了?在这场铺天盖地的邪恶中,这种人能走到今天吗?那些真修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冒着各种危险,在舍尽一切执著中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他们只是在同化着大法,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而早将个人能否圆满置之脑后。相反,看看那些邪悟的人,站到大法对立面上的人吧!可笑的是他们仍然幻想着自己能進天国,能够圆满,还想当大的“觉者”。要不然也不会整天谈论着法如何,法之外如何了。还传什么假经文,搞“定位”,自己给自己定个佛的位置,不修炼了还想找个窍门:“和自己修好的那一面沟通起来。”他们没有整天嚷着成佛成佛,可他们内心却天天这样想。他们既放不下世间的名利情和各种执著,也放不下对自己圆满的执著。所以才会被邪恶牵着鼻子走,告诉他放下修炼的一念就会圆满,他就放下修炼;告诉他转化别人,大家都转化了就是圆满,他就转化别人; 告诉他要另外学别的什么功,去朝拜谁就能圆满,他就去干,完全丧失了理智。

邪悟者还说:“佛是什么?佛是一个境界,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完全为别人而活着的人。”其实这话最初不是学员说的,是常人,而且是不信神的常人,那些无神论的人说出来的,却让许多学员迷惑不清。这个邪理否认了高级生命的存在,也就否认了高级生命的真实标准,同时否认了宇宙大法的存在。所以接下来邪悟者就会说:××党还讲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呢,如何如何。佛是伟大的真实存在的高级生命,他符合了那一宇宙境界对他的标准要求,才生存在那里,而那一标准怎能用人的语言如此概括呢?人要想达到那一标准,就得修,修去人的七情六欲、各种常人的执著,等等。而且大家知道,××党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完全是愚弄老百姓的鬼话,虚假的说教。这个邪党如今已经是肮脏无耻的代名词,他们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否定神佛的人、满身罪业的人居然谈什么做好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好人呢?

邪悟者也知道师父讲过反对大法的可怕后果,可是他们更怕失去常人中的名利情。因此一方面在名利情的执著中被邪恶带动毫无理智,另一方面又要在大法中寻找借口,天真的幻想自己能圆满,甚至会产生自己真的很高尚、伟大的错觉。比如他们说:“触犯大法会形神全灭,那是非常可怕的,但是我不怕。连韦驮菩萨都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境界。”那意思是自比韦驮。可是韦驮菩萨是因为反对佛法,反对佛祖而去的地狱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在那能成吗?还有什么资格配谈救度众生呢?也就更不必谈什么“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了。另外韦驮菩萨怎样救度地狱里的众生呢?他不也得善化众生,让众生信神敬佛,偿还罪业,洗净心灵吗?他能让众生谤佛谤法吗?由此可以看出邪悟者有时真是幼稚得可怜,邪悟得毫无理智。

至于“定位”、“和自己修好的那一面沟通起来”之说更是可笑。最初传出这种“理论”的是黑龙江的一个人,据说他已走遍全国。但是这些邪理在其它地方并没引起多大干扰,而在密云却引得很多人随和。“定位”是说自己给自己定个位置。后来邪悟者还到处去给别人“定位”:你是什么了,他是什么了。佛教中修炼讲发愿,自己发愿修到什么果位,上师再根据他的真实情况安排。可是我们大法修炼者你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吗?师父也没说过我们要自己发愿。正法时期的人也的确能确定自己的未来:“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 ”(《洪吟二》),这是指对正法的态度,表现了自己真实的心性位置,也就决定了自己的未来。这怎么能和邪悟者所讲的“定位”一样呢?你给自己确定个佛的位置你就是佛了?确定个菩萨的位置你就是菩萨了?你自己是谁?你说了算数吗?那些邪悟者是谁?他连自己的未来生命都不能保证,还能给别人定位?果位是必须经过自己艰苦的修炼才能得到的。大法修炼者是有人的一面和神的一面的,这样既保证了我们能在常人中修,有常人的正常生活,还保证了神的一面不至于因人的不正确行为而往下掉。记得在2000年一份假经文就说要把神的一面和人的一面合起来。那时有的学员就兴奋啊、高兴啊。你不想想,合起来,沟通起来,你不等于神的一面掉下来了吗?你做着常人的事情,吃着常人的饭菜,过着夫妻生活,七情六欲无所不有,那神的一面也参与了这些,那还叫神的一面吗?这个沟通的邪理是想说用修好的一面的标准去要求人的一面,使人的一面全部同化过去,就是不用继续修炼而完全达到神的标准。这种投机取巧式的异想天开正符合了那些不想付出却想收获者的心理,所以就在这里找到了市场。大法书中讲的都是不同层次生命的标准,你去学就是在同化。修炼是艰苦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投机取巧。大法修炼一层层修去人的一面,达到圆满,那就全是神的一面了。

邪悟者的歪理还有很多,不再一一辩驳。我们只是想通过对这几个邪说的剖析,让大家认识邪悟者的真实面目,远离他们,抵制他们。然而有些学员对邪悟者的邪说认清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错误的,只是百分之一认为有点道理,就听之信之而脱离了法,这是因为它符合了你的执著,邪恶就钻了你的空子,把你的这颗心放大,使你走向邪悟。这不显然是心不正吗?

密云县学员以前在学法中就存在一个问题,学员不是以法为师,而是学人,总想有个带头人带着自己修。辅导员做工作时也不是引导学员在法上修,在法上悟,而是告诉学员要怎样,不要怎样,长期如此使学员形成了依赖和懒惰心理。这就造成今天这一严重后果,不按法的要求做,宁可跟着过去的辅导员走而不跟着师父走。是大家的不学法而学人助长了邪悟者的魔性,害了他们,他们反过来又在害着那些追随他们的人。如果大家都能在法上认识法,不学人而学法,他们也许不会如此执迷不悟,也许还会很精進。所以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针对学员的心而来的。

那些不出来的人,哪边材料都接的人,思想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这是因为他们的立足点一会儿在这儿,一会儿在那儿。当想到师父说大法弟子伟大,了不起,未来多么好时,他们就把自己归为大法弟子一边,认为自己也同样具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威德;当想到现实多么残酷、邪恶多么猖狂,世人多么非议时,就赶快把自己从大法弟子中划分开来。所以他们思想表现起来好象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实际上他们思想根子上就是不正的。而对亲朋好友都不敢证实法、表明自己的态度,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也棒喝》仍然无动于衷。这些人作出这些不动的决定时也真是狠心了,但他们咬牙舍去的不是对个人利益的执著和世间的情,而是自己的未来。走出来并非是指到邪恶那里挂号表态,而是走出人来证实大法。最起码你能通过亲朋好友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也可以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发正念铲除邪恶,从而自觉抵制邪悟。

还有的人说既然向政府保证了就要遵守。我们是为法而来的,而不是为邪恶而来的。师父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考验,所以大家还有机会。向邪恶保证什么的确是污点,那么就赶快通过今后的修炼,通过证实法洗净了它。

修炼大法的人都不是偶然的,是万古机缘,不要因为这一时的错念毁了这千万年的等待。正法有结束的那一天,机会不是无休止的,机缘也有尽头。

我们郑重告诫那些仍然迷惑不清、摇摆不定的学员:危险啊!赶快清醒过来吧!如果不能赶快清醒,用正念对待法,你们就将失去这最后的机缘。当历史走过这一时期,伟大的新宇宙中能有你们的位置吗?你们的归宿将在哪里呢?

个人所悟,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