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组织受损、右臂粉碎性骨折的我十七天后痊愈

【明慧网2005年5月8日】

  • 脑组织受损、右臂粉碎性骨折的我十七天后痊愈

  • 身佩护身符 遇难呈祥

  •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故事

  • 脑组织受损、右臂粉碎性骨折的我十七天后痊愈

    我叫石生兰,今年五十七岁,湖南省怀化市人。2005年元月一日那天我在树上劳动时,不慎从一丈多高的树上跌下,当时感到头部和肩部受到重击,跌在地上时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叫别人看到我摔坏的样子,叫别人笑话。”于是我便挣扎着爬起来往家走,离家有好几里地。同行的人都看到血从我的耳孔流出,我自己也感到有血往口腔里溢。当时别人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后来也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到家后我躺在床上已经是半昏迷状态,心里只有一念:“我坚信师父与大法,师父一定会给我神奇的力量渡过这次难关。”丈夫看到我的样子也吓坏了,他虽然不炼功,但明白一些真象,在床边照看我。其间有一位我丈夫在乡政府工作的老友来我家,听说我摔成这样子,躺了几天都不吃不喝,以为我家经济困难,就拿出一百元钱要我赶快上医院。当时我有些清醒回答说:“我是修大法的,没事儿。”

    就这样,我不吃不喝躺了十天后,女儿从外地回来了,见我这样,非常痛心,当晚叫了一辆的士,将我送到了县城医院。女儿对我说:“妈,咱就照一下片,要没事就回家。”结果照片显示颅内大出血,70%脑组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右臂粉碎性骨折,右肋骨断了两根。医生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可吓坏了丈夫和儿女们。但我从来不把自己当作一个有病的人,五天后我回到了家里。

    到家后,我抓紧学法,听师父讲法录音。两天后身体一切恢复正常。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包括我丈夫的那位战友,还有乡亲们都看到我这次经历的全过程,感到大法太不可思议了,都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功真神奇!”他们其中有人已经开始学功了。

    感谢师父又一次帮我渡过了难关,我以亲身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身佩护身符 遇难呈祥

    我是朝阳县大庙镇的大法学员,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今年年初一天早晨,我弟媳妇起床说“我今天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梦见了……” 我六岁的小侄儿听见了,说:妈妈,我把护身符送给我的大叔一个去,说着拿起来就直奔他叔家去了。

    他叔叔悟性挺好,侄儿给他,他就挂在脖子上了。我弟弟今年二月经人介绍去了铁矿泵站当修理工。这天大泵坏了,他拿着一根撬棍来到尾矿坝边上准备修理。当时天气很冷,尾矿坝顶面上结着冰层,他一不小心脚一滑,一下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尾矿坝里头去了。只见冰层上出现了一个窟窿……

    下去之后,他用撬棍往下一戳,深不见底。他脑袋嗡嗡直响,心想:完了,这一下可全完了,我是没法出去了。

    可是,一瞬间奇迹出现了,他顺着大窟窿钻出了冰面,露着脑袋喘粗气,还四处看有没有把手。危急之时,弟弟看见了一根大管子,拽住了救了他的命,而且没有伤着他一点。

    回来后,弟弟对我们一大家子说:“今天没有侄儿给我的护身符我就没命了,真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法轮大法好。”


    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故事

    由于工作需要,我搬迁到一个新的居地,刚安稳下来,就和新邻居讲大法真象,新邻居是信耶稣的,对大法半信半疑。翌日,女儿回来看望我们乔迁,我们就和女儿去看亲戚。我们讲了大法的真象,亲戚最终还是半信半疑,对××党全面腐败这一事实是认可的,并劝说了很多关心我们的话。辞别时,表弟开车送我们回家。

    回家途中,我想到了妻妹,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如让表弟开车多蹓达一会儿。征得表弟同意,驱车赶往十八里岗。在妻妹家讲完真象,吃过晚饭后,妻妹很高兴,但对大法真象还是半信半疑。

    晚上九点,表弟把我们送回了家。我们的新邻居恰好是他的朋友,简单地寒暄之后,表弟用力将轿车后盖按下,我右手的中指、无名指一下子被切着了。我当时一麻,就说:“我的手被夹住了。”表弟妹惊吓得用拳头捶打表弟,声音都变调了:“快开开!快开开!哎呀!”

    我当时很平静,对表弟妹说:“不碍事。”表弟妹说:“如果你的手指无事,我也学炼法轮功。”车盖打开了,我的手指上下的挤沟很深,中间只有韭菜叶那么薄。进屋十分钟后,我给他们倒的开水还没放凉,我的两个手指就完全平复了,连个痕迹都没有。新邻居捏着我的两个手指上下翻捏,并说:“你这手指好象没有骨头似的,真神奇呀!”

    几天的真象没白讲,目睹了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他们都相信了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