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明慧网2005年5月9日】在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从2004年7月26日开始被非法关押的一监区大法弟子大多数开始都绝食。二监区大法弟子孙永恒、十一监区的张成杰绝食7天、5监区的王立平、12监区的高文震。现在还有十二监区1名大法弟子又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遭受迫害。下面是沈阳第一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李立新在在五监区遭受的迫害

在五监区被非法关押的39岁大法学员李立新,家住辽宁省葫芦岛连山区40号楼5单元,在葫芦岛水泥厂化验室工作。2003年10月28日,沈阳第一监狱搬到监狱城的第八天,向五监区管教大队长于凡表示,他是做好人受迫害的,不是犯人,不应该像犯人一样劳役,要求犯人做的,他认为不合理、不正的,他都不干了。晚上犯人们被强制学习时,李立新不学,躺着自己看书。于凡进来把书抢过去,扔在地上还骂他。第二天下午13点后,于凡让他收拾东西调九监区。

李立新到九监区后,九监区管教大队长找他谈话(屋里当时有4、5个警察),谈了半小时左右,他坚持自己的立场。队长让犯人带他进11号房,刚放完褥子,其中一个犯人找事骂他,据悉是监狱政处和监区警察授意指使干的。李立新对该犯人说: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呀,咋骂人呢?犯人过来就打,李立新就制止他行凶。但又过来7、8个人,两个人拽着李立新的胳膊、手,打他的前胸、脸,把他的嘴角都打出血了。一个犯人用手擦,怕被人看见。李立新喊报告,他们骗说队长都不在。

李立新遭毒打了大约15分钟左右,又喊报告,要求找队长;一出房门在走廊就喊报告,但没有警察进来管,又被暴徒们拽到吸烟室又开始拳打脚踢,有一个犯人把他的头往墙上撞,把他打倒后用鞋踢后背,都踢肿了。有一个暴徒还把他裤子、裤衩脱到膝盖处,毒打了30分钟左右。有一个犯人拿鞋底打他的头顶5、6下,犯人拿手铐把他手倒铐上了。这个经过九监区号里有很多人都看见了。

李立新被房那人送到严管队加重迫害,2个人来给他脱衣服声称检查,强行非法搜身。看到他后背都是伤,都肿了,动一下很疼。庞干事问他腰有没有事,用不用上医院拍个片子,李立新说不用,并要求监狱严惩凶手。恶警们不但没处理打人凶手,还把李立新关押在严管队独居号(9号房,号里有一个犯人),关了15天。李立新在房里躺了5、6天才好点,6天没吃饭,狱里一个人也没来,一个多月后腰才好利索。

监狱每天劳役被关押的人员,时间从早7点到晚8、9点,晚班从晚8点干到早8点也不给加班饭,让自己解决。2004年6、7月间,从早5点一直干到晚8点,劳役时间15个小时,完全超负荷劳动。从4月到7月间,跟管教大队长于凡提出了3、4次,要求缩短劳动时间,调换环境。也不给解决(现在五监区早6点到晚5点50分才收工)(有的监区时间从早6、7点到晚8、9点)。

2004年8月6日,李立新在五监区表示他是个好人,受迫害的,不象犯人一样干活了。下午一点,管事犯人代立民说于凡大队长来了,叫李立新过去。到了办公室以后,于凡说:给他带库房(仓库)来,进库房就开始骂,一句接一句,非常难听,还喊进来管事犯人高焕金,让把衣服扒光,要往他后背写字。于凡指使犯人王殿坤打李立新,进来照心口就是一拳,一下就给他打弯了腰。接着就是拳打脚踢,前胸都是伤,还让他俩把李立新衣服扒光,只剩下一个裤衩、袜子,鞋都脱了,光脚站在地上。大队长于凡嘴还骂着,拿起2个电棍要电。

李立新被强制扒光后被强迫站在编织袋彩印大厅示众(有很多人看见)。恶警让犯人(一个叫赵柏成、架着李立新站着)说把衣服穿上送严管。恶徒不让李立新穿自己的上衣,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件短袖上衣非常脏,李立新拒绝穿,于凡强迫他非得穿上。

到严管队集训大屋,杂役看李立新前胸有伤,问他都谁打的。李立新说房那人、王殿昆打的,警察于凡也打了,后非法关押他在独居号,长达53天(前4天他绝食表示抗议)。

二、十二、十五监区对大法学员的情况

2002年3月10日-4月10日期间,监区大队长王小波为了逼大法学员刘明特认罪、背《犯人行为规范》,在工作车间进行了体罚、殴打。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犯人姚永任在监舍内把大法弟子刘明特打得鼻口流血,而且还要押入严管。

2002年8月中旬,犯人周杰为了逼大法学员付明杰写评审材料,在监舍对其打骂。

2003年3月份,创收分队的管事犯人王权,在监区队长王小波、董昆山的指使下,伙同犯人安喜祥、李树安、王明涛、王文宝、金永军,在操作间里(厂区)对大法学员邢家秋进行体罚、殴打,非要强迫他认罪并与大法决裂,最后把邢家秋的手打骨折了、腿打肿了。

2003年4月份,大法学员张成杰因不服从犯人对他的管教,被犯人赵安健、王文宝殴打并押进严管队(在厂区的水房内)迫害4个月。

2004年4月28日刘孝明因和犯人说话,被十二监区犯人王权用拳打后脑右侧。

2005年3月18日,大法学员刘明特因阻止犯人王文宝打另一位大法弟子邢家秋,在厂区内被犯人王文宝、刘晨、关永波、邹立明等人殴打。3月25日邢家秋被十二监区犯人孙永生用手打脸部。

在十五监区,2005年4月1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长明由于不认罪、不接受强制洗脑、不接受劳役,同时向干部及犯人讲清大法真象,大法弟子修炼的信仰无罪,遭到被邪恶谎言欺骗的、恶警怂恿的多名犯人殴打、体罚,被他们弄进黑屋、暗室轮番折磨,致使朱长明腰部受损,不能站直走路,床上不去、饭吃不下,痛苦难忍。在5天的折磨殴打之后,朱长明仍未动摇,更加不接受劳役。朱长明的惨状激起普通犯人的同情和对恶警及行凶犯人的谴责。它们欲盖弥彰,为掩盖罪恶行径,从而将其送入严管,进行更残酷的摧残与折磨。时至今日朱长明仍在磨难之中。有大法学员找恶警们要求放人,不准打人。此监区管教大队长叫王驰。

此外,在九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庆涛仍然受到每天收工后在监舍走廊被强制面壁至21点的虐待。曾庆涛2002年7月在原沈阳三监狱的严管队里被几名恶徒吊起来用木方多次毒打,致使其身心受到巨大刺激、精神时常混乱。在十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王法军、李颖、孙卫依然由犯人监管、不准打亲情电话、不准看书写字、不准参加各种娱乐活动等等违法对待。十一监区管教大队长张宇江称“上边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