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师父就安排我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2004年10月8日我和老伴去北京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烂鬼,铲除14天,到了最后一天,因为天气很冷,穿的衣服少,自己有漏没做好,在10月24日被北京广场恶警抓捕,劫持到驻京办。

它们对我很残酷,大冷天,它们睡床,让我睡在水泥地上。邪恶自称它是黑龙江省公安局局长兼鸡西公安局长,它叫刘少千,打电话叫鸡西市恶警马大力和另一女的来京劫持我。交接时我看见马大力交给刘少千3000元人民币,说是3000元钱把我交换回去,要不它就把我报到黑龙江省,事情就闹大了。

这3000元钱很轻松的進了刘的腰包里去了,它们可以任意挥霍别人的血汗钱,吃喝玩乐。

恶警马大力对我很凶。在火车上我一直戴着手铐子,手腕子都肿了。我毕竟是快70岁的老太太了,它们把我折腾得有气无力,加上晕车,一路上呕吐不止,那种难受无法形容。但是我的思想是正的,我默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过了这一难关,好不容易到了恒山分局,又要劫持我去鸡西拘留所,一恶警拿着手铐要给我带上,我说,你们7、8个人看着我我也跑不了,我不带。另一恶警大声吼我说:不行!带上!我带着铐子高高举起,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

这时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多,我就使劲的喊:你们都来看看,我白头发老太太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它们就这样对待我,给我戴上手铐。这时它们7、8个象恶狗一样的警察,谁也没敢动我一下。真象师父说的:你真能放下生死,邪恶就会自灭。邪恶自知理亏,我越喊,它们越难堪,就推推搡搡把我推到车上去。在车里坐着我也喊法轮大法好。

到鸡西拘留所里,我兜里的38元钱被邪恶翻去吞没了。我说我修炼法轮功,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这是救度世人嘛!你们不能拿我的钱,你们这样对待我是不公的。它们说:上哪儿去找公平,快進去吧。

我因为修炼被迫害進过5、6次拘留所了。因为它们对大法弟子太残酷了。它们给大法弟子吃的窝头都不熟,喝的白菜汤都是刑事犯把白菜捞去,剩下的汤给大法弟子喝。特别是,它们对大法弟子非常凶狠,我真不想進这鬼地方。

我是10月28日進的拘留所。心里想,这共产党怎么这么不讲理,怎么做好人这么难。我知道進了拘留所就是长期关押,怎么办?我的情绪很低落。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在《棒喝》里说:“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师父的这一句话一下子使我精神起来,全身充满力量。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没有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是,外面有很多众生须要我去救度,我不能在这里呆,我得出去。”

11月1日早7点半,大家都得下地做操。我也下地,就觉得头痛,然后一个跟头栽在地上失去知觉。它们怕承担责任,就把我拉到精神病院,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折腾到下午把我释放了。

我想:这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给我演化出这种状态才走出来的。我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一定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