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罪之有?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

千古一度说新生,暴雨来时带狂风;
兄弟姐妹同患难,同舟共济五年灯。
大慈大悲善为根,荣辱忘怀淡漠生;
良言相劝“真善忍”,助师普度济苍生。

我是2001年冬天离开山西太原市新店劳教所的,记得那天很冷,直到傍晚才放我和另一位同修出来。踏着晦阴的天气,我们在尖草坪洒泪而别,心情有些复杂,家人也很冷淡,更不用说世人对我们的不解,就连上二年级的小女儿对我都另眼相看。小女说:“你是好人,为什么还把你抓到牢里。”在她脑海里牢里只是关坏人的地方,爸爸被关进去了,那爸爸肯定是坏人。我长叹一声:“娃娃呀,你没听过一首民谣吗?说你有罪就有罪,没罪也有罪,说你没罪就没罪,有罪也没罪。”现在有罪没罪可不是按好人坏人划分,也不是按犯不犯法划分,爸爸不就是为法轮大法说了句公道话吗?现在是一说实话就有罪,就犯法;只要不说实话,想咋胡说咋胡说,没有罪、不犯法。我说完这些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小孩幼小的心如何理解和承受这些呢,学校老师不是说不能说谎么,他哪知道老师的“官”哪有共产党的官大呢,中共大官逼迫人民胡说,谁敢不胡说,你要是说实话那就是犯法,就有罪,就象爸爸。而且胡说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当年不是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吗,一亩要产万斤粮”,等等。

从上世纪的1999年7-20开始,已是六年了,这期间,我们从上访到讲真相揭露迫害,经历了几多魔难、几多曲折,我们从身体到精神承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摧残和迫害,大法弟子以生命的付出使人们看清了恶党的伪善,我们以大善之心的和平方式反迫害抗暴政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谎言被一层层剥去,骗局被一个个揭穿。在谎言、骗局维持不下去了的时候,恶党又说起了所谓的“先进性”,什么先进性呢,是黑帮的保护伞,腐败的带头人吧。这样的“先进性”和其党文化欺骗毒害了无数苍生,包括儿童。

生在一个古老文明被撕成碎片以后把暴力、血腥、谎言、欺骗当成文明崇拜的土地上,我如何说你才能知道这扭曲了的现实呢,无意中在翻开她的语文书时,书皮上的九年义务制教育跳入眼中,这不是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就说的义务教育吗,可记忆中没有少收过学生的一分钱啊。今天更是什么“借读费”、“补课费”、“学杂费”,反正是不交不行的,还说什么义务呢,我说你去问问你们老师:义务是什么意思呢,不管什么费,收就收吧,为什么非要冠以义务两字呢?这些老师怎么向孩子解释,也许根本就不用解释,因为这不是老师力所能及的事,有句古话“掩耳盗铃”,这是最好的解释吧,收了各种各样的费以后还非要说成是义务,也许此地无银三百两就是这样来的吧。

小孩不懂这些,大人可以告诉她如何做人,如何认识我国古老的文明和传统文化,可现在“掩耳盗铃”之风盛行,谁来惊醒这些“掩耳盗铃”者呢?慈悲是善,揭露邪恶也是善,用我们的正念,让这些颠倒黑白、残害苍生的共产邪灵消声灭迹,还宇宙一个朗朗乾坤。我们绝不是搞什么政治,也没有反对谁,有人说你这不是明明的在反××党么,人们也把它看的太伟大了,它不值的我们反对,我们只是揭露它对善良人的迫害,还原被其党文化扭曲了的现实,救度那些还有道德良知的有缘人,难道按“真善忍”做事、让人心向善就是罪,那什么是没罪呢?是不是让世人都成为坑、蒙、拐、骗,巧取豪夺之徒,才是“同党保持一致”呢?

说我们破坏法律设施?上访、上诉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依法上访、上诉,何罪之有?这使我想起秦桧陷害岳飞被韩世忠责问:“飞何罪之有?”时,秦桧却说“莫须有吧”,莫须有何以服天下?共产邪党更是图穷见匕,原形毕露、面目狰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