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海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6月1日】我是97年得法的弟子,对大法的正信虽从未动摇,但自99年7.20邪恶迫害法轮功后,我没有到北京去过,也没有发过真相资料,只是在任何场合从不隐瞒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对周围的亲友讲自己的体会,我一直就认为自己是“没有走出来的学员”。从2003年我得到上网软件“自由门”后,一直没间断过上明慧网,每次师父新经文出来都能及时学习,但还是没能走出来证实法,是躲在家里练的人。

今年春节后,见到了一位堂堂正正从劳教所出来的大法弟子,看到她的手被邪恶吊得大块淤血,高大的身躯由于绝食而瘦骨嶙峋,但依然不改五年前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听她说在劳教所如何不配合邪恶,如何在几百人中站起来对邪恶高呼:“不准对大法造谣!还我们师父清白!”如何坚定的争取到炼功的权利时,我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7.20后的经文,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伟大和殊胜,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这是我们的骄傲。

我开始走出来了,先是从自己心的牢笼走出来,我问自己:如果被抓怎么办?我到底怕不怕?我的心回答: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上天挑选了我,那是我的光荣和骄傲!何况我坚信师父“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害怕的不应是我们大法弟子,害怕的应该是邪恶势力,师父早就对我们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如果几千万大法弟子都在一个时间对邪恶说“不”,这邪恶还能恶起来吗?

走出来后接触了一些大法弟子,一些弟子坚定,一些弟子不知该怎样走下去,我把自己目前悟到的和同修们交流,我看到上海的大法弟子面临的问题是:

大法弟子之间的间隔很厉害,认为進过劳教所的弟子身后有黑手,无形中分为“進去过”和“没進去过”两种人,“没進去过”的不敢和“進去过”的接触,师父一再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怎么能自我间隔呢?这是邪恶利用了大法弟子的怕心,让大法弟子不能交流。即使進过劳教所的弟子写过“决裂书”,当初总是因为坚信大法,走出来证实法才被抓的,难道没有進过劳教所的一定比他们更具正信吗?师父都说“我说了,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同门弟子不更应搀扶起跌倒的同修共同精進吗?我们要慈悲的对世人讲清真相,为的是让更多的世人得救,何况得过法的学员呢。

我觉得造成现在上海大法弟子间隔严重的情况是邪恶作祟:弟子们见面不是互相交流学法的心得,如何在法上提高,如何互相配合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而是传播谁谁被抓,哪个弟子因为发资料被同事告发等,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正念正行,如果我们在怕心笼罩之下做任何事,这不正是“有漏”吗?

另外我看到有些弟子讲真相选用的材料重点放在“预言”和大纪元网上的消息,而不是明慧网上讲真相的小册子等,有的起到耸人听闻的效果,但给人感觉“神神叨叨”的。讲真相一定要深入细致,用心去做。

再有,我发现世人常常把大法弟子的有些行为比作当年××党的地下工作,这种时候有些弟子没有及时的对这种比喻作出纠正:我们是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目地是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我们只要求做人应有的说话权利和炼功权利。而绝不是当年××党阴谋夺天下的小人作为。

最近认真的学法、和精進的同修交流,心性提高很快,本体也在改变。真正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以我这等“步姗姗”的弟子师父尚不放弃,更何况一直在神路上精進的弟子。

我作此文是希望较大范围的和上海大法弟子交流,希望上海的正法形势尽快跟上整体正法進程,希望得到同修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