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妈的父亲、丈夫和儿子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刘妈童年的时候,家境并不富裕,土改时却被共产党硬性定为“富裕中农”,并把刘妈的父亲强行抓走,逼迫他交待“罪行”,刘妈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被施以“老虎凳酷刑,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家族的二奶奶(二爷逃走)也因交待不出“罪行”,被共产党的乱棍活活打死。

恐惧与悲痛在刘妈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以后的成长中,她尽量的不去想这令人撕心裂肺的悲惨往事,期盼以后的人生能平静的度过就足矣,不求什么富裕。

后来,刘妈嫁给一个老实、本分的知识份子,满以为能过上几天太平日子,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大跃進带来的三年灾害,使刘妈一家人饿得皮包骨头,饥饿年代还没有过去,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便开始了,刘妈的家也难逃厄运。刘妈的丈夫因被诱骗给领导提了几点意见,却惨遭共产党的残酷迫害,悲愤中得了脑血栓,一病就是十几年,刘妈含辛茹苦,侍候丈夫,撑着这个贫穷潦倒的家,贫困、饥饿、痛苦使儿女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丈夫去世了,儿女们都长大成了家,刘妈也已年迈,本该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了,可是谁知刘妈的儿子因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本着善念向人们揭示了法轮功被诬陷、迫害的真象,却被恶人强行绑架,受尽了酷刑的折磨,至今还在共产邪教的魔窟中遭受着迫害。

刘妈一听到儿子被绑架的消息,顿时如五雷轰顶,悲痛欲绝,彻夜难眠,不停的呼唤着:“儿子呀!”这是刘妈几个儿女中最小的一个,自幼就在精神与物质的双重压迫下承受着苦难,导致体弱多病,性格抑郁。自从儿子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得到净化,脾气、秉性完全变了,每天乐呵呵的,为人和善,对母亲格外孝顺,处处关心。刘妈欣慰儿子的这一切变化,甚是感激大法的洪恩。谁知共产邪灵这个为祸人类的恶魔把信仰“真、善、忍”的刘妈的儿子抓進监狱,并施以各种酷刑,逼迫他放弃对大法的坚信。刘妈的心再次被共产魔教摧残,日日以泪洗面,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仿佛耳边经常传来儿子在狱中被殴打的声音。

儿子被绑架两月后,刘妈终于见到了儿子,看到儿子身上、特别是头上仍留有未痊愈的伤痕,头上被不知用什么刑具迫害的一圈深深的沟痕,立刻刘妈昏了过去。

这一桩桩、一件件催人泪下的场面就是共产邪教罪恶满穹宇的见证。

从刘妈的亲身经历可见,中共夺权五十五年来,从未停止过对人民的迫害!一种迫害结束了,另一种迫害就开始,真是“七八年就来一次”。每一次迫害都是有预谋的先扣帽子,大造舆论,蒙骗大部份百姓,然后堂而皇之的迫害一少部份。多少无辜善良的人含冤离世,多少本是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那八千万被中共害死的冤魂和世上被中共恐惧枷锁所绑架的十几亿人,哪一个没被中共邪灵所蒙骗、镇压、而被践踏呢?

在此,奉劝曾被中共蒙骗而加入过这个邪教组织的人,早日觉醒,抹去兽记,远离邪教,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