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下邪恶势力变相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数月前在北京遭遇的一次迫害,由于被邪恶钻空子,我又一次被邪恶绑架。我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指使,绝食抗议。恶警迫害灌食造成我口鼻大量出血不止,看守所怕承担责任,四天后把我送往医院,医检报告是脾大、肝硬、胆结石,因我继续绝食,医院恶警把我大字形抻在床上,手脚铐上对我進行输液,每天十多瓶,不知什么药,大夫过来告诉我说这病能治一年多,让我做手术把脾切除。我不同意不配合,每天发正念,我就是要去证实法,救众生,这不是我呆的地方。

后来医生每天都给我铐上强行输液,医生多次商量做手术,我当时错误的认为这是一种让我出去的方式(其实大法弟子根本就不应该被迫害,更应该被无条件释放)。修炼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过病,也没检查过,一直信师信法。修炼人是没病的。但是我“心动”了,就想借着这种机会出去。心一动,晚上梦见三位佛道的形象,一个佛的形象的告诉我:“你有些执著于自我,你得出去救度众生,外面有人等着你哪,你周三会有变动,你的业力特殊。”后他们就走了。

果然星期三医生来找我,问我你的病你知道吗?我说知道。但我当时心里没有认可它。医生告诉我不手术是很危险的,我也没有理会她,后来她告诉我已经给看守所发病危通知了,我想到了梦中的三个告诉我的事,我也没有想到他们是坏神黑手,我每天还在不断的发正念,外面有我做的证实法的事,我不能在这里呆,但是我对梦里的事感觉他们说的对,看到我的心,又告诉我不能在那里呆,又告诉我的变动,还有特殊的业力,心里有点慢慢的默认了,一个月后国保处的警察告诉我要放我。

因为我一个多月没吃饭,身体极度虚弱,国保处恶警把我又转了一家医院,还要对我進行身体检查输液,被我拒绝。后来大夫来问我有什么病,我就说我有什么病,也没意识到应该否定。

我几日后表现病危,就被当地的恶警接回,回到当地,国保队恶警又把我送往看守所,到看守所狱医检查身体,问我有什么病,我一看又要往里关,旧宇宙的因素带动着本能的自救,我也不全是正念抵制,而是告诉邪恶,我有什么病,又一次没有否定迫害。但狱医不信,在我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的给我关進去,等到第二天国保队来人带我到医院去检查,我的家人也知道消息到医院去了,医生问我得什么病,我告诉他是邪恶迫害,在和他们讲真象的同时又说出了自己有什么病。经检查胆结石消失了,其它的严重了。同修们得知我的情况都一直在帮我发正念。这样我被释放了。

我回家后身体其它方面开始恢复,但是检查有病的地方一直不好,我也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结果一天比一天重,后来疼痛,有一些证实法的事已经受到干扰。功友又开始帮我发正念,跟我学法,让我在法中提高。

疼痛让我也不能静心学法,头脑中经常闪现不正的念头,经常从思想冒出“你不行了”,“没多长时间了”,身体内很阴凉的东西在窜,后来那个东西疼时炸开了,窜的很多地方凉。很多功友帮我找自己,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找得我自己也很困惑,把思想中什么不好的因素都想成是自己的心没修好,收集了一些不好的肮脏的东西都想成是自己的心,越找越不会修了。

后来我只有学法,通过学法回想一下,发现自己的思想也是被旧的因素在安排着,没在法上:当时觉得出来回家炼一炼功就好了,对邪恶没有看清,没有彻底否定;从梦到的三个坏神黑手,就一直认为是点化,从而一步一步默信自己有什么病,一步一步按照它安排的在想;又找了一些肮脏的东西当做自己没有修掉的心,它也就不断的在身体上迫害着我。其实是黑手利用了我要出来的念头在安排着,变相让我承认病症,我在不知不觉中默认了它。被邪恶变相强加的病业,也是在迫害中。这都是在阻碍着我证实法,只是采取的迫害方式不同。实质上,我被抓本身就是迫害,就应该无条件释放,追究迫害责任,补偿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