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提笔泪下,心酸痛。邪党迫害大法快六年了,还未终止。我们大法弟子真是经过了暴风骤雨,但我们在师父的指导呵护下,都走过来了。

我是一个百病缠身的人,曾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脊椎骨质增生、后脚跟骨质增生……是师父把我从死亡中救活。我得法时不能走路,是辅导员用自行车接我听法,听了三讲,我就能走了。现在骑自行车能走130里路不在乎,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不累。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开始时,我做讲真象的事,只是为了报恩。常人道:受人点水之恩,应涌泉相报。何况师父救了我的命,理所应当。

大概是2000年,我们辅导员去北京证实法被抓,送资料的就送到我家。那时,真是乌云密布,天黑一片,恐怖极了。丈夫害怕,怕孩子上不了大学,考不上高中,没了工资等等。不愿意送资料的同修到我家来。这样我就找到另一位同修叫她接,她家没上学的。可后来一想,我为什么叫人家接?人家送资料的为什么送到我家来?还不是因为我受益最大,应最坚定。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就是多活的,为什么把这个危险推给别人呢?这个事就应该我做。我克服了许多困难,现在还在做。

从这以后,我干什么都不大想,只是信师父。师父叫做什么,就努力去做。师父叫学法,多学法,我就天天学法炼功。师父叫发正念,四个点差不多天天发。师父叫讲真象救度众生,我就经常去发传单、光盘或口讲。

谈一点发传单的体会。

有人跟我说:“你胆子太大了,什么也不怕。”其实我很少有那个意识和那概念。也不是一点不怕,就是干上事,说上话,就什么都忘了。

有一次在本村发传单,让人家看到了,就给我到处宣传。姨姐找我,弟弟找我,姐妹们都来了,象审讯似的问我,到底发没发?我说:说没发你也不相信。

随着正法的不断推進,师父一再教诲我们《快讲》。我们村的大法弟子几乎都发传单,有的在本村发,有的到其它村发。在发之前,我们发正念。上午发真象资料,早六点发正念。下午发,中午12点发正念。晚上发,晚六点发正念。晚上发传单一般选在刚黑,街上有人,但不太多。当我们一发上传单,有时什么都忘了,光顾发,但都很顺利。有很多户,我们刚要发到他家门口,就关门了,闭灯了。有一次发传单,当这一趟大街快发到头时,从身后走过一个人,推着自行车,進了家门,正好是从头数第二家,進了门,就关上了门儿,闭了灯,我正好发到那儿,放了一张。从这以后,提醒了我,在发时,有时也往后看看,也发正念。其实都是师父在指点我们,保护我们。

过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们三个人去发传单、光盘、贴标语。她俩在本村做。我到邻村做,公路两边的住户,街道都是死胡同。当我从胡同出来时,正要往房外边的电线杆上贴。就冲我开来一辆车,灯很亮,越来越近,到我跟前,车停住了,下来两个警察,车上还有三个,看看电线杆,还好我没贴。没等他们上车,我就从车前镇定的擦边而过。其实这都是师父在指点我们,保护我们。

还有一次去外村发资料。我俩发完了,等着另一个同修,就坐那儿休息。不料一帮护夜的看到地上有传单,不叫我俩走,打电话给派出所,我俩发正念。电话通了,派出所人说:没有时间来。他们就让我俩走了。当时,我俩真激动,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

前几天,我们在外村发资料时,我把自行车放在道边,往住户门口放光盘。正在放,一个骑摩托车的把我的自行车撞了。他说快看看撞坏没有,我说:不会的,没事,你走吧。他不肯走,非得让我骑上试试。我就试了试说:你看没坏吧。我告诉你,我是炼法轮功的,车子不会坏的,人也不会有病的……谈了很多,把我受益的情况也和他讲了。分手时给了他两个光盘、两本九评和一份真象材料,他高兴的走了。

通过几年的发真象材料,我深深体会到,哪是我们在做啊,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师父正法,救人,为我们修炼圆满,付出的太多、太多。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按师父安排的路阔步前進。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修好自己,完成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