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向内找 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从小,就有好多问题使我百思也不得解。例如,一、人是从哪里来?二、人为什么活着?三、人为什么总是矛盾不断,争斗不止呢?四、为什么人那么多疾病、磨难、活得那么苦?等等等等。这些问题伴我走过40年。正在迷茫、苦闷、暴怒、绝望,直至轻生的关头,也就是1999年1月16日的那天,福从天降,喜得大法。那时才粗浅的明白我那些奇怪的问题。才知道人真正生存的目地,才感悟到:人生如梦弹指间,生生世世转回还,前世造业,今生还,喜得大法出泥潭。就这样,学法炼功一个月下来,伴我17年的13种疾病不翼而飞。当时我的心情是那样的激动兴奋,无以言表,浑身都是劲,走路轻飘飘,感觉就是重获新生。这些改变,我爱人都非常高兴的认可,当即就和我学起法来。

就在我们找到人生真谛,生命有了希望的时候,突然天象大变,乌云盖顶,大有天塌之势。无情的邪恶镇压,把我这颗重生的心又从新打入黑暗。当时的我真不知所措,面对单位领导的各种刁难、侮辱、讥讽、扣压、威逼、跟踪、监控,派出所不时电话骚扰,上门骚扰、等等……简直难以喘息,动弹不得。那时我不停的在想:这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该怎么办?摇摆不定的心持续4个月。终有一天师父用同修的嘴点悟,这时我才猛醒,才使这颗心平静而坚定下来,心中暗暗发誓,我要为真理而存在,坚修大法到底,如若再三心二意,就形神全灭。就这样,我才真正步入正法修炼。那时我爱人迫于外界压力和另外空间的干扰,他离开法不修了。不但不修,反而站向邪恶一边。简直失去了理智,对我无情的大骂,不断干扰、威胁,最后逼我和他离婚。面对这些,我无条件的找自己,用非常平静的心对待任何突发事件。

记得那是2000年的某一天,我下班刚進家,就见我爱人气呼呼的对我说,四舅打电话给你,说让你别炼这功了。上级有指示,再炼就抄家、抓人。当时我很和善的说:没事,等我有时间好好跟四舅讲一讲。我话音没落,他就冲过来不由分说的拳打脚踢,揪着头发让我滚出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大脑一片空白,来不及想什么,打骂持续着,当我被打倒躺在地上时,突然想起师父讲的法:“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吃苦,能不能付出。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当时心里急速的想了想,我哪里做错了呢?我这话没说错呀?怎么举手就打,咳,也许我前世造业,欠他太多,还账吧(当时没有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正想着想着,我突然发现他不打了,坐那瞅着我生气。哎,我怎么哪儿都不疼啊,我猛的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微笑着说道,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想健康身体,净化心灵,做个好人,这哪有错呀?你说是不是?就这样我们对视一会儿,他就走了。这时我的心里特别难受,真想哭,因为我看他太可怜了。一、失去了大法,二、还被邪恶控制着,真的很伤悲。我就想不能对他有任何的怨恨,我一定要修好自己。

从那以后,他一反常态,总是心情烦躁郁闷不乐,忧心忡忡,时不时的就发火。这样持续好长时间,磨炼着我,但也充分暴露出我的自私。

那是在2002年的一天,他居然从晚上9点步行走到第二天上午9点半,来回40公里。像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不分白天黑夜,一走就是多长时间。回来就说没意思。要不就双目瞪圆看着我,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要不就是几天不说一句话,看着谁都不顺眼。怎么劝解也不听,搞得全家精神紧张,谁看见他谁害怕。那时我好象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和内心深处的一种怨恨、气恼、委屈,强压生忍着那种不平衡的心,越是这样邪恶就越钻空子。

没过几天,他的身体突然出现异常,呼吸困难,浑身无力,精神状态差极了。去医院检查,在他的脖子上大动脉处和缩骨里突然长出两个鸡蛋大的瘤子,和依赖性的糖尿病。真是非常意外。当时他好象被打一闷棍子一样,精神全部崩溃。精神打击太大了。这时我的心里还在想,这要是学大法哪有这事呀!不知悟的怨他。

事已至此那就做手术吧。出院后他的情绪仍然不稳定。我就想这可怎么办?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这样?为什么一次比一次厉害?我错在哪里?执著在哪里?思想激烈的斗争。正当我反复向内找,挖其根本执著的时候,我顺手翻开一本法,一眼就看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反复几次读着就想,大法弟子身边发生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什么东西阻碍着我。细细的找到内心深处,不由大吃一惊!

我终于清醒了。“扑通”我双膝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泪流满面:师父,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停留在对法、对您这种感恩戴德的感性认识上。每当遇到突发事件,就用人的观念去面对,去辩解。而没有用大法的法理去善解一切,去衡量一切。长时间执著,试图想用我的思想观念去强迫他来符合我自己,非要想改变它,祈盼求得有一个安详舒适的家庭环境,安逸之心。甚至祈求他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无声的怨心、无声的恨心等等。原来这么长时间我满脑子、满身、满心全都充满了自私、自利、自我。这哪是修啊,这些私把我包得严严实实,整个被旧势力牵着走,控制着走,完全走了它们安排的路。从根本上就偏离了法,根本没为对方想想如何如何。

此刻我擦泪起身,心生正念。终于找到了真我,分清自我,包括一思、一念、一举一动,精進实修,冲破一切阻力,及人的所有观念的束缚。同时也真正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必须升华到理性认识,严格用法来要求自己。我也明白我爱人也是被另外空间旧势力黑手控制迫害着,随即我想,我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铲除所有旧势力黑手烂鬼等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时刻清理自身及我爱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用慈悲的心理,祥和的心态,正视一切。拘小节、怀大志,只有改变自己,才能影响他人,真正做到师父所讲:“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境界》)

当溶于法中的时候,无条件向内找自己,修自己,理智、清醒的悟道。那才是真正修炼的人。从那以后,家庭环境奇迹般的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他也把所思、所想的话都说出来了。我也耐心的听,冲破所有人的观念。就用师父讲的法来破一切迷,真正做到正信、正悟、正行。不管任何生命都会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才能看到强大的法在人间的展现。才能看到柳暗花明的这一天。

终于在2003年年初,我爱人清醒过来了。这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有一个人告诉他说:有好多人往山上跑,你怎么不去呀,山上有三种药材,你快把他采回来。说着他就往山上跑,一直跑到山顶,突感前胸有东西,其中之一的是山药,这时醒来,才知是梦。他把做的梦告诉了我,问:这是怎么回事?我当时非常高兴,我说你把这山药两字倒过来,他说要善。我说:对,师父会用异音点悟,你缘份已经到了,该同化法了。那两种药才肯定是真和忍,他一听,哎,正是。

从那以后经师父一次次点悟,他也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美好、旋转的法轮,和生命的机制,等等,都展现在眼前。这时他才完全明白,原来他是为法而来,背负着重要使命。这样就又从新走上了返本归真光明之路。在学法的过程中,他也真正感受到,每学一遍《转法轮》就会脱掉一层颜色不一的很厚的硬壳。这壳的形状和人身体形状一样,同时也真正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

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虽然我们的路不一样,但是目标是一样的。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弟子,身上的责任重大,不管怎么难,无论是工作环境和家庭环境,都得我们自己去开创,师父的法是讲给各界众生的,正一切不正的,从我们得法到现在,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也是不断的把我们从旧宇宙当中捞出来,我们怎么做才对得起这个称号,我们不仅仅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其中也包括我们每个弟子要修好自己,真正理解好师父讲的法理,从而做得更好,环境才会改变,不愧对师父对我们的苦度。现在我们的心情万分喜悦,无以言表,心中只有感慨!

我们原本高洁自天来 层层转生为法来
红尘滚滚数年埋   大法洪传天门开
同心来此世间行   荡尽污垢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