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监狱“2.12”事件始末


【明慧网2005年6月12日】2004年2月12日中午,吉林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十名大法弟子,每人手持一张八开纸打出每张纸写一个大字组成“停止八监区迫害法轮功” ”的大型标语。起因是八监区郭队长、张艳、韩××、胡姓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八监区大法弟子,造成他们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肿得吓人,两眼皮肿得没缝,头被用白毛巾包裹,由两人领着走路,天天还得出工。九监区同修知道后,伸出援手。
  
横幅打出,震撼天地,刹时凝住了整个空间。紧接着一阵嘈杂声,持续了5-6分钟,邪恶才从梦中醒来,窜上台子分割包围了十名大法弟子强制架回九监区工厂。
  
在副监狱长武泽云直接指挥下,狱政科长带人气势汹汹闯进工厂,由九监区队长仲桂梅和魏干事(副队长)指使犯人,开始了血腥的镇压。下午一点多,刘桂霞等四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抬着投入监舍的小号。在小号双手被向两侧(或上方)拉紧用手铐铐住,从早5点到晚9点,晚上则把人两手分铐暖气管子上,躺在板床上根本不能翻身,同时,有二个犯人24小时监视任其打骂凌辱。刘桂霞一个月后从小号出来双手被冻伤。紧接着她又被用宽布带子把两手两脚绑在床四个角上,不让上厕所,被褥衣服全尿湿了,又被狠毒的扒开衣服,打开窗户让冷风吹进冻她。就这样又被折磨半个月。
  
王丽苹在小号被关了一个月,绑了这么长时间,身体枯瘦如柴,一包夹犯人给其灌食打嘴巴,污言秽语不绝于耳。多名犯人借灌食之机,挥霍王丽苹存款买好菜,其实全被她们分享。

其他六人,也于晚上强行把四肢分别捆住,固定床上。宋维香身上的床板被抽走,整个体重全靠四肢承负,疼痛至极,整个身体关节象裂开一样难受,就这样悬空吊了168小时。
  
程杰也被这样绑着,身上垫上洗衣板。
  
刘越则躺在冰凉的床板上,冷冻和疼痛,仅一夜过去已全身颤抖。

有的在酷刑折磨下,违心写了四书,被送到教育监区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在最痛苦的时候武泽云和厉剑出来假惺惺安慰、劝说,其罪恶目的一目了然。
  
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狱方把宋维香的两个孩子接入管教室,妄图以亲情动摇大法弟子正念,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事情到此并没有完结。过不多日,打王丽苹的犯人遭了报,满脸浮肿,检查已经是四个加号的重症糖尿病了。尽管这样她的主子连保外就医都不肯,把她送老残监区煎熬。
  
原本还算太平的工厂在“2.12”事件后,接连发生事故,先是一女奴工整条胳膊被绞入机器中,造成皮肉深度破损,被缝了好几十针;几天后另一女奴工被纸捆砸伤了腿,造成骨有裂痕,长久不能行走,至今仍跛足。至于象手上破皮流血的事更是不断出现。为此承包人仲桂梅也确实破费了几个钱,搞得她焦头烂额。这也是对仲桂梅的惩罚。所有这些难道还不足引起吉林省女子监狱所有人员深思吗?善恶有报谁能例外!别再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了,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目前,吉林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继续,不准大法弟子洗澡,不准去食堂吃饭,活也不让干了,由四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形影不离的跟着,就怕“出事”。同修们,狱中同修在那么邪恶的环境下尚声援被迫害同修,我们在外的大法弟子不应该营救狱中亲人吗?让我们立即行动,呼吁社会一切正义力量,伸张正义,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使我们亲人早日走出魔窟。

     
吉林省女子监狱  邮编:130022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1048信箱
副监狱长武泽云电话:0431-5375004
唐亚娟狱政科长电话:0431-5375010
厉剑 狱政科长电话:0431-5375007
    
九监区队长:仲桂梅
副队长:魏干事 电话:0431-5375040
    武干事
    
教育监区队长:李源
   副队长:魏丽会、曹队长、郝队长
电话:0431-5375009/537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