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不给牟永霞母子落户且将其绑架(图)

附《2001年牟永霞在看守所、拘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14日】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以写“不修炼保证”为要挟不给大法弟子牟永霞和儿子落户口。如今儿子没有身份证面临就业困难,孩子急的直哭。

2005年6月3日牟永霞给儿子办户口,可是让胡路分局仍以写不修炼保证为要挟,百般刁难不予办理。牟永霞奔波一天饭也未吃身心疲惫的来到大法弟子史富贵家,想就近吃点饭。可是正赶上让胡路公安分局在史富贵家抄家,她刚一進门身上的包就被它们抢去,随后几个便衣将她拖入隐藏在楼后的警车。她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不许绑架大法弟子”。她被绑架到让胡路公安分局。一群警察对其非法提审,问其姓名,她说:“你要是做记录什么也不会有。”它们便在记录上写:不语。随后她坐在床上发正念一个多小时,翌日凌晨1点多1女5男6个警察要送她去看守所,她坚决不从。它们便把她拽到地上,一人拽一条腿,头在地上拖,就这样连拖带拽硬是将年近6旬的她拖入警车。她双臂被按着,她就用脚将关的严密的车窗打开,对着窗外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它们做贼心虚半夜三更绑架大法弟子”。一同绑架的大法弟子王玉华、愿丽雪也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车开至大庆市看守所,将她关入单间锁進铁椅子。她心悸、头晕便趴在铁椅子上,它们又将她架出去关入408房(大法弟子何丽华所在监号)。

大法弟子牟永霞,于2005年6月3日-8日被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和大庆看守所迫害,获释后所拍的图片。

从4日起她始终心慌、头晕目眩起不来,5日通过炼功身体好转能起来了。6日清晨发完正念,身体虚弱的她走下铺,坐在铁栅栏门前双手紧握铁栅栏,对着全所的监舍高喊:“法轮大法好”“立即释放所有大法弟子”。这时喇叭里传来监控室警察的破口大骂声,一值班女警在铁门外冲她恶狠狠的猛踹三脚,刑事犯硬是将她拖离铁门。她就坐在地中央继续喊,刑事犯将她抬到床上,她就坐在床上继续喊,十来个刑事犯将她按在褥子上抬出监号。408室位于走廊的最里边,她被抬着路过所有监号时,她高喊:“同修们不能消极承受,法轮大法好!立即无罪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它们刚刚迫害死杨玉华又要迫害我,我是牟老师牟永霞,我如果回不来就是它们迫害死我了。”这时所有监号的大法弟子齐声呼喊:“法轮大法好!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她被抬到医务室走廊被野蛮灌食(牟永霞并未绝食),因她高喊它们就用毛巾堵她嘴,狱医用插管往鼻子里插,使其上不来气呼吸困难,所灌食物全呕吐出去。它们又将她抬回监号。整个上午全体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未停,响彻看守所的上空。(其中一女大法弟子一直哭着高喊,据说她是孕妇,大概关押在407室。)下午她向监号所有人员讲真象:讲她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讲她几年来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如今还不给儿子办理身份证,工作落实不了,还告诉她们大法洪传世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大法的美好。

7日早报告时她欲下地发正念,刑事犯阻拦将她抬回床铺,她就立掌发正念。这时所长、管教在地中间站立一排,待全体刑事犯报完号警察骂她,投拖鞋打她。她便高喊:“法轮大法好、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它们将铁椅子抬進监号,硬是将她锁進铁椅子,她继续高喊,整个上午未停。因受她株连3个刑事犯被罚蹶着,其中一个心脏病摔倒两次;4个罚站;15个码坐,从早直到晚9点。她又高喊:“不许搞株连!”这时她情不自禁的流着泪高喊,一部份刑事犯也落泪了。此时窗外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携着冰雹从天而降,她始终高喊并背诵《论语》。8日早她发完正念突然晕在铁椅子上长达10个小时后,办案单位来人将奄奄一息的她保外获释。

如今她夜里发烧、出冷汗、全身疼痛伴有头晕恶心。大法弟子牟永霞的身体状况,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与大庆看守所负有不可逃脱的罪责。

2001年牟永霞在看守所、拘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大法弟子牟永霞修炼前高位截瘫(现在还有残疾证)生活不能自理。已失去生活勇气的她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仅一个多月就好了;88岁的老母肌肉萎缩瘫痪,修炼后一个月便能下地了。她又体味到了拥有健康的快乐与幸福,生活充满光明与希望。

可是99年7月,欺世大谎铺天盖地而来,血雨腥风中她坚持修炼、坚持向受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明真象。2001年5月初她在探亲的路上被红岗派出所绑架,转至让胡路公安分局,又将其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转到萨尔图拘留所非法关押,19天后灭绝人性的让胡路公安分局的恶徒竟将她送入精神病院(大庆三医院)。在那里她身心遭受极度摧残:它们用带子将她绑在床上,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灌药、打针,使她头晕目眩、视线模糊、腰直不起来、发烧、颤抖、身体失重、摔跟头,上厕所摔倒站不起来就艰难的爬回病房。20天后她被折磨的眼神分散、精神恍惚。后大法弟子将其营救出来,通过炼功调整半年之久。当她逐渐康复回“家”时,丈夫已再婚;八旬老母忧郁成疾而去;两个孩子到处找妈妈哭着喊着:妈妈没了,家也散了……

母子终于团聚,可是终日不得安宁,至今不给母子落户,不给办理身份证,孩子就业艰难。

大庆让胡路公安分局的恶徒们:恶狼虎豹尚且不食同类,可是你们在干什么?几年来你们伤天害理制造多少人间悲剧?!善恶有报乃天之公理啊!收敛恶行吧,为了你的家人,也为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