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引我升华


【明慧网2005年6月15日】1998年年底,朋友和我谈起她修炼法轮功的事,并送我一本《转法轮》。在第一次阅读《转法轮》的时候,我被“真善忍”这三个字所震撼,被义务教功不收费的精神所吸引。我觉得在人类世风日下的当今社会,出了这么一位“气功师”教人向善,远离贪婪,确实是难能可贵。特别在录像的画面上看到慈祥的师父,倍感亲切,于是我决定修炼下去。可是由于当时我没有真正的领悟大法,所以修炼起来也不太积极。尽管如此,由于我动了向善的一念,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在未修炼之前,我患有不少的慢性病,如:鼻咽炎、胃肠炎、妇科炎症等等,过去至少每月发病一次。师父帮我把“业力”推出去之后,病症渐渐的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并且感到肚子里的法轮在转动,炼功和走路都感到飘飘的。我庆幸自己有缘得大法,发誓要好好珍惜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万古机缘。

1999年7月20日,以江氏为首的邪恶集团疯狂的镇压法轮功,邪恶动用了国家所有的宣传工具,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来造谣、诬陷法轮功。电台、电视台、报纸连番不断的攻击和诽谤大法和师父。一时间中原大地被笼罩在恐怖之中,人人谈法轮功变色,也吓倒了一些不真修的人。

那时我意识到这是一场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运动又开始了。尽管家人极力反对,但我还是坚定我的信仰。不幸的是由于当时我没有真正领悟到大法的内涵,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去修炼,所以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现实,我有点不知所措。许多同修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我都没有参与。之后不断的学法和修炼,一天看到《转法轮》中的一段话:“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我突然醒悟过来: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还不如一名普通的修炼人,没有一点慈悲心肠,当大法和师父蒙冤的时候,当同修们被抓、被关、被酷刑折磨和被迫流离失所的时候,我却竟然无动于衷;当世人被欺世的谎言所蒙骗,无知的仇恨大法,走向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之时,我却如此的漠视众生。我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吗?我配当一名大法弟子吗?我深深的反省自己,究其原因,根本上就是放不下常人的名、利、情,怕自己被抓!怕家人被牵连!

于是我和同修一起走街串巷,半夜到家村去散发真象资料。2000——2001年,邪恶很猖狂,加上有些大法弟子讲真象的时候不够理智,或者带着求圆满的心去做事,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当时几乎大部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真象的同修被抓,资料点被破坏。在严峻的考验面前,师父的话给了我很大的激励:“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我意识到我们未被抓進去的同修压力更大了,讲真象救度众生的责任也更大了。师父说:“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大法赐予我智慧与胆识,我应该努力去完成伟大的使命。我自己单独出去发真象、贴传单。可是尽管顶着压力、冒着风险的不辞劳苦去唤醒世人,却仍然有很多世人对我们不能理解,甚至讥讽大法弟子的慈悲善举。邪恶还派人对我们進行跟踪、盯梢、蹲坑监视等。有几次我去发资料、贴传单都被人发现,甚至被蹲坑的追赶,但每次都被我巧妙的避开,化险为夷。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我一次次的感悟到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佛恩浩荡。

不久,邪恶的迫害升级了,不断的编造谎言:什么自杀案、自焚案、杀人案等等,向法轮功栽赃。特别是天安门自焚假案,的确蒙骗了不少世人。对大法弟子的考验更大,给我们讲真象、证实法带来了更大的阻力。怎样使世人从被蒙骗中清醒过来,真正认识事实真象呢?师父说:“根据每个人的能力、每个人在具体各个方面的特长,发挥你们自己的作用。”(《2003年元宵节讲法》)我曾经是一名医护工作者,当“天安门自焚事件”在电视上播出时,我就看出了漏洞。比如:大面积烧伤的伤口怎能用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刘思影戴着气管又唱歌又说话的接受采访?记者不穿隔离服、拿着麦克风就随随便便的進入应该灭菌的烧伤病房等等。我立刻意识到应该拿起笔来,揭穿邪恶骗人的伎俩。我给我过去的同学、同事写信,把天安门自焚假案的疑点写出来,让他们从自己的职业角度去识破邪恶的谎言。并且把大法不杀生的法理阐明,让他们正面认识法轮功。师父说:“……所以现在只要清除他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行。”(《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为了让更多的人更清楚的认识邪恶的阴谋,我给亲朋好友、熟知的人写信,并根据他们的特性和接受能力去谈。我给曾经教过我的老师和现在当老师的同学讲真象,让他们明白后不再去向他们的学生灌输对大法的仇恨。我给当警察的亲戚、领导和劳教所的狱警讲真象,让他们知道善恶有报,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我还根据各种不同类型的人分别给他们写信,与他们谈古论今:从古代的窦娥冤谈到今天的大法之冤,从佛教徒、基督徒被迫害到今天大法徒被迫害,从古罗马帝国的衰败到当朝的腐败,从灾疫不断的出现、天灾人祸的频繁谈到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从大法的慈悲救度到世界大法洪传的形势。有时为了节省时间,我把这些内容编成民谣寄给熟人。

在平日的生活中,我也尽量的面对面讲真象,我一贯在别人的眼里很冷傲,不善于与人攀谈,但为了讲真象,我有意识的去和别人交谈。现在的社会风气腐化堕落,全民皆赌,平民百姓们谈论的话题大多都是“赌”。我就从关心别人的角度和他们讲真象,再告诉人们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远离贪婪、远离黄、赌、毒,然后再谈大法弟子的高尚品格和修炼法轮功的好处。让人们明白“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转法轮》),可是一部《转法轮》就使上亿的修炼者身心净化,使社会道德回升。

在我所接触的人中,经过讲真象很多人都对大法有了好感,有了正确的认识。通过讲真象真的使世人从迷惑中清醒过来,正如师所说的:“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

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已经五年多过去了,大法弟子们从巨大的魔难中走了过来。师父说过:“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回想我自己走过的路,虽然也曾站出来证实法、讲真象救众生,可是比起那些为维护大法而舍生忘死的同修们,我觉得自己很渺小。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与师父与正法同在,我无比的荣耀,同时感到肩负的使命无比巨大。师父说过:“其实到现在为止,大家做到的还是有限的,从数量上来讲比例还是很小。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那么那里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得更好,应该在教训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应该叫更多的众生得救,应该发挥大法弟子主体的作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现在邪恶还未除尽,大法弟子还在被迫害,“所以在证实法中不管形势怎么样,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要按师父所要求的去做:“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我要做好学法修炼、讲真象、发正念这三件事,更加努力精進,彻底去掉一切执著心,把自己真真正正的溶于法中,树立起自己的威德,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