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蠡县大法学员自述遭恶人毒打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15日】2001年夏天,我和几位同修去河北省清苑县温仁乡的蔡营村讲真象,被恶人举报。该村原支书××左右开弓打了我100多个耳光,当时我就昏了过去,恶人还是不放过我,又将我拉起来继续打。醒后我告诉他:“你别这样,会遭报应的。”恶人说:“不怕,看我会遭什么报应。”(没过20多天,其儿子从二楼摔下,成了一个植物人。)他们将我们打得走不了路,当天又把我们送到清苑县看守所,在那里,又遭到恶警的毒打,还不让睡觉,把我们按在地上,用棍子打,棍子打断了另换,接着打。直到看人打得快不行了,才打电话叫蠡县小陈乡书记谷庆英将我们带回。

谷将我们关起来继续折磨,不许睡觉,要睡只能睡在长凳上,屋里爬满蛆虫,长凳上、人身上也是。不许上厕所,用手铐将手倒背过来铐在暖气片上。门每天反锁,屋里热得透不过气来,就这样折磨了我们50多天,大家胳膊肿得不能动。为了应付省、市检查,谷不顾我们死活,又将我们送到邪恶的八里庄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恶人逼我们穿犯人服,大家不配合,谁也不穿。后被送回乡里,恶人谷庆英逼我们骂大法、骂师父,否则不许回家。大法弟子王素梅自己开门要去厕所,谷当场将其打的昏死过去,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我们不配合恶人,恶人非法送我劳教一年,几个月后,我在保定劳教所正念闯出。从保定回来后,恶人仍每天对我实施监控、跟踪。十六大期间,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又将我抓到县看守所。我丈夫不修炼也被他们抓走审问,恶警将他铐在柱子上,用皮带抽打(有铁头的一端)、用脚踹、打耳光,还搜去他身上89元钱,装入了自己口袋。在看守所我受尽了折磨,他们不让人睡觉、经常半夜审问,如不配合就会受到各种刑罚。恶警搜去我身上仅有的285元钱,竟然一点不觉得羞耻,大模大样装入了自己的腰包。最后,直到家人被勒索1400元钱恶人才将我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