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曾患绝症的人

【明慧网2005年6月16日】首先我要感谢大慈大悲的师尊对我的苦度,同时代表我的父亲、大娘感谢救了他们命的恩师。我们用尽人间的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和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我们只能把我们的真实经历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不明真象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炼法轮功是央视推荐的,数月后央视开始诽谤大法

我是一个癌症病人。在修炼前我是有名的老病号,身患乳腺癌和多种疾病,做过多次手术,满身都是刀疤,最后医生给我判了死刑,说我最多还能活3-5个月,只能回家等死。我当时非常痛苦,很不甘心,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要死了呢?无奈之下我抱着一线希望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一封信咨询,很快就收到回信并建议我:炼法轮功。当时从来没有听说过,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在我开始炼功的第三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大量的鼻涕、眼泪、痰不停的流、吐,真是翻肠倒肚,吐的东西又脏又臭又恶心。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同修告诉我:这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说明师父管你了,是好事。

从此我就每天到公园炼功,到点上集体学法,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精神愉快,心情舒畅,气色也很好,认识我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一个快要死的人突然就这么好了呢?人们都问我是哪个医院医好的?吃的什么药?我如实告诉他们:“我哪个医院也没去,什么药也没吃,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看到我的身体变化也开始修炼了,大家都为我高兴。正在这时候,1999年7月22日电视媒体开始铺天盖地攻击诽谤大法。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炼法轮功是中央电视台推荐的,它怎么就自己否定自己,出尔反尔了呢?我才炼了几个月身体就起了这么大的变化,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我非常痛苦,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眼泪老是不自觉的流个不停。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我的心声和真实情况……

到今天已经几年过去了,我这个被判死刑的人依然健康的活着。虽然我被中共邪党人员多次抓捕、迫害,并被判了五年刑,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告诉世人真象:法轮大法好。

弥留之际的八旬老人诚念“大法好”,如今到山上放牛羊

我父亲今年84岁,是个很正直的老人,他受邪党摧残、折磨、迫害了一生,到老又患上了淋巴癌。到处求医,医院都不收,一是年龄太大;二是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脖子两边肿得象碗口那么大,头都转不动,把气管、食管、喉管都卡住了,连水都咽不下去。医生对家人说:“你们哪个医院也不要去了,谁也治不好的,赶快回家准备后事吧。你们再有孝心也晚了,因为他什么东西都不能吃,咽不下去了。”全家只有准备后事,通知所有亲人回家见最后一面。

父亲虽然已经一个多星期水米未进,可脑子很清醒,说:“我还咽不下这口气,我还想见某某(指我)最后一面。”因我在异地,老人家已多年未见过我,我得此消息后马上写信告诉他我的经历并请他相信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可他受邪党毒害,一听就害怕,再加上我几次被抓被判刑使他难以接受。现在他快不行了,家人让父亲在电话上给我告别。我没有哭,大声告诉父亲我炼法轮功后出现的奇迹,我请他老人家相信我:“谁也救不了你的命,唯有我师父能救你,希望你能按我以前写信告诉你的去做,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

庆幸的是,老人在要离开人世的最后终于醒悟,开始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守候的家人也都念“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老人不疼了,睡着了,家人还对着他耳朵念。第二天,老人要水喝,第三天能喝一碗鸡蛋花,第四天能吃半碗稀饭,一周就能起床行走。现在不但生活能自理,还帮家人干活,到山上放牛羊。

尿毒症病危患者是如何康复的

我大娘是一个老病号,患病多年。去年冬天严重煤气中毒,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家人发现后送医院抢救,不到一周花了八千多元医疗费还是无济于事,不排尿,全身肿得透亮,用手一按一个深坑。医生说:“你们出院回家赶快准备后事,她已是尿毒症无法治疗,最多能坚持一个星期,弄不好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了。”家人只好通知所有的亲友来见最后一面,并开始准备后事。

我去后当晚与大娘睡在一张床上,我不停的对她念“大法好”,并求师父救她。一天晚上从她的嘴里和两个鼻孔里流出大量的脏东西,很臭,又吐又流一夜后,早晨起来我叫她,问她认不认识我,她第一句话说:“麻烦你,谢谢你了。”

到下午发现她开始排尿了,后来一天比一天好转,现在一切正常,不但能干家务活,还能到地里干活了。

我只是举了几个事例,其实在我们的亲人朋友中这样的事太多太多了。大慈大悲的师尊救度的生命无计其数,真正是佛恩浩荡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