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为了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自从我修炼大法以来,尤其是在正法修炼阶段,我真切的感到师父的法就象指航灯一样帮助我衡量、判断遇到的每一件事情,从而归正自己。

我开始修炼不久,听到了师父在国外的一次讲法录音,其中有一句话“我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哪你就成不了佛。”(《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深深的触动了我,因为我心中一直把一个同事视为“敌人”,我看不顺眼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所以相处起来别别扭扭,和她说话也是言不由衷,人家也知道我对她有意见,对我也没什么善意,彼此互相伤害。学法以后,我努力去善待所有人,可对她就做不到。每看到她,心里还是冒出鄙夷、气恨的念头,没有了善念。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于是就先尽量不在背后议论她。听到师父的那句话后,总觉得是在说我,我也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心性没提高上来,师父说过“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得就非常快。”(《转法轮》)于是就想,表面上看,我对她动气就是用常人的理来看待她,心性和她一般高了,那么我不就和常人一样了吗?另外,我是要往高层次上修炼的,怎么能和常人计较呢?怎么能去动气呢?这样一想,再遇到她有不好的言行时,我努力不动气、不计较。就这样我按照自己悟到的那一层法理的要求去做,渐渐的能和她平和相处了,我也以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心性提高了。就这样过了四、五年。

今天,在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众生时,我开始琢磨给身边同事讲真象,但不知为什么不太想对她讲,好象对她不放心。然而有一天,当办公室里的党员都去搞所谓的先進性教育,屋里就剩我们两人时,我忽生一念,何不趁机向她讲真象,就从这个先進性教育讲起,不挺自然的吗?于是我就主动和她悄悄聊起来:瞧这些党员都反感这个活动吧,可又不得不违心参加,违心说一些冠冕堂皇、言不由衷的话,还得东抄西抄做笔记,真够累的。我们又聊到建国以来共产党搞的那些运动,就是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有自己的思想,谁说真话就整谁,以恶治人,斗争哲学,吓得老百姓都跟着说假话、做假事来自保,这么多年对它的邪恶听之任之,良心都泯灭了。看到她在共产党是恶党这个问题上认识较清楚,我就提起共产党对法轮功迫害,我说现在医疗费那么贵,老百姓都为年老看病攒钱,不知到时候得个什么病,活得很累。可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心态好了,身体也健康了,好多得绝症的人都康复了。这样一个对百姓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为什么要遭到迫害?没想到她也有同感,说“真、善、忍”也没错呀。见我非常支持法轮功,她又偷偷告诉我她在国外的亲戚说的法轮功在国外反迫害的一些事情,还拍了许多照片,以后带回来给她看,她也表示出很迫切的要看到真象,不能光听共产邪党的一面之词。

经过这次交谈,我既意外又兴奋,没想到她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有正见,而且她还是我当面讲真象讲得最轻松,最成功的一个。但同时我也深深的后怕,后怕当初若没有修去对她的一些执著心,就不会有这几年的平和相处,那么在我今天要救她时,她就不会向我敞开心扉。另外幸亏近期坚持了整点发正念,肯定也清除了她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一时间,我的心头一酸,心里默默的说,师父啊,原来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为了救度众生啊!

时隔不久,又有这样一次机会,我们俩很自然的又聊起来。没想到这次她自始至终都滔滔不绝,讲共产党的邪恶,讲法轮功的被迫害。她还告诉我她的一个好朋友的老同学是大学教授,也炼法轮功,在每年的同学聚会上,这位女教授都向同学们发真象材料、讲真象。几年下来,她的朋友开始思索,对她说,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很难理解这些人坚持法轮功连生命都不要,只能有两种解释,一个是走火入魔,可他们都很正常;另一个可能确实对身体有大好处。这些话对她影响很大。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边倾听,边提问,最后她反问我一句,难道你能认为他们是愚昧的人吗?言外之意他们才是坚持真理,说真话的人。良久,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睛有点湿润,我打心眼里为她高兴,这个生命真的有救了,这个生命所连带的一切都有救了。

自此以后,我们俩谈论这样的话题多了起来,每当我在办公室里有目地的提起共产党邪恶的本质时,她都随声附和,发挥了正的作用。一次下班路上,我讲到本办公室里一退休老人文革时是造反派,年轻时就得了癌症。文革之后,她仍不承认自己当时做的不对,认为一切都是按照党的要求做的,党叫干啥就干啥,没有错,平时在单位里还是满嘴大道理,专爱给人扣帽子,揪住点别人的不是就没完没了,可当自己干违反原则的事时又总能编造出一大堆理由,弄得领导烦她老找事又不敢说,大家背后都议论她。谁知她退休没多久旧病复发,折腾好几年,后来活活疼死。她说,对对对,还有某某某不也是吗,文革时把一领导半夜秘密押解到山西,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去了一个偏僻的乡村,结果吃的东西不干净,闹肚子,又没有药,从那儿以后落下一个细菌性痢疾,隔一段时间就要犯一犯。这些事就发生在我们熟知的人身上,大家都当笑话讲,传了许多年。可在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后再讲起时,她争着说可不能跟着共产党做坏事了,遭了报应是自己的,以后共产党再让干啥,可得用良心比比,该不该干。我想现在她肯定对共产党做恶祸及百姓有更深刻的认识了。

同事得到救度,我在写这段体会时也意外的得到一个收获,因为我找到了我和她矛盾的症结,就是我有强烈的执著自我的私心。以前分析执著心时,没有重点向内找,而是抓着她的缺点不放,从表面上找应对的办法。这次我仔细体会,每当我反感她时,实际上都是因为她的虚荣、拔尖、张扬冒犯了我隐藏很深的显示心、争斗心。在潜意识里我总为自己找出各种理由证明我比别人强,说话做事都有理,有时甚至强词夺理,掩盖事实,这是一颗多么强烈的维护自我的心呀。几年来的平和相处也仅仅是表面上的,没从根本上去掉私心就做不到“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转法轮》),难怪我在同事中讲真象时对她起了分别心,救人还分人,原来问题出在我身上,我没有挖出这颗私心。要不是因为我还有救度众生的一念,要不是因为师父慈悲,最大限度的挽救众生,我就没有完成我的使命,她此生也就白白和我结缘。我又想到师父让我们写正念正行体会,是不是也有着师父的用心呢?我真的体会到在这正法修炼的路上啊,师父为我们溶入了那么多,那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