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湖南省女子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口号是“人民政府有的是办法”,特别是“教转中队”是迫害大法学员的最邪恶的地方,非法制定规定,从精神上、肉体上对大法学员加以迫害。如:大法学员在生活上不准互相照顾;劳动时不准互相帮助,随时随地有夹控犯人寸步不离的监视,非法限制一言一行,写什么东西或家信有遭到工作犯盘问检查;大法学员之间只要一开口,就有人插话制止,站、坐中间都得插个工作犯,连晚上起床上厕所,也要跟到厕所看着。

十多个人住在二十来平方米的监房,吃喝拉撒、劳动洗脑都在里面,如果要剥蚕豆,里面就是水牢,也不准站到走廊上透透气。上厕所、洗澡,恶警都不准关门,让工作犯看着。如果有节假日休息,也不准坐、睡在自己的床上,只能站或坐在自己床边的凳子上,等等。恶警稍有不顺,对大法学员的谩骂、侮辱劈头盖脸就来;每星期日,每个大法学员的夹控犯人都要把大法学员一周的言行汇报写好交给恶警队长。

在2005年3月之前,强制大法学员的劳动任务比工作犯要高出三分之一,而年龄却是反比。长期被强制超负荷劳动,每天十多个小时以上,完不成任务就通宵达旦加班、不让休息。大法学员郭波琴疲劳过度,在劳动台桌上趴着休息了一下,马上有人报告队长说她病了,4、5个人强迫拉她到医院去。不法人员在路上把她推拽倒地,头上起了很大个包,口吐鲜血,最后还反咬一口说她看病不交费,而当时就是工作犯刷的医疗卡。

邪恶之徒在所谓的教育课上当众扯谎,口口声声诬蔑说大法学员不要亲人如何如何。监狱规定一定时间可以给家人通电话、接见、通信、收包裹等,但恶警就不准我们大法学员给亲人打电话,连接见、通信、收包裹,都被恶警想方设法阻止。前段时间,恶警强迫大法学员报告自己的名字“×××罪犯到”, 才允许接见亲人和领取包裹, 否则即使从百里以外、冒着严寒酷暑的老人和小孩来见,也不让。没有东西用,包裹也不给;连家信,它们认为有不符合它们内容的(如劝善、善恶有报之类的)也不给发出去,也不准送进来。

在相当长时间内,恶警指使犯人刘勤以上课为名,诽谤、污辱大法及大法学员,把大法学员的家信拿到课堂宣读,以达到发泄、污辱。这些真正的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可任意妄为,从不参加劳动,还被评为所谓的“劳改积极份子”,奖分减刑最多。而大法学员稍有不从,就被强制罚站、电棒、戴多种铐等等。如2004年5-6月间,有大法学员因长期超负荷劳动,体力支撑不住,就是通宵不睡也无法完成劳动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提出意见,恶警不但不接受,反而关进严管班,严加摧残,一天坐十多个小时的独脚凳、蛙跳、俯卧撑等等,名曰“体能训练”,实为超极限体罚;支撑不住或不顺,恶警就用电棒、反手铐、悬空吊等等非人折磨大法学员。

大法学员言虹、陈楚君、肖瑞林等被教转中队原主管队长李春晖等人指使犯人颜美英、张根林等人把她们悬空吊打,昏死过去,还在她们身摸来摸去耍流氓。还有一名大法学员有点咳嗽,被强行送去治疗,回来后精神就不正常了,也不知是用了什么药,现在她还被非法关在里边。

大法学员有时的劳动任务每天要剥55斤蚕豆(玉带豆),很多大法学员的手都被刀划的鲜血直流,满手水泡、血泡、脓泡,十指连心的痛。而被强加的劳动任务就是不吃不喝也无法完成。

还有好多好多的罪证,我一时也记不过来了。我会逐渐地把湖南女子监狱的罪恶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恶人榜:
李春晖 原教转中队队长,现教育科副科长
李玲、薛芳 原教转中队队长,现五监区教转一队队长
罗奸(同音)原教转中队队长,现五监区教转二队主管队长
湖南女子监狱地址:湖南长沙市香樟路(新址) 邮编4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