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6月17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克里斯多夫·布兰克纳(Christoffer Brekne),是一名挪威籍的学员,现在住在丹麦的奥尔胡斯市。相对于其他同修,我还是一名比较新的学员。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正法时期得法的经过,以及投入正法修炼的一些体会。

我是在2003年5月份得法的。在此之前,我在迷茫中寻找生命的真谛,上下求索了许多年。我阅读了所有能找到的关于历史和宗教的书,后来又读了好多关于修炼的书。在我毫无头绪的找寻中,我尝试过好几种气功方法和打坐方法。然而,尽管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投入到阅读和实践上,效果还是不好。

在一个星期五,我买了一本名为《法轮功》的书和教功录像带;那个周末,我的妻子因为学业外出,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当我仅仅读完《论语》中的前几行字后,我强烈的意识到,我站在了人生道路上至关重要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如果我继续读下去,我的人生将会发生根本的改变;同时我也意识到我找到了我多年来要寻找的东西。在那个下午,我通读了《法轮功》,并学着炼功直到我准备就寝。

第二天,我去市里买了一本《转法轮》,然后开始阅读。那个周末的其余时间,我用来读书和炼功。在那个周末里,我有许多的感受。在后来的修炼中,我明白了那都是师父为了我能够尽快得法而安排的。

我开始与挪威奥斯陆的同修联系,并开始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有一个小插曲令我至今印象深刻。那时我第一次参加集体炼功,因为下雨,炼功地点改在了奥斯陆大学的一间教室里。我提前到了约5分钟。打开门以后,看见大家在发正念。一位同修睁开眼,向我微笑并招手表示欢迎我,其他的同修为我挪出了一块地方,并给我找到了一块坐垫。这些简单的举动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

在这第一次集体炼功打坐中,我感觉到身体充满了美妙温暖的能量,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告诉我,我终于回家了,这是我得到的最最珍贵的礼物。

正法修炼中的第一步

通过浏览大法网站以及和其他同修交流,我很快的领会了师父的经文,并开始系统的学习所有的讲法和经文。我开始明白怎样才能称之为在正法时期得法,也开始明白正法弟子的责任。正巧,我住的地方离奥斯陆的中国大使馆只需步行2分钟。因此在工作结束后,我就到大使馆前去发正念,并告诉人们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迫害。在这段时间,我明白了许多的事,我不断看到法的新的内涵,告诉我必须提高自己的心性。

有一次,我正在中国使馆外面发正念,一辆跑车突然出现,开着很嘈杂的音乐,突然冲出街角,开过去。几乎是习惯性的,我怀有偏见的认为这种人愚昧无知,也理所当然的,不会对大法或在中国发生迫害法轮功的事感兴趣。就在这时,这辆车刹车停住了。车里的人跳下车,向我打招呼,并朝我走过来。他见我睁开眼,问我在干什么。我向他介绍了法轮功,并告诉他关于大法和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当他听到这些以后,他深深的震惊了。他告诉我,他在这个地方看到了大法弟子很多次,现在,当他明白他们为什么来这里后,他由衷的敬佩他们。他祝我们好运,然后回到车里。我坐在原地,感到有些惭愧。我不应该通过外表来评断一个人啊。

从那以后,当我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这段讲法经常提醒我:

“问:我给很多同修写了一封电子邮件,我想说的事是好的,但是方式比较负面,后来同修就不再和我交流了。我做错了吗?

师:方式比较负面你已经认识到了,所以他不接受,不接受是因为他也有常人心,也许是作为大法弟子双方都是应该正确认识。大法弟子对待任何事情都应该正面对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其实你们知道吗,我当年传你们大法的时候,讲课中下面发出很多常人的思想反映来,有的人思想反映非常不好,可是我都不看。我就看你们好的那一面,我就能度了你们。我要是都看你们不好的那一面,我怎么度啊?越看越生气,我怎么度你呀?(鼓掌)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

新的修炼环境

大约一年前,我们一家(我、我妻子和我们的小女儿)从奥斯陆搬到了丹麦的奥尔胡斯。奥尔胡斯是丹麦的第二大城市,在金融和文化方面都很重要,但我们奥尔胡斯只有两个学员。另外那个学员会说中文和丹麦语。我能读懂中文,但只能说一点点中文。虽然挪威语和丹麦语的书面文字几乎差不多,但口语却差异很大。因此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无论是交流心得体会还是基本的沟通都有困难。即使我们很快的在奥尔胡斯开始了定期的洪法和其它活动,但我很快的感到一个相对窄小的修炼环境对我的挑战。

去年圣诞节,我们一家人去到挪威,和我在挪威的父母一起度假。这是一个和很多亲戚朋友相处、社交的时机。我确信我可以每天学法,但却几乎没有时间炼功,并且每天定时发正念也有了困难。我们回到丹麦之后,我的女儿就生病了, 而且需要住院动手术。那段时间很忙,我不能保证发正念和炼功的时间。很快的,我早上起来发正念都有了困难,而且我在学法的时候开始昏昏欲睡。甚至在我的生活节奏恢复正常以后,我的修炼状态仍然存在问题,而且开始影响到证实法的工作。

这个时候,我在明慧网上读到一些交流文章,有些学员每天只睡3-4个小时,有时甚至不睡觉,却仍然能够安排好所有应该做的事。我想我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我的问题的办法,并且决定尝试一下是否我也可以这样做。开始的两天还过得去,然后我感受到了影响,同样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更加严重。我产生了一个旧宇宙里的自私的念头——我放肆的想要测试一下,是否大法可以轻松的帮我解决掉这个麻烦,就像那些神奇的治愈病痛一样。我加强了学法, 这帮助我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这个问题。

有一天,在我洪法结束后, 回家的路上,那天我学的是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的解法部份。有一句话跳進了我的脑海:“正念对待一切。”这句话在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直到我明白了原因是什么。

通常来说,当我到外面参加洪法或其它大法的活动时,我总是能清醒的注意自己的想法和行为,试图按照法来说话、做事,因为我发现那些很小的坏念头,也会很快的影响到周围的环境,使得和我们交谈的人减少。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在家里,一个人的心性问题不一定会很快产生不好的后果,或者在所处的环境中后果不那么明显。圣诞节过去一段时间以后,我开始越来越沉湎于常人的事,因为家庭、妻子和孩子看起来似乎很完美,很和谐,所以我在家的时候、和常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可以稍微放松一点。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逐渐的降低了对自己在家里时的心性标准。即使它好象只是一件很小的事,例如和家人多看一会儿电视,吃多一点糖果等等,逐渐的,在很长时间里我没有察觉的越来越多的执著心显露出来了。常人的事在我的生活中占据了越来越多的空间。我利用外部环境来评估我的修炼状态,因此我没有看到我那些深层的心性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不会马上很清楚的反映在表面上。这个在我修炼中的漏,为滋长许多别的执著心和其它的问题,诸如懒惰、取悦别人和自满等等创造了条件。

当碰到生活中的小事情的时候,我没有做到“正念对待一切”,导致我渐渐的落入一个陷阱,并且用我修炼中的两个不同的标准来欺骗自己。当我明白到这点后,我开始思考,这对于我所对应的所有生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它怎样影响我在证实法中的责任。我对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所具有的责任,有了一个更深刻的理解:为了与我们对应世界中的生命,正法中我们要救度的生命、我们结了缘的生命和目前正法中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如果不是为了对其他人的责任,单是谈论自身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我看见我为解决问题的努力,不是基于对他人的责任感,而是只关心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圆满。这是一种表现旧宇宙自私本性的丑恶的思想。

在这之后,我感到自己变得更坚强,更深的理解到:每一件我们所接触到的事,每一个我们所接触的人,无一不与正法有关,与帮助众生進入美好的未来有关。现在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别人,这带给我力量和欢乐。

我学会了珍惜明慧网和其他的大法网站、珍惜丹麦的全国学法聚会和法会,还有所有的同修分配下来的工作,这些工作给了我们宝贵的机会,共同精進并且在修炼中互相帮助。在我和我的家人搬到奥尔胡斯之后,最大的挑战就是,接触更广阔的修炼环境的机会少了,而更多的接触到常人。因此每一次遇到其他同修的机会都非常宝贵。当我被常人的环境所包围,却仍然要保持一个高标准,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挑战。但这是师父给我的修炼之路,我必须要走好。所以在这个挑战中,还有正悟的题目。

用中文学法

得法后数月,我有了一种强烈的学习中文的愿望, 这样我就能够用中文读法了。最后,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些这方面的体会, 因为很多西人学员都有学习中文,以便能够用中文学法的愿望。对我来讲,用中文学法的确帮助极大。

当我决定开始读中文原版《转法轮》时,我知道师父会帮我的。我是用一本正体中文加拼音的中英字典来读《转法轮》的, 这样我就能够同时学汉字和发音。每次我遇到生字时,我就查字典并学习这个汉字,它的发音和意思,记住句子并且背诵三次。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但是师父总是鼓励我走完全过程。多少次,当我大声朗读出每一个字时,我能感到热流通透全身。有时我会一边读书一边流泪。我花了大约半年的时间,读完第一遍中文《转法轮》。随后我读得越来越快,现在我读中文《转法轮》和读英文的一样快。

背法是我的另一个宝贵的经验。在我开始用中文学法前,我仅仅有过一两次浅尝即止的背法尝试。但是当我开始用中文读法后,我自然而然的开始了背法。我背下了“论语”和许多师父的诗。我也开始背《转法轮》和经文。现在我可以随时随地的学法,不管时间有多短暂。我再不觉得用中文学法有什么特殊了,更不觉得如何艰巨了。一旦我觉得它艰巨,就一定会造成障碍。我想要学习中文的想法,源自于想尽可能完全的同化大法和“真、善、忍”的深深的愿望。我想这就是师父为何帮助我的原因所在。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向师父无限的包容、慈悲和至善表达我深深的谢意。每当我想到自己已置身于师父臂膀的保护之下时,我就会因无比的幸福和喜悦而感极而泣,我的思想就会一片空白宁静。我誓言要奋力精進向前,把三件事做得更好。最后,谨以一首我写的传统挪威文小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归途

悠悠岁月忘记了家园
日起日落减退了善缘
心中向往慈悲的浩瀚
神圣大法是我的久盼


谢谢大家!

(2005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