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念“法轮大法好”救了父亲的命


【明慧网2005年6月18日】父亲脾气暴躁,爱骂人,动不动就发火,家庭战争是家常便饭;母亲早年体弱多病,经常以泪洗面;以至于我从小就觉得家庭象地狱一样痛苦,我唯一的愿望就是逃出这个家。

1999年我喜得大法,那时我感觉自己真是太幸福了。母亲弟弟妹妹也觉得法好,就都来学了,一家人其乐融融。不幸的是,那一年,江××和共产邪党发动了一场对大法大规模的造谣迫害运动,很多世人被谎言蒙骗,对大法的态度恶劣。父亲虽然拿我没办法,但却恶狠狠的对母亲说,在家里不准炼功,不准谈论。尽管我们一直讲真象,但他就是听不进去,还说一些不好的话。

几年来,我很少回家,有时过年也不回去,母亲打电话来就是哭,说我父亲花了很大力气为我盖上了新房,他摔折了胳膊也没告诉我……,于是我回了家。我看到父亲老了,满头白发,不禁心酸。父亲一直觉得欠我太多,他在村里当了几十年干部,却没能为我盖房娶妻,是他的遗憾,这也是他不想反对我信仰的原因。这么多年,他虽然跟着共产党瞎胡闹,但人性尚存。

回家后我自然是讲真象,劝他退党。他火冒三丈,说什么“砍头颅洒热血,也决不叛X!”没办法,当时我就回到了北京,我坚定一念:“我决不允许共产邪灵在我们家里猖狂!我也决不允许共产邪灵掌控我的亲人!”有一段时间我做了几个关于父亲的梦,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可有一个梦却让我不得不警醒,因为这个梦在第二天就应验了。于是我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告诉父亲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一旦发生马上念持:法轮大法好!那边,父亲极不耐烦的摔了电话。后来听母亲说他骂了我很长时间。

2005年1月26日,我在深圳突然接到了弟弟的电话,他让我坐飞机马上回家,说父亲病危!我告诉弟弟,我已经知道这些事要发生了,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现在只能让父亲念持“法轮大法好”了,别无他法。如果他平常念持“法轮大法好”,就不会有这一大劫了。

父亲本来身体健康,五十多岁的人了,很少吃药,更没扎过针。医院的诊断是“脑出血跌破蛛网膜下腔威胁脑干,和陈旧性脑梗塞”,医生要求保守治疗,怕打孔抽血反而要了他的命,实际上是听天由命了,他是最危险的病人。在医院里,父亲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因为他知道儿子不会害他,而且默念“法轮大法好”又没有什么坏处。

父亲的病竟然奇迹般的好起来了,家里人和大夫们也都很高兴,真是奇了,老天爷有眼啊!后来我父亲大便排泄了一大堆黑色的东西,大夫拿去化验,说是胃里的血,可是吐出的却没有这东西。我开玩笑说:“我爹这是共产主义大拉稀!”逗得他也忍俊不禁。后来又排了几次,精神也渐好!于是我就给他讲真象,他也能接受了。

同房病友们也在谈论大法受迫害的情况,都骂共匪没人性。还有病友捡到大法的祝福卡片送给我,父亲让摆在他的床头,上写:“法轮大法好”。做康复的医生知道我修炼,让我录了一盘带子,说回家让他爷爷听。我在病房侍候了父亲45天,病友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都说大法好。还有的是一些高级干部,也退了党。

45天后,我父亲出院,医生护士都很高兴,因为我父亲能活过来太不容易了啊!而且我父亲整个人像变了一样,那么和蔼可亲,那么慈祥!回到家后,父亲不仅天天念持“法轮大法好”,而且还听录音学法,不让听都不行,因为他知道他的生命是大法延长给他的,这是他的新生啊。

后来过了十几天,弟弟打电话说,父亲自己能独立活动了,精神非常好!而且他也辞去了支部书记的职务。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家再也没有中共邪教分子了啊!能不高兴吗!

念持“法轮大法好”救了父亲一条命,是大法给了父亲新生,法轮大法好!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