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市法院陷害厦门大学艺术系青年教师叶密

【明慧网2005年6月19日】厦门大学艺术系青年教师叶密因向友人邮寄自己在法轮大法修炼的真实体会和揭露中共媒体的谎言,被厦门市法院起诉。原定6月3日开庭,但突然改变时间,于6月9日上午非法开庭。下面,我们就看一下邪党一手把持的这个所谓的“开庭审判”,是如何成为一场不分是非、不管黑白、没有法律、强加之罪的表演。

叶密是厦门大学艺术系青年教师,为人真诚、善良、宽容、乐于助人。在同事、朋友、及学生中获得极高评价,人人都说她是个难得的好人。叶密对工作兢兢业业,学校学生每次对教师评分,叶密都名列前茅。学生们说:叶老师不仅教给我们艺术,给予我们艺术上的启迪,还教育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叶密给友人邮寄信件被恶人截获,恶人以此为由,对叶密进行起诉,将原定在6月3号上午9点开庭突然改为6月9日上午开庭。有恶人扬言:这次要重判。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声称叶密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情节严重,应判有期徒刑 3-7年。

“公诉人”拿着从叶密家抄走的十几本大法书籍问叶密:这些是你的吗?
叶密:是我的。
“公诉人”:干什么用的? 叶密:我自己学,自己看的。
“公诉人”拿着从叶密家抄走的三十几盘光碟问叶密:这些是你的吗?
叶密:是。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公诉人”指着从叶密家抄走的电脑问叶密:这些是你的吗?
叶密:是我的。
“公诉人”:干什么用的?
叶密:主要用于教学。

以上都不能做为证据,那所谓的“情节严重”是指“被截获”的62封信。”其中一封是叶密写给友人的亲笔信。她用自己的亲身实践和所见所闻告诉友人,大法能使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并告诉友人,自己和身边的同修只想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并没有反对谁,却遭到残酷迫害。

叶密在法庭上表示这封信是自己写的,同时提出抗议:公民通信自由,受宪法保护,劫持公民通信,并以此对她进行抓捕,长期关押,是违反宪法,破坏人权的罪恶行为。

“公诉人”指控这封信是宣传法轮功的宣传资料。
律师抗辩:这封信不是一份宣传资料,只是一封私人通信,况且信未寄达收信人,没有起到宣传的作用。

“公诉人”指控叶密的另一大“罪状”是:“61封装有大法资料的信,大法资料共100多份。”叶密从未见到它们所说的那61封信,当然不能承认。

“公诉人”说:通过笔迹鉴定信封是叶密所写,叶密不承认也能成立,做为判刑的证据。

律师要求“公诉人”出示那61封信,遭到法庭拒绝。

律师再次希望“公诉人”能出示有说服力的证据:1、出示61封信。2、如何证明这61封信中装的是那100多份宣传资料?再次遭到法庭拒绝。

叶密本人又要求:“不能出示61封信的原件,那么出示61封信的照片或复印件让我看看也好。”又遭到法庭拒绝。

叶密在陈述中还说:在2004年12月27日夜晚,在厦门610、公安局实施的非法大搜捕中,她被非法劳教半年多。被非法关押的半年多,致使她无法照顾和教育儿子,(叶密的丈夫在国外,叶密被捕后,她的丈夫不得不放下所有的社会工作,回到厦门照顾孩子)她思念父母、丈夫、孩子,思念学生和朋友们。从劳教所回来后,610又始终卑鄙的派人跟踪。叶密要求立即停止这非法、非人道的迫害。

叶密表情从容而祥和,还不时的向旁听的朋友和同事们微笑致意。陈述时语气非常平和。旁听的人都对她表示深深的同情和钦佩。“她用最平和的语气表明了最鲜明的立场和最坚决的态度。”;“她是个特别好,特别善良的人,就因为炼法轮功,给朋友写了这么一封信,就要判刑、蹲监狱,太没道理,太狠毒了!”……

叶密和律师要求出示61封信,被再三拒绝后,“法官”宣布休庭,可旁听的人等了一个多小时,又接到通知,这次开庭结束了。

真是一场闹剧!可它背后隐藏的可怕、邪恶的阴谋昭然若揭,它们的流氓手段,想把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一个尽职尽责、备受学生爱戴的老师,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慈爱的母亲,一个善良、美丽、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投进监狱!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援手,制止这场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