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也要证实法


【明慧网2005年6月2日】那时由于我小,没人照顾我,妈妈就把我背到炼功点。大人们并没有注意我,觉得我小,可是师父讲的法我都听到了心里。在五、六岁的时候,我把周围的小朋友们领到家里,放师父讲法与教功录像,学着妈妈的样子,帮小朋友们纠正动作,告诉他们按师父的动作做,周围许多小朋友得法修炼。有的小朋友还回家告诉爸爸妈妈,还把他们父母领来也学大法。

迫害开始了,电视、广播开始对我们诬陷,公安局、街道、父母单位……经常到家恐吓威胁,抄家,我多次把大人没来得及放好的大法书,大法资料放好。有一次恶警突然闯進家来,我从容的把大法书放到我的小书桌里,恶警看我小没在意。

由于造谣打压,一些同学、小朋友相信电视,广播等媒体所说,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就把跟我玩的小朋友们领到家里,打开VCD让他们看真象光碟,看着看着,小朋友都明白了。有的说:共产党太狠毒了。有的说:噢,原来法轮功是被迫害的。

一次我还把真象传单拿到了班级里,同学们都争着传看,班主任老师还把传单内容抄到了黑板上,让同学们看。

有时新经文或大法资料,大人们不方便拿,我就一张一张的去送或去拿。大人们去撒传单,挂条幅,我也跟着去做。有一次,走路时间长,脚都肿了,我也不说苦。我与一个小朋友去贴标语,我们太矮,贴的太低,就上到柴垛上把标语贴在大墙上。我人小能起到许多特殊的作用,有几次公安局抓人挺紧,大人们有的被抓,有的被监视,家中的资料不能及时的撒出去。我就找了五、六个小朋友,一人拿了一些真象传单,每人负责几栋房,一家家送,撒完我们又聚在一起,回家再拿,大半天就把几百份传单撒完了,我和小朋友们都热得脸上淌了汗,可都没说累。

有一天晚上,我跟妈妈去一个偏远地区撒传单,我和妈妈在一起撒,总有一个人闲着,这样很慢,我就跟妈妈分开单独撒,开始妈妈还不放心,看我还行,也就放心了。由于天黑地不熟,我深一脚浅一脚的,鞋陷到了泥里。住家有狗的又多,狗一叫我有点害怕,可我一想到师父就不怕了。开始我还担心找不到妈妈会迷路。当撒完最后一张一抬头,正好看到妈妈。

我告诉我认识的同学、小朋友:法轮大法好。当我看到有人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时我就发正念清除,同时请师父加持。那天我自己单独去挂条幅,有一个人总在周围走动,我一发正念,那人就走了,我把条幅挂好了,看到挂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我开心的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