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反而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一群只因为坚持做好人的民众,正在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一场千古奇冤就发生在您的身边。然而迫害者却极力掩盖着他们的罪恶。我的故事仅是亿万被迫害事例的冰山一角,写出来只是想告诉您真象,让您心里明白。

来龙去脉

(一) 得法 做好人

我叫张恒玉,男,41岁,家住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92年毕业于山东省工艺美术学院,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我曾担任武城县地毯厂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重要工作。但因身体不好,患有心绞痛、严重神经衰弱及肝、胃、皮肤等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体都很痛苦。认识我的人都曾记得我面黄肌瘦的样子。

1997年我和妻子凤玲修炼法轮功,身体大大的改善,全身疾病一扫而空,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时刻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在单位里,我加班加点,兢兢业业,吃苦在前,再也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有好事总是让给别人。老地毯品种市场不行了,工人几乎没有活干了。我带人到外地学习,之后研究、开发成功了新一代支柱品种“波斯胶背地毯”。在此期间,瘫痪5年的父亲去世了,我都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我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图案的设计绘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户云集,订货源源不断,工厂一度成为世界知名企业。厂长免费送给我一套30000元钱的家属楼,我知道还有很多职工没房住,就婉言谢绝了。

我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义务教很多失学孩子美术设计并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孩子就业后,品学兼优,有的成了技术骨干。我们夫妇还自己花200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过往车辆再也不因陷车发愁了,知情者都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

在家庭邻里间,我们和睦相处。凤玲精心伺候80岁瘫痪卧床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给老人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理发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难,憋得难受,开赛露不起作用,她就用镊子从粪门一点点轻轻的掏,同时给老人顺时针揉肚子,促进肠蠕动,直到老人解下大便为止,她有时满手粪便、满头大汗,却没有叫过一声冤。因此,她成为远近闻名的孝顺媳妇,乡亲们也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遭劫

1999年7月20日以后,铺天盖地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诽谤,我们曾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要求政府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还法轮功清白。但是却遭到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我们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

1999年7月20日,我们夫妇因上访被非法关押7天。同时,武城县老城公安分局警察对我家非法搜查,抄走法轮功书籍和音像磁带及私人电话本等物品。

1999年8月至10月,我家电话被电信局强行关闭三个月,月租费照常收,开通后,电话被窃听(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书海曾当面向我核实过窃听内容)。同期,我在武城县地毯厂被监视居住2个月。

2000年农历11月23日,凤玲去县城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当晚9点,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书海等人强行把她从家里绑架到老城公安分局,次日上午,送到武城县公安局,下午以“扰乱公共秩序罪”送入武城县看守所,非法监禁一个月,罚款600元,饭费290元。

2000年农历12月13日,我的大儿子小宝(16岁),因难以承受公安局对母亲的无理迫害,冒着大雪去北京上访。而后被押回武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罚款500元,饭费225元。

2000年农历12月15日,我被在单位监视居住,不许回家。家中只剩下12岁的小儿子龙龙放年假在家,孤苦伶仃,多亏有邻居照顾。

2001年4月的一天夜里12点,我们夫妇和小宝被老城公安分局王书海、王克力、林子玉用车拉到老城公安分局110值班室关押,同时共有8人被一起关押。次日,我单位出面担保,才放了我和小宝。

凤玲和其他4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老城镇政府关押。老城公安分局宋保岭和老城镇副书记勾文柱等人要把其中2位法轮功学员送劳教,这2位学员逃出镇政府,不知去向,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气急败坏,四处寻找也没找到。晚上10点,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逼迫凤玲等3位女法轮功学员,绕镇政府大院花池子连续跑步2小时,不跑就由几个打手连推带搡,一位学员跑的尿了裤子。宋保岭等人怕路人看见他们害好人,就关闭了电灯。12点以后,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不让她们睡觉,每小时换一班,严密看管,大吼大叫。这样一直关押了20天。逼写“不炼功保证书”,逼迫每人交500元钱,不然就不放人,也不让家人送饭,吃镇政府的饭,一个馒头5毛,一壶水一块钱,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后来由我单位出面,才放了我妻子。

2001年6月2日,凤玲被老城公安分局王书海、王克力绑架到老城镇政府,非法关押3天。

2001年农历7月下旬的一天早晨,我一家还没吃早饭,老城公安分局王书海、林子玉和老城镇政府秘书赵彪带十几个人闯入家中,要绑架凤玲去洗脑班,王书海叫嚣:信法轮功就犯法,没上北京也不行,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不走就强制执行!一个高个打手(20多岁,身高一米八、九)上来就拽凤玲,我说:别动她,你们是违法!镇政府秘书赵彪说:县政法委张慧君的指示,有理找她去说。我便给我单位厂长打电话:他们又来抓人,孩子没人管,我没法上班。厂长问:谁去的?我就在电话里大声报他们的名字:王书海、林子玉、赵彪……。满屋人都往外跑,生怕把他们的名字报出去。这下他们才不那么凶了。他们又打电话叫来了老城公安分局局长时富昌和老城镇副书记勾文柱,他们又到南屋(美术教室)里乱翻一通。当时我教学生静物写生,衬布上摆的静物是磁香炉和水果。警察林子玉误认为是烧香上供的,给翻的乱七八糟,严重破坏了教室环境。临走时,时富昌和勾文柱还逼迫我们把写在墙上的“真、善、忍”三个大字刮掉。凤玲说:真、善、忍哪错了?我还要写得更清楚呢!因为我单位里有很多客户等着看图案,我还没设计完,厂长很着急,就和公安局、政法委交涉,把凤玲在地毯厂看管居住7天,不准回家,由专人陪着(监视),使我能维持工作。

小宝在县城电业广告公司打工,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徐丙新知道后,恐吓公司老板,致使小宝失去了工作。

不法官员和警察曾无数次的骚扰我的正常生活。老城镇政府徐元海、王华江等人轮番每天两次到我家,监视凤玲,后来每天往我家打两次电话。警察王书海也打电话,凤玲问他:你累不累?王书海说:挣共产党的钱,就得听它的。凤玲说:我们是做好人,你应该去管坏人。王书海说:你干嘛做好人?做坏人就不管你了。

他们每次来我家骚扰,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搜查、拘留等证件,唯一的所谓理由就是:共产党对你们不放心,你们要去北京上访,我这么多年熬的官就没了。

(三)流离失所

2001年农历8月29日下午,我正在设计图案,厂综合治理办的郭顺利找我说:上边又紧了,把嫂子(凤玲)接到厂里来住吧,你好安心工作,不然公安分局就要把嫂子关起来。晚上郭顺利和一个门卫跟着我到家去接我妻子。当时凤玲正在急着给县医院加工做CT用的鞋套,就对他们说:我还有活干呢,不去。郭顺利说:你要不去,我的官就没了,公安分局也要把你关起来。他们打电话请示后说:明天一定要去。这时有人给我打来电话说公安局正大批抓人。我们实在忍受不了这愈演愈烈的无理迫害。信仰真、善、忍,炼功健身做好人决没有错,我们不会放弃,我们也不应该被抓去迫害,不能再等着被抓。当晚我们离家出走了。为了不让恶人找厂方麻烦,我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插在防盗门外,写道:我自愿辞去地毯厂工职。我的一切事由自己承担,与地毯厂任何领导无关。我同时给厂长写了封短信说明情况并感谢厂长的保护。

从此,我们一家就流离失所了。

我们走后,武城县公安610恶人胁迫厂方四处追找,我的亲友、学生家都被恶人骚扰过,恶人还诱骗我姐姐和杜春江(曾是武城县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转化后帮恶人抓捕法轮功学员)到我远亲家找,警车随后。地毯厂保卫科长马树盈还曾几次假装买卖人,到我亲戚家打探消息,也领着恶人到处搜捕我们,充当了恶人迫害好人的走卒。

我只能靠卖点图纸维持生活。为躲避搜捕,我们曾无数次搬家。

2002年11月份,中共十六大前夕,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张瑞军、徐丙新亲自或派人到青岛、济南、泰安、天津、清河、故城、临清、夏津、宁津、德州、北京等地,疯狂搜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耗资7万元。还四处张贴通缉令,以巨额利诱、蒙骗不明真象的人举报法轮功学员。张贴的通缉令中有我们一家四口,包括我14岁的小儿子。

(四) 株连

张瑞军、徐丙新和老城公安分局宋保岭跨境到河北省,抢走我们存放在表哥家的私人财物,包括一辆新大洲本田125摩托车(价值6000元),绑架我两个表哥到武城县看守所毒打,勒索600元才放人。

把我表外甥(不炼功)绑架到武城看守所非法关押毒打,折磨近一个月,勒索钱财10000余元。恶人还把我远亲家的柴禾垛都翻了,说要找我的电脑。

我连襟(不修炼)也是因为电话牵连,被张瑞军、徐丙新三次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勒索钱财几千元。

恶人胁迫我原单位填补被他们挥霍的巨资,且扬言:等抓住他,再叫他还钱。他们还造谣说我把厂里电脑锁住了,影响生产。其实我是在厂长秘书的微机室干活,秘书随便开电脑,我的桌子抽屉都开着,而且微机室门钥匙我都没有。他们造谣的目的也无非是想掩盖他们的违法恶行和煽动人们仇视法轮功。

我一位朋友在外地一企业任副经理,因和我通过电话,张瑞军、徐丙新怀疑他保护我,居然把我朋友非法拘禁半个月。

恶人还非法劫持、审讯、恐吓我学生、亲友几十人,逼迫他们报告我的消息。有一家亲戚几乎被吓破了胆,连我放在他家的皮鞋都烧掉了;有的朋友说:他们(恶警)叫我见到你一定报告,你可别说见过我,不然我就完了。

(五) 困境

2002年底下了大雪,我们几乎没有地方去了。亲友家不敢留住。凤玲还有龙龙和我们分开了,半年多我找不到他们。我和小宝只能骑着摩托车到处走,我们当时的家产就是摩托车和身上穿着的一身衣服。实在找不到住处,我们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过夜。

有一次晚上9点多,我们在河边野地里找了个园屋(农民看果菜的小屋),小屋没有门窗。把摩托车推進小屋里,在冰冷的地上铺上用塑料编织袋缝制的包袱,戴着帽子、手套躺下就睡了。上半夜还可以,下半夜就冻得睡不着了,小宝出去想找点柴草做铺垫,转了一圈一点也没找到。我把棉袄脱下来给他盖上,就开始炼功,也就不觉得冷了。天还没亮,路上还没有人,我们就要离开小屋,不然让人看见会不理解。

我们没有了经济来源,穿的衣服很脏很单薄,袜子也是自己找毡布缝制的。头发有半尺长,吃饭也很不方便,有时买上一大袋饼干带着吃。恶警在桥头、路口和我亲友家派了大量人员蹲坑围捕,我们得注意。因为到处贴着通缉令,我们还要避免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

2003年年底,小儿子龙龙在外地打工,我们在那儿租了房子,准备做点生意糊口,结果又被恶人发现并抄家。幸亏当时我们没在家。当地恶警砸锁进门,抢走影碟机、小电视等物品,龙龙被绑架审讯,龙龙的老板因帮我们找房子,也被恶警殴打。龙龙被武城县老城公安分局局长时富昌等人带回武城,走时穿的很单薄。后来龙龙的老爷把孩子接回家住,龙龙自己靠打工维持生活。

2004年11月份,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徐丙新和老城公安分局李杰峰等人,没有任何执法证件,胁迫我岳父,打开我家的房门,非法入室翻箱倒柜。又在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据的情况下,拿走一些我家人、亲友的照片和一本集邮册,集邮册中有多年积攒的贵重邮票(百枚以上)。

迫害仍在继续,上述这些只是我们遭受迫害的一少部份,和千千万万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相比,我们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是非曲直

我们都不想自己被欺骗、被伤害,渴望真诚、善良、宽容的生存环境,这个环境得由我们每个人共同去开创、去维护、去做到。法轮功教我们做到了,让亿万法轮功学员做到了,而且在使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做好。这样的大好事却在中国被残酷镇压,而且镇压的借口都是编造的谎言,没有一样是真的,我们师父也被谣言恶毒的诽谤,亿万民众因为做好人而被残害,这古今中外最荒唐、最邪恶的丑剧上演着,已经持续了六年之久。

我原本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有好的工作,每月工资一、两千元,还有亲友学生的正常交往生活。现在落到有家不能回,四处流离的境地。不是我们不务正业、不过日子,是被迫害造成的。有人说:你说个“不炼”,不就没事了吗?

法轮功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教我做好人,为别人好。我免费教的学生,很多都成了业务骨干,服务于社会;我们自己出钱铺垫的村路,现在仍然车来车往;在要房子“挤破头”的时候,我们“让房”;凤玲孝敬公爹被人们称赞为 “二十四孝”的孝媳妇……。只因为我们炼了法轮功,才能做出这些对国家、对社会、对乡亲、对家庭都有益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法轮功净化了我们的心灵,提升了我们的道德,让我们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我们没有错,更没有罪!没违犯任何一条法律,没有和谁争斗,也不愿意在压力下扪着良心说假话,我们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祛病健身做好人,不会忘恩负义做对不起师父和法轮功的事情。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传统美德。师父和法轮功救了我们,却在蒙受不白之冤,我们不该鸣冤吗?不该伸张正义吗?恩人因为救你命而被坏人诬陷,你因为害怕坏人就应该帮坏人加害于救你命的恩人吗?有一点良心的人也不会那样做。 其实我们去北京上访只是去反映法轮功好的实际情况,说句真话,讨回清白,有什么不对?何况“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义务,决不应该因此遭受迫害。

十四岁的儿童上了通缉令;逼迫女学员跑步2小时,直至尿裤子; “父母官”容不得“真、善、忍”三个字;“人民警察”说:你干嘛做好人?做坏人就不管你了;“人民公安”顺手牵羊偷集邮册;……。再看看这些打着“执法者”招牌为非作歹的恶人,和他们的荒唐违法行径,人们会明白:他们才是真正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对他们的屈从,才是对道德人性的沦丧、对天理国法的亵渎和国家民族的真正悲哀。对此我们将依法起诉,追回被掠夺的财物,讨回清白;清算“执法犯法”者。

我们不信世间没有公道。

法轮功怎么说

自从镇压以来,所有电视、广播、报刊上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都是造的谣,如果看看法轮功的书,就全明白了。这就是迫害者为什么要毁掉法轮功书籍的原因――害怕民众知道法轮功真象;害怕谎言“露馅”。

“来学我们的功,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的。”“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

“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 “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法轮佛法 精進要旨》)

“我们也没有规定说你修炼了就不准吃药”(《在美国讲法》1997年)

“我可以在这里严肃的跟大家讲,所有称在一九九九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1998年)

“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象,”(《导航》)

法轮功近况

迫害六年之后,《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已经翻译成30多个语种,传遍了亚太地区、北美、南美、欧洲绝大部份地区,以及非洲的部份国家。已洪传78个国家和地区。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到2005年5月,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254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以江××为首的迫害者、610办公室已经在世界许多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起诉,跟随其积极参与迫害的各级组织和个人也被陆续起诉并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逐一追查。

明心

看到这里,您可能升起了对法轮功的敬意和对我们的同情,也看到了迫害的荒唐。那您就从心底支持法轮功吧!记住“法轮大法好”吧!您的这颗心一定会换来幸福平安。

人心生一念 天地尽皆知
善恶若无报 乾坤必有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