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狮子山劳教所强制手工做锡纸 多人铅中毒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在武昌南湖农业园的旁边,华中农业大学附近,2001年从旧劳教所搬迁过来,谁也看不出这个装饰新潮的处所是一个迫害劳教人员的地方。当参观人员来看时,只见劳教人员在司法警察(内称管教干部)的带领下,秩序井然,悠闲地看着电视,中午开饭时,让参观者看到的是油水充足,肉类品种多。然而,参观者一走,一声“开工”……

监舍旁的车间里马上响起了单调、刺耳的推子推锡纸的声音,空气中飘散着灰色发亮的铅粉,随着劳教人员如机器般的右手黄纸,左手锡纸再右手推纸,一摞摞锡纸成品就做了出来,有时鼻孔发痒,用手一掏就是细小的锡末。

狮子山劳教所下设四个中队,其中第二、三中队先后关押过几百名男女法轮功学员。这里曾长期手工生产“锡纸”。生产程序是这样的:先用竹签挑开用机器压的锡纸片,然后用铁锥子将薄锡纸片压贴在黄纸上要求压紧不露黄纸,出口(具体单位不详)。每人每天二千张左右,有的学员年纪大,手脚不灵便,完不成任务,有的学员眼睛近视,成品质量不过关(露出黄边儿)。这就成了体罚的借口:晚上收工后就挨打挨饿、站军姿、坐飞机、挖墙角,不让睡觉或缩短睡眠时间。

劳教人员吃饭也在车间里,漂亮的餐桌上落满了锡末,装菜的盆、盒上同样落有锡末,因为空气中到处飘散着锡末……。几百人关在一个车间里,不能开电扇,不能开窗户让风吹进来(因为有风纸就被吹乱或吹跑了,影响生产质量和速度),空气中弥漫着锡粉,混进饭菜中,吸进肺里,危及人的身体健康,每天生产十五小时左右。上头下来检查是走形式,他们自己就叫走过场。从这些地方出去的有各种手工制品,包括中国结。

在那恶劣的环境下,不少人浑身发痒、得皮肤病、疥疮,几乎所有的做锡纸的人都有铅中毒现象,足关节肿大。有一个宜昌的吸毒者头发全白,腰直不起来,弓着腰,两脚都烂了;有一个黄石的吸毒者,三十多岁,经常发热,打针也没用,保外不久就死了,听说是肺癌。

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强迫完成繁重的生产锡纸的任务,晚上被强迫面壁而立。还被强制背劳教所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十不准”,以及所谓劳教守则60条。谁如果不背,就每天都要挨打受骂。每名法轮功学员被两个吸毒人员看管,这些吸毒人员是恶警安排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每夜监视不让法轮功学员休息,强制“挖墙”“挖角”(人离墙三步半远,头顶墙壁或墙角),甚至“架飞机”、拳打脚踢,进行非人的摧残。如咸宁法轮功学员汪利远多次被打得休克过去,醒来之后又继续被拳打脚踢。一个通城的法轮功学员被逼疯了。武穴市法轮功学员郭茂全于2001年3月被非法判劳教,2002年春被释放回来后,由于身心已受到严重摧残,于2003年12月10日去世。

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无休止的磨锡纸。后来因社会反应强烈,被关人员身体状况普遍变差,毒副作用大而被迫取消生产。当地报纸上一则报导:环境监测部门对武昌南湖地区的土壤进行检测,发现那里土壤中金属铅的含量严重超标,对南湖地区附近环境造成污染……。2003年4月17日将所有大法学员全部转移到沙洋劳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