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无理禁止大法弟子武克力会见亲属

武克力的亲属给监狱长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李强监狱长及各位领导:

我们是七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武克力的亲属,为了对你们“模范监狱”的声誉负责,同时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亲人负责,向您反映一下我们看到和接触到的你们部份干警在司法工作中是如何“公正”执法的。

在当今社会中做为一个平民百姓不论有多大的冤情要想见到监狱长简直太难了。在戒备森严的监狱中,在有那么多警察在一楼把守的情况下,向您反映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有采用这种特殊专递方式,因为这封信的邮资相当于30封普通信件。让你了解一下你的下级干警是如何给你们“模范监狱”抹黑的。

5月25日我们去接见武克力,只说了三句话,不足五分钟,电话就被莫名其妙的挂断。武克力人被带走,强行中断了接见,七监区告诉我们中断接见与监区没有关系,我们几百元的路费几分钟就白扔了。几天后武克力给家来信说停止接见半年。

我不知道武克力在监狱违反了什么纪律,急忙打电话找到了张干事了解情况。张干事说武克力的一切很正常,人很好,停止接见是因为我们接到了通知。我问谁通知的,他说不知道。作为具体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是谁通知的,那怎么能去执行呢?这是不是有点太荒唐了?经我再三追问,他说让我去接见室打听。

在这种悬念中等到了6月17日的接见,会见室说停止接见,原因你们问监区。我们说问过了监区,说本人没有任何问题,接见室不得不说是教育科通知停止接见六个月。我们来到了办公楼,想上楼找领导问明原因遭到拒绝,只好打电话给教育科。接电话的人姓文,说停止接见找监区,我们不管这个事,我告诉他监区已经找过了,接见室也去过了,是你们教育科下的通知,姓文的说我不是管事的,那你就找科长。科长开会呢,那你得等开完会再说。我们就在办公室外等着。后来在办公楼前喊李壮科长接电话,这样我们见到了李科长,当时李科长说工作忙,没时间管我们的事,我们再三强调只用你几分钟时间,了解武克力停止接见的原因。李说问监区去,我又重复了一遍监区、接见室都如何说的,他一听,没法再推托了,说停止接见是刚定完的事,无论如何不能更改,两个月后再说。我两次追问为什么停止接见,李说有电话监听录音,我们说话有问题。我问李科长上次接见只说了三句话,怎么有问题了。李说“我们判断你们说暗语了”。你李壮通过监听三句话的录音就凭空判断停止接见。停止接见本来是对被监管人员行为违纪的一种处罚手段,你李壮的监听判断就等同于被监管人员行为的违纪。这是哪一家的理?李壮还说,刚定完的事不能更改,这月是不能见了。停两个月后,你再来接见。

通过与李壮科长的一段谈话,在对武克力停止接见问题上,态度不明朗,没有透明度,我认为如果对问题处理的公正,就应该坦坦荡荡的毫不隐晦的说出来,而不应该推托和掩盖。由此,不得不使我联想到李科长的下属干部李永生,他们处理问题如出一辙。去年关于武克力的申诉材料和个人应保管的一份判决书都被李永生扣押在自己手中,我们曾多次追问此事,有关人员互相推托,检察室有关人员说已给我们寄回,但事实上李永生找武克力谈话时都公开承认这些材料扔在他手中。我们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干警在涉及到具体问题上,为什么会经常出现漏洞百出,口径又如此的不一致,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方法和策略?

其实依我们看不外于以下两点:1. 对工作互相推托、不负责任。2. 处理问题不公正,因此不能堂堂正正的摆出。我们认为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在工作中必须纠正的问题。其实我们很清楚在监狱里对于干警这种工作方法根本不算问题,而且是司空见惯的,并且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试想作为真正的刑事犯的家属有几个敢于面对不公正的处理去找领导过问?况且又有多少家属能真正明白对与错、是与非?(因为不掌握法律的有关规定)我们认为作为在监狱里工作的一名司法干警真的应该对自己工作负起责任来,同时对被监管人员也应该负起责任来,因为处理不当会导致人生命攸关的大事,尽管是在监狱,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是等同的。

我们之所以给您写这封信,就是我们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由于停止接见,会导致武克力思想的压抑,精神的折磨,身体会出现严重病态,甚至导致生命危险,这是前车之鉴,我们感到非常可怕。

我们的亲属大法弟子李智泳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李智泳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开始,就是停止接见,我们听之任之,结果三个月后突然接到病危的通知,尽管办理了保外,到家后情况相当危险,如果再晚,回家几天,生命就交待了。出来后,几天内,体重迅速增加到180多斤,整个一个人变了形,不能睡觉,不能吃饭,呼吸相当困难,经过多人多方面的大力帮助,费尽了周折,才使病情有了转机,那时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对我们的刺激和打击那真是撕心裂肺的、无法言表。

所以我们决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度发生在我们的亲属身上,更何况武克力和李智泳是一样性格的人,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好人。这种老实内向性格的人最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因此我们希望监狱长能妥善处理此事,我们就是要每月正常接见,我们也相信这个要求能达到,而且这个要求并不过份。

我们相信在李监狱长的过问下,7月19日我们一定能畅通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