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和爷爷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6月20日】“五一”要到了,妹妹来电话问去不去外地参加婚礼,我没加思索就说去,我想这是让人退党的机会。

我乘车29日到了,大家多年没见,都非常高兴。说笑过后,我就给他们看预言小册子后面的声明,接着就讲……

这次婚礼想见的人都来了,该退的都退了,很顺利。此行,有15人退党,40多人退团、队,只有一名党员不退,说见机行事。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亲戚朋友多。开“十六”大之前,我特意去一趟讲过真象。

我大舅是党员,七十多岁了,住在农村。以前我去讲真象,他不怎么接受,说没有神,非典发生后,相信了。参加完婚礼,我顺便买点东西,坐车去看他。一進屋,大舅一人在家,看见我特别高兴。我讲退党的事,给他念三退声明,大舅说:“我退,听你说我想起个事。”

原来,大舅小时,他家也算是大户人家。在他不到十岁的那年,家里来了个客人。他和爷爷,还有客人住一个房间,晚上不点灯,躺在火坑上说话唠家常。客人管他爷爷叫大姐夫,说:大姐夫,再过几年哪,恶鬼下界了,你家的田地、宅院,牛马、财产就不是你的了,到那时候,全都被抢光分光,你也不用太省吃俭用了。当时他爷爷不相信,怎么可能呢,我的财产咋可能成为别人的财产?

到他16岁那年,邪党出现了,把他家分得就剩土坑了。那时,每家都有一帮孩子,晚上睡觉没有被,连坑席都分了,土坑上放上一层谷草,全家人钻谷草里睡觉,别提是怎么活过来的。亲属在他家存了一支枪,被恶鬼翻出来了,就为这支枪逼供,把当家的他三爷打死了,把他爷爷打得前身是大包,后身是鞭伤,再在伤口上抹上小灰,好了后,身上都是青色的鞭花。那时的人都非常讲义气,打死也不说。当时亲属那边把枪交了,来人把枪取走,他爷爷算保了条命。

我说:大舅,您讲的故事可真好。他说:这不是故事,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现在是到了恶鬼该灭的时候了。

我家是大户,爷爷是私塾先生,土改前,找一高人看了看当时的形势。高人说的是诸葛神术。‘明对毛贼,斗生四也,不治制’,后边还有,没记住,意思是自消自灭。‘明对毛贼,斗生四也’是说:有四种害虫,一种虫子叫明虫,专吃叶;一种虫子叫对虫,专吃茎;一种虫子叫毛虫,专吃根;一种虫子叫贼虫,专吃心。‘不治制’是说:坏的治不了,那时也没有农药,防备不了,到秋时就自消自灭了。

土改后,邪党找我爷爷去当教师,爷爷一口拒绝,宁可烂在肚子里,说共党就象这害虫一样,一哄就起,一哄就散了,寿命不长,兔子尾巴长不了。看来爷爷做对了。爷爷满脑子孔孟之道,六十年代初,他就说:冻死迎风战,饿死不倒槽。我的人生观都是受他老人家的影响。现在的受邪党控制的电视专门教人干坏事,社会上的一些犯罪手段都是电视教的,教人犯各种各样的罪。邪灵对中华民族来讲就是害虫,五十多年来对中华儿女的所为,何止不是吃叶、吃茎、吃根、钻心。被钻心的就是在讲真象中不听、不看、不退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因为心坏了。邪党的用心险恶,它的目地,就是要把天上来的这些高级生命毁在这里,回不去,最后还要拉上一些坏人为它陪葬。

看完“九评”,才明白,共产党是邪灵,是邪恶的,它是靠吃人肉,喝人血壮大的,它吃的人都是能人、强人、好人。它是撮得紧,死得快,现在终于到了天灭邪党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