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黄骅市吕桥镇王厚格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河北省黄骅市吕桥镇下堡村法轮功学员王厚格,被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遭受种种酷刑折磨,曾一天遭受三次“上绳”折磨,2002年5月,骨瘦如柴、生命垂危的王厚格被送回家。其妻子杨芳珍顶着巨大的压力,每天去别人的承包地里去打工挣十几元,维持着全家的生活。在黄骅市和吕桥镇610的人不断的骚扰与恐吓下,王厚格于2005年5月含冤离世,年仅39岁。

王厚格
王厚格

王厚格1998年修炼大法后人变的精神开朗,思想开阔,也乐于助人,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整个家庭生活也非常快乐祥和。99年法轮大法遭到邪恶的镇压迫害,媒体恶毒性的谎言欺骗了世人,使世人对法轮功产生了许多误解。为了还法轮大法一个公道,为了澄清事实真相,为了世人不再受媒体错误导向的谎言愚弄,王厚格便履行着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来到北京,满怀希望来到信访办,想向国家领导讲清真相,结果被北京公安非法扣留,由当地610负责人劫持回,遭到迫害。

2000年十月,王厚格和爱人杨芳珍,还有几个同修又来到北京证实大法,揭露谎言。王厚格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公安便衣跟踪抓走,杨芳珍和其他几个同修被非法拘留;王厚格、杨芳珍和其他几个同修被非法送回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邪恶人员逼迫王厚格放弃修炼,经常怂恿犯人殴打他,使其精神、肉体受到非人的摧残和折磨。

王厚格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50多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劳教所管教为了逼王厚格“转化”,放弃修炼,动用了很多酷刑。如上绳,三个人用绳把人捆绑后,并不断拧绳,使绳渐渐绷紧,往肉中钻,感觉胸中发慌,发闷,恶心,呕吐,一般人很难承受此痛苦,时间一长双臂便失去知觉。王厚格一天中遭受三次上绳。还强制在四块拼好的小瓷砖上长时间坐着不让动,稍动一点,就被看管的人拳打脚踢。再有连续黑白不让睡觉(里面叫“熬鹰”),此方法能让人身体虚脱,浑身疲惫无力。

石家庄劳教所摧残人的酷刑还有很多,王厚格还曾被一个喝醉的管教在半夜十二点叫出去长时间毒打,用皮鞋猛打头部,头部被打了很长的口子,鲜血直流,而管教还在不停的打。王厚格在那恐怖的环境下被迫害的情况罄竹难书,暴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同年,杨芳珍和几个同修,被非法关押15天,在当地看守所每人被勒索罚款5000元。回来了4天,又被镇610哄骗到镇洗脑班监禁40多天,每人勒索罚款3000元才放人。

2001年3月杨芳珍在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过程中被天津公安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就这样整个家庭由于邪恶的迫害而被拆散,留下上小学的孩子和爷爷勉强维持着生活。

2002年5月王厚格在劳教所关押一年多被管教偷偷摸摸送回家。在狱中的折磨使王厚格骨瘦如柴。在送回来的前十多天,王已经失去生活能力,吃饭、上厕所都需要同号犯人帮助。长时间折磨使王厚格身患很多疾病,狱中检查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在送回家的途中已经靠输氧来维持呼吸,在车上管教大队长不停的呼唤王厚格,查看王是否还有呼吸。劳教所的领导不停的给车上打电话讯问王厚格的情况,怕王厚格死在车上承担责任,怕他们的恶行曝光。劳教所恶徒把人送到家后,便匆匆地溜走了。

一个思想开朗、身体健康的人在一年多的时间中被中共劳教所折磨精神抑郁身体上重病缠身。到家后家里人又送王厚格到医院去复查,发现王已经染上肺结核,肺已烂掉四分之三,还有其它的病,医生说人活不了几个月了。

听到王厚格回来的消息后,杨芳珍也顶着遭到被非法抓捕的压力回到家里。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又艰难的团聚在一起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黄骅市和吕桥镇610的人还不断的进行骚扰与恐吓,甚至派人监视,整个家庭生活在恐怖的状态下。在王厚格遭迫害的身体失去劳动能力、存款被勒索罚走还借了不少外债的情况下,只有杨芳珍顶着巨大的压力坚强的维持着全家的生活,每天去别人的承包地里去打工挣十几元,艰难的维持着家里吃穿和孩子的学费……

2003年9月杨芳珍又被镇610不法人员绑架到沧州洗脑班又一次遭到迫害,使家庭又蒙上一层阴影,使王厚格的精神受到重创,使其本来就极度虚弱的身体再次雪上加霜。

在暴力的镇压迫害下,在邪恶不断的骚扰与恐吓下,王厚格的精神、身体一次次的受到打击与摧残下,于2005年5月含冤离开人世,年仅39岁。

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迫害还在继续着,中华大地上象王厚格这样的悲剧还在发生着,希望所有善良和有正义感的人们,认清这场发生在中国却被蒙蔽的民族浩劫。善良的人们,让我们一起制止这场迫害,让我们都拥有一片自由的天空,彼此善待,宽容,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