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从身体上受益到理性上的升华

【明慧网2005年6月21日】我是一名得法有一年历史的弟子,回忆得法之初,常感慨师父慈悲安排的善缘……

感慨之余亦不免深深的后悔。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当初可能是98年吧,一位因常打架而辍学的学生到我办公室去玩(本人相当受学生喜欢)。这位学生说:“老师,我以后不打架了”。还给我举了个例子。我有点吃惊:“很好,你自己能认识到,很不错,对谁都有好处”。他又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打架了吗?”我说为什么,他说:“我炼了法轮功”。当时我还没有听说过这个事,他就大致给我讲了一下里边的思想。我当时虽有点高兴,但认识还是不到位,就说:“你不打架了是好事”,法轮功看来也不错,但有些方面我不能完全接受。这个孩子当时也许是因为学法时间短,虽然他听了我的观点很着急,但也没有说服我,我与大法擦肩而过……

到了99年7月20日以后,我得悉这位学生被抓。后来他放出来又找我玩时,我对他说了些不理解的话,现在还记得他难过的样子,他什么也没说,黯然离开了,以后再也没找我玩过。我又一次与大法失之交臂。

但是,伟大而慈悲的师尊(写到此,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并没有落下我,还是继续给我安排了被救度的善缘,到2004年,我已经被牛皮癣折磨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这以前因工作调动,我换了一所学校做校长,这学校正好与一大法弟子靠近,我们言谈中,我对中央的决定产生了怀疑,怎么我所接触的大法人都是明明白白的善良人呢?我怀着这个疑问和病的原因,我决定拜读一下《转法轮》——这本当年销售量最大,现在却被中共禁止了的书。我还想:“我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我不会被迷住的”,受益后的我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无知与愚蠢。当我刚读了几十页的时候,我的心震撼了:真、善、忍!我们学校教育的内容是什么?只是我们没有总结到这个高度,反对真、善、忍,不意味着假、恶、狂、斗吗?中国将会被共产党带入万劫不复之地。这中华几千年来的教育内容、德育灵魂,怎么就被中共旦夕间给践踏了呢?再加上《转法轮》里面更高科学、哲理的深层论述,解决了我许多一生恐怕都不得解的问题,我的心越来越明亮。我如饥似渴、相见恨晚,两天多的时间,我拜读了一遍。我彻底的醒悟了,我明白了我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险些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我通过深深的人生思索之后,坚决的投入了大法之中,伴随着思想上的升华,身体上的奇迹出现了,不治之症牛皮癣迅速消退,到半月左右的时候,基本痊愈了。于是感叹大法之神奇,共产党之万恶——剥夺人们健康的权利。却又痛悔自己的当初擦肩而过、失之交臂,若非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大法弟子的善良,吾之后果,不堪设想。每想到此,弟子内心都向师尊深深一拜!

后来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大法的各种神奇与许多现象在我的身体上、修炼历程中一一得到了验证,我在同修的帮助下,迅速的追赶正法的进程。随之自己的不足之处也频频暴露了出来。

在讲真象与证实法中,我与同修这样说过:我感觉政治气息越来越浓了。到了那天晚上,我才猛然悟到,师父说的特殊时期大法弟子特殊的修炼形式,讲真象、救世人不正是其特殊的一方面吗?

假如恶党不迫害法轮功,不反对真、善、忍,不栽赃陷害骗善良的修炼人,还会出现讲真象、救世人这样特殊的修炼形式吗?根本不会的。而我们恰恰是在利用这个形式讲真象,否定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使世人明白真象,得以救度。而自己却感觉什么政治气息,大法弟子的退党行为不就是为了不搞政治吗?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学法不精是一个原因,悟性上不去又是一个原因,而其间是不是还有怕心呢?一个连自己都不易察觉到的怕心!于是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一个故事:“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从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

这说明欢喜、害怕都是执著心,都是修炼中必须要去的心。而目前我们大法弟子的这种修炼形式不正是在彻底的去这两个执著心吗?在如此专制、独裁、恶毒的党所执政的国度里学大法;在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中、在恶毒的栽赃陷害中,我们针对被恶党强行灌输了几十年邪恶、变异思想的中国人讲真象;冒着被迫害的危险救人;冒着被不明真象的人出卖的危险……不正是为我们最大限度的去除怕心而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吗?当然,我们是否定迫害的。我们要在消除迫害的同时,去掉我们的一切执著。我以为一个大法弟子是不能带有一丝一毫的怕心而圆满的,这样的修炼环境、修炼形式正可以把我们生生世世堆积的怕心等各种阴暗的执著连根抠出,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认为,有许多执著心是勾扯在一起的,一颗心去或留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其它的心。而怕心去得不好会影响到以后欢喜心的彻底去除。悟到此,亦曾自问,难道我们不该去掉这隐藏极深却牵连其广远的怕心吗?我终于彻底明白了师父是在给弟子们自己扎实修炼、树自己威德的机会呀!难道不该从内心感谢师尊吗?我怎么就有了“政治气息”的感觉呢?险些被共产邪灵钻了空子。

面对师父的一篇篇讲法,让我们多精进吧!尽量让师尊少操心吧!少走弯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有一丝一毫的动摇,用我们修出的慈悲心多救度世人吧,面对一些世人的不理解、嘲讽,我们不生气、不气馁,我们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同时,不也正可以用它来修我们吗?欢喜心、怕心、气等不都是我们要去的执著吗?我们怎么能还在一些大事小情上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呢?有师在,有法在,没有我们做不到的,只有我们意识不到、或者根本不想去的人心的执著。

因为学法时间短,一点肤浅认识,希望与广大同修共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